新的世界 第二章 神的存在

这个呼救声,是王震这么长时间以来听到的第一个人类的声音。在此之前他猜想过第一次与1000多年后的人对话是什么样子,与相隔千年时间的人对话在新闻价值上并不比同外星人“第三类接触”差。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现在这个情形。

“我们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听到有人喊救命,真不是个好兆头。”王震对坐在旁边的王一说道,由于车子的前进的速度不够快,王震在王一和另外10名机械士兵的陪同下向呼救声响起的地方跑去。

在穿过了大约300多米的树丛后,王震他们来到一块稍微空旷的草地边缘。在草地的中央有一个小孩被5只凌晨袭击王震他们营地的那种生物围着。旁边有几个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生死不明,看来是为了保护那个小孩而倒下的。

这五头正想扑上去的“狼”似乎也感觉到有东西在靠近,纷纷把目光从那小孩身上转移到王震他们这队人身上。

出人意料的是,它们并没有像凌晨时那样冲上来。反而是在其中一头用低沉的声音吼叫了几声后,都向后转身跑了。

“呵呵,似乎它们知道我们的厉害而不敢进攻了,真够聪明的。”王震笑道:“王一,你们检查一下那些趟在地上的人。看看他们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紧急处理一下他们的伤口。同时呼叫车队,让他们赶快过来,药品和治疗器械都在车上。”

“遵命,”所有的机械战士都开始行动,只有王一站在王震身旁。

“你怎么不去帮忙?”王震奇怪的问道。

“因为目前的状况对您来说并不能算是安全的。必须有一定的保护。”王一说出了理由。

对于有这样敬业的保镖,王震还能有什么不不满意的。

王震蹲在那名小孩面前,并打量着这个正用手捂着脸哭泣着的孩子,从这孩子的动作和衣服样式来看,王震认为应该是个小女孩。她长着一头漂亮的金黄色长发,身上穿的裙子款式似乎与古代欧洲的服装有些类似,但是衣服已经很旧并且有些地方已经被磨破了。

王震用手轻轻地抚mo着小女孩的金发,同时安慰道:“小妹妹,别害怕,那些野兽已经逃走了。”

小女孩在听到这句话后,停止了哭泣,并松开了捂在脸上的手,大大的眼睛看着蹲在她面前的王震。

王震用手帮女孩檫掉挂在脸上的泪珠和灰尘。

“好漂亮的女孩啊,长大了一定是个美女。”王震看着女孩那白皙、俊俏的小脸想道。

“报告,经过检查,只有一名受重伤的老人还有可能救活,其他5人均已死亡。我们已经对他的伤口进行了促愈合光线照射,伤势得到控制。但是,由于失血过多,需要运输车上的人造血浆补充血液。”王一在收集了所有的检查报告后向王震汇报情况。

5分钟后,车队终于开到了。已经接到通讯的王十一拿着一袋人造血浆走下车来,给那个还在昏迷的老人输血。王震站起身来,看着那些趟在地上的尸体,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是他们的衣服样式太古老吗?但是在23世纪流行复古风时,甚至有人只用几片树叶围在身上。他们的衣服并不能说是很奇怪。是什么地方感觉不太一样?”王震思考着。

他让王一照顾看起来是被惊吓过度而一直呆在那儿的小女孩,而自己向一具看上去很强壮的尸体走去。突然他的鞋子踩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王震低头看去,地面上有一把长约70厘米,宽约5厘米的金属剑。他忽然明白刚刚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在尸体旁都散落的兵器没有一件是热兵器,这些武器在23世纪只会被用来做装饰品,几乎不会有人拿来使用。如果不是这些人真的死了,王震还以为来到了电影拍摄场。

“怎么4166年的人使用这样古老的武器去对付野兽?这……”王震根本想不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二,你过来一下,用你的热能刀试试这把剑。”本来想让王一过来测试,但是王一在照看着那个小女孩,所以王震只好把王二叫过来,把剑递了过去。

王二用左手接过剑,而右手背上弹出了一根30厘米长,1.5厘米宽颜色乌黑的热能刀,和那把被打磨得银亮的剑相比,这热能刀没有金属的光泽,几乎像炭棒一样。王二把刀刃靠在剑刃上,不久剑刃似乎变得很软,很快就被王二手背上的热能刀就像削豆腐一样削断。

“这武器的熔点并不高,估计是用含很多杂质的铁铸造而成的。”王二在收回黑色的热能刀后说道。

“哦。我还以为这时的人类已经强大到不再使用热兵器的境界了。但是这样的生产工艺就连20世纪都比不上”王震的假设被推翻了。

王震转过身子,对那依然在发楞的小女骇问道:“小妹妹,能不能告诉我,他们是你的亲人吗?你们怎么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小女孩终于回过神来,“他是我的爸爸……”她看着地上那具壮汉的尸体说道,但是才说了几个字,又大声地哭了起来。王震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看来只有等那位老人醒来再问了。”王震无奈的想。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王震命令所有的机械士兵把死去的人就地埋了,并立了5个小小的坟堆。这些人似乎是一个家庭的,一对老夫妇和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两个年纪约17至20岁的男孩,以及那个小女孩。王震最初听到应该是那名中年妇女在临死前的绝望呼救声,她应该是在向她的丈夫呼救。

虽然时间刚到中午,并且离那城市也不远了,但由于担心那位受伤的老人经不起颠簸。王震只好在这里宿营,等到第二天再起程。王震把一个金属餐盒和一罐水递到还在哭着的小女孩面前,并对她说道:“哭了这么久,应该饿了吧。先吃些东西怎么样?”小女孩的哭声停了下来,用戒备的眼神看着那个餐盒里的食物,并没有伸手去接。

“吃吧,这是无机转化食品。没有毒的。虽然口感并不怎么样,但是营养和味道还是很不错的。”王震只好解释道。

听了王震的解释后,小女孩接过了餐盒和水。“谢谢。”女孩小声说到,然后才用餐盒里的汤匙很斯文地吃起来。王震也端着一份食物坐在她旁边吃起来。不过王震的吃相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这是因为在他被冷冻前,日常三餐就是这种食品,吃多就感觉腻了。就如同一直在嚼不同味道的口香糖,嚼多了还是会让人感到腻烦的。所以王震可不会把无机转化食品当做美味去享受,只要填饱肚子就成。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王震,能说说你的名字吗?”王震在吃完后问道。

“茜雅,茜雅•;艾里塞斯。但请不要把我的姓氏告诉别人。”小女孩在考虑了一会后才对王震说道。

“好的,我就叫你茜雅算了。”王震回答道,由于他刚刚回到这个世界他并不知道这个姓氏所代表的含义。

茜雅只吃了一小半就把餐盒放下了,似乎她已经吃饱。

整个下午王震都在给茜雅讲故事和笑话,而茜雅则靠在王震的胳膊上静静地听着。王震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为什么在1000多年前并不喜欢说话的他会说这么多。是想让这女孩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尽快解脱出来?还是因为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同人类说话的缘故?

唯一让王震感到沮丧的是茜雅在听笑话的时候都没有笑,使他觉得自己很没幽默感。

在傍晚的时候,负责给老人治疗的王十一通过通讯器告诉王震老人已经醒了。王震和茜雅一起来到用帐篷临时搭建的急救室里,老人正躺在一张充气床垫上,似乎还很虚弱。茜雅一看到那老人就立刻扑到老人的怀里哭了。“爷爷!呜~~~爸爸他们都死了。”茜雅向她被她称做爷爷的老人哭诉着。老人用手为茜雅檫掉眼泪并安慰道:“茜雅别哭,别哭,你活着就好。”但是老人的眼角上也湿润了。王震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正想离开。却听到老人在叫他。

“年轻人,请你先别走。”

“请问有什么事?”王震转过身来问道。

“能过来坐会吗?我想与你谈些事。”老人用手指了指床垫。

“我也有很多问题想请教您,但是您目前的健康状况还是少说话比较好。”王震走了到床垫边上坐了下来。

“我知道自己的命不长了,不过也没什么。幸好天不亡我艾里塞斯家族。让茜雅活了下来。真的是非常感谢你救了茜雅。”老人坐起身子来向王震道谢。

“您应该趟着休息。道谢就没必要了,那只要是一个人类都会去做的。况且您没必要这么灰心。虽然您目前的状况并不乐观,但是并不是说无法恢复健康的。”王震安慰道,这话并没有夸大其词。在23世纪由于干细胞技术的发展,干细胞修补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只要大脑基本完好,那么无论身体被破坏到什么程度都能够用干细胞修复。

“人类都会去做?大陆上会救我们的也许就只有你了。”

老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似乎认为王震只是在安慰他。换了个话题问道:“对了,那些头上套着黑布套的人都是你的随从?”

“随从?呃,算是吧。”王震第一次听说把机械士兵定义为随从的。

“多么忠心的下属啊。他们都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你的命令,没有半点迟疑。真是很难找得到的好下属。如果当年我们艾里塞斯家族也有这样忠心的人,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老人有点羡慕地说到。

“原来这老人还不知道他们是机器人。让王一他们不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更困难,机器人电脑的模糊运算能力很差。对模糊数据的处理非常的慢。一个不好就能让他们的电脑死机。”王震心里想着,对老人说道:“他们是绝对忠诚的,但是有时候却显得过于死板。”

“一个好的随从就应该想他们一样。让太聪明的人做随从只会惹来麻烦。”老人并不同意王震的看法。

“呵呵,聊了这么久,我还没问你的名字。”老人笑着说。

“他叫王震。”茜雅突然插话道,王震配合着点了点头表示茜雅说的没错。

本来在哭的茜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哭了,而是趴在老人的身旁静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

“一个很少见的名字啊。如此简短的姓氏,就‘震’这一个发音。”老人说道。

“我名字和你们的是相反的。‘王’才是我的姓氏,‘震’是我的名。”王震连忙解释。

“哦,实在是对不起。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博雷。”老人似乎并不想提起自己的姓氏。

“你们要去哪里?”老人又换了一个话题。

“目前是到附近的那个城市。博雷先生,您对那里熟悉吗?”王震问道。

“城市?你说的是灰沙港吧?由于每年冬季北边吹来的冷风会把灰色沙漠里的沙土带到那儿而得名的。”博雷老人微笑着说道:“那里是大陆东部最大的港口,是去海上冒险的冒险者必须停留的补给地。也是从大陆东部搭船去大陆中部的唯一港口。”

“冒险、冒险者?海里有什么好冒险的?”王震奇怪的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海里的魔兽非常强大吗?它们的魔晶可是非常值钱的。”博雷老人惊奇的问道。

“我对现在的大陆并不熟悉,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很偏僻,并且这是我第一次外出。”王震不知道该怎么向博雷老人解释自己的年龄是1000多岁的事情。

“一个隐世不出的家族?”老人问道。

“家族到算不上,我从小就没有父母,都是我的这些随从把我养大的。博雷先生,你对大陆的历史了解吗?”

“整个大陆的历史?你对历史很感兴趣?那我就先简单的说说吧。根据《神之书》记载,这个大陆是在一万多年前众神之战后形成的。那时众神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大战,他们使用的是威力强大的神器把大陆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大战打到最后,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统治这块犹翌大陆的光明神、黑暗神以及统治海中的海神和统治犹翌大陆西南部精灵大陆的精灵树神。他们为了防止众神之间再次爆发战争,达成了一个互不侵犯协议。”

“神可能觉得太孤单了,于是光明神和黑暗神创造了同时拥有善良与邪恶这两种对立性格的人类。而海神创造了能在海里生活、拥有无数财富的海族。精灵树神则创造了崇尚自然的精灵族。所有的神还一起定下了‘不同种族之间不能发生战争’的神律。没人能违反这一戒律。除了在几百年前有个强大的人类帝国的皇帝由于贪图海族的财富,打造了一支强大的舰队,想去征服海族。虽然在领舰队出海前,那位皇帝已经向光明神和黑暗神献上大量的贡品,祈求神的保佑,但是舰队刚出海还没在送行的人们眼中消失,就被光明神发出的神光和海神掀起的海啸消灭。当时载着10万船员的舰队没有一个人能逃回来。而岸上的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大海里的怪兽吞噬。人们认为那位皇帝惹怒了众神,纷纷发动起义。于是那个强大的帝国很快就被分裂成几百个国家。那位皇帝的家族也成为了人民的公敌。”

博雷老人休息了一会后继续说道:“这些分裂而成的国家经过不断的战争和吞并就形成了大陆现在的格局。十多个比较强大的国家以及近百个独立或依附于各大国的小国,还有两块广阔的地方是光明神与黑暗神各自划定的神域,那里不允许人类随便进入。没有神的召见,人类擅自进入就只有死。”

“所有的人类国家的首都里都建立有神殿,里面驻扎有神所选定的被称为神仆的人。每年祭祀时所有国家都要向神殿进贡贡品。每个国家每年贡品数量的多少由神来决定,不过基本上来说国家越强大所要进贡的东西就越多。”

王震听了博雷老人的话后整个人都楞住了,“一万年?电脑记录里不是显示只过了1000多年吗?到底什么地方出错了?什么时候跑出这些个神来了?光明神和黑暗神?!怎么和21世纪初的奇幻小说里的一样?……”他的大脑里冒出了更多的疑问。

王震试着问道:“那光明神与黑暗神是敌对的吗?”

“不是,两位神明都是供奉在一座神殿里的。只是他们划定的神域不在同一个地方。并且信仰光明神还是信仰黑暗神都是人们的自由,即使两位神一起信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所以有的神学者认为光明神与黑暗神是一体的。”老人解释道。

“呃……”王震感到无语,他心里想着“还有这样的自由的宗教?奇幻小说里光明与黑暗不都是对立的吗?而且结局不都是救世主代表光明最终战胜黑暗,为人类带来了和平、安宁的世界吗?现在这个世界真太奇怪了。”

王震看到博雷老人似乎有些疲惫,他想起老人醒来后还没有吃过东西。于是他对一直的站在旁边的王十一说道:“十一,去给这位老人拿份水和食物来。”

“遵命。”王十一从帐篷里走出去,到运输车上拿食物和水。而同时在外面的王一走进来接替了王十一的保镖工作。

“真是完美的随从啊。”博雷老人无比羡慕的说道:“你能不能介绍这些忠诚的勇士给我认识一下?”

“当然可以。他们的姓氏是我一样姓王,但是他们没有名,只有编号,这位衣服上写着1号的就是王一。他们的编号一直排到21号,中间没有8号。”王震指着王一的衣服说道。

“没有8号啊。呵呵,那个好象是盾甲兽的古名之一。”博雷老人笑着说道。

“盾甲兽是什么?”王震奇怪地问道。

“它还有个古名叫做‘龟’,这些古名知道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由于它背部和腹部的硬壳是制作盾牌和硬甲的上好材料,现在被称为盾甲兽。”

王十一端着食物和水走了进来,递给博雷老人。

“天啊!竟然是机械木偶!!!”老人看着王十一的袖口里露出来的金属惊呼到。

[奉献]
新的世界 第二章 神的存在
机械魔偶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