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最毒 第五章 各揣心机

涉及生物安全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基因漂移。转基因作物会不会发生基因漂移,改变非目标生物的生态结构和物种的竞争关系?现代科学的解释是:基因漂移只能在亲缘关系较近的种属之间进行,有的作物与其属于同一种的杂草亲戚,如十字花科的油菜,它的基因有可能会转移到此类杂草上,增加了杂草的抗虫或抗除草剂的能力,提高其生存适应性。在种植这种转基因作物时,一般会采取各种物理或生物的隔绝等安全措施,如使转基因作物与杂草的花期错开,漂移是可以避免的。

但是在动物身上基因漂移到底会怎么样研究成果还不多见,尤其是禽流感出现以后,全世界的生物学家都将目光关注在它能否变异上,继东南亚国家相继发生轻微的基因序列变异以后,土耳其一下子出现了众多的人感染禽流感的病例,更有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称禽流感大流行可能在没有先兆的情况下突然爆发,因而,留给人类做好充分准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王重阳带着女警向楼上走,众人议论纷纷,这是他多少有些自豪感,虽然女警没安好心,但毕竟是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只要看看同事们的眼神就知道,那绝对是羡慕。

两人默默无语向上走,到了主任室,王重阳轻轻的敲开房门,这事怎么也要让主任知道,私自带人进入实验室总是不好。

“主任,这位是……”

还未等王重阳开口说完,那女警已经抢先开口说道:

“你好,主任,我是王重阳的朋友,叫谭薇,今天碰巧过来,想参观一下你们的实验室。”

“去吧,去吧,小王啊,你招待好小谭!”于主任不明就里还用暧mei的眼光看着王重阳,却叫他怎么也没有办法解释,简直是百口莫辩。

“这,这,咳,跟我来吧!”王重阳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好一跺脚带着谭薇到了他的实验室,实验室虽然不算先进但是好在采光很充足,再加上王重阳是个懂得调解氛围的人,自己买了CD架并且搜集了不少CD,闲暇的时候听听音乐,窗台上有几盆花,这些都是在王重阳进入实验室后买的,平添了几分绿色,让本来是死板的实验室有了一些活跃的因素。实验台上摆着一些常用的仪器,和刚刚配好的试剂,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仅凭这些东西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谭薇并不甘心,她将目光投在了立在墙角的一台冰箱上,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王重阳微微一笑,打开冰箱一股扑鼻的味道迎面袭来。冰箱上层这次刚好贮存的是还没有检验完毕的动物内脏组织,有的已经**,那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对于一个素来爱干净的女孩子来说绝对是无法接受的。

谭薇立刻捂住了鼻子,眉头紧皱,王重阳则是因将对手捉弄成这个样子而心里笑开了花,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不好意思,这也没有办法,科研资金一直紧张,所以病料和试剂都放在一个冰箱里,味道大了一些,不过习惯了就好。”说道这他心里就想笑,但是还是强忍住了。

“没什么,都是工作么。”谭薇端详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处,不免有些失望,但她并不甘心,一定要从王重阳这里找到突破口。

“对了,听说你们是搞禽病的,那禽流感你们也研究了,现在媒体里到处都是禽流感,弄得我连鸡肉都不敢吃了,你看禽流感会不会变异啊,能不能传染给人?”谭薇一副十分虔诚的样子问道,好像在采访病毒专家一样。

来了,来了,王重阳心里道,尽管他不知道是否是戴建铭那里出了问题,但是谭薇的莫名造访一定是和老潘以及变异的禽流感病毒有关。想套我的话没那么容易,要唬住这样一个非专业人员王重阳自问不在话下,要知道当初他虽然在辩论赛上惨败,可是毕竟被评为最佳辩手,口才绝对是一流,于是王重阳清了清嗓子说道:

“禽流感我们并不研究,主要是因为我们实验室的安全级别不够,但是在我看来,老百姓大可不必如此恐慌,禽流感病毒虽然存在变异的可能,但是那需要很多因素综合在一起,以目前来看因该没有什么问题(怎么没问题,自己体内就有变异的禽流感病毒核酸,还没有问题么,当然这个他是绝对不敢说的),相反的由于禽流感的爆发,国家对检疫更加重视,上市的禽类食品都经过了比以往更严格的检验检疫,所以反而是更安全的。假如我是你正因该在这个时候趁着鸡肉便宜多买一些,囤积起来慢慢的吃,肯定会很划算。”

“是么,要按你这么说我倒真的应该多买一些了。”爱占便宜几乎是女人的天性,尽管谭薇这样生活条件很好家境富裕的人也难免禁不住这种诱惑,可是当她这话说出口时才发现自己似乎是被王重阳诱导了,而完全忘了这次来的任务。

糟糕,上了他的圈套,谭薇心中暗叫不妙想扳回劣势,但是王重阳如何能给她这个机会,马上借坡下驴。

“当然了,我就买了不少,研究所有冷库,几乎都空置着,现在被我租用了,要知道我足足买了十几吨的禽肉,囤积起来,现在是春天,禽流感高发期用不了多久就会过去,再加上很多养殖户担心今年的市场不好纷纷减产,到时禽肉的价格一定会上涨的,那样我就可以小赚一笔了。”王重阳这话说的不假,此事是在他还没有发现自己体内的异常情况之前就开始操作的,为此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父母借钱给他,同时自己将半年工作的所有积蓄也都拿了出来囤积禽肉,此时禽肉价格比正常出厂价还低,他这样大的手笔可乐坏了那些因为禽肉卖不动的养殖场的老板们。

一旦市场恢复肯定会卖个好价钱,对此王重阳充满了信心,不仅如此他还动员了在海关工作的程旭利用关系租借了一些养殖场的冷库,用来囤积那些本来签订出口合同后被中止的禽肉,凡是亲戚朋友能借的钱他都借到了,大不了就是一个赔,到那时这些肉足够自己吃一辈子的了,王重阳长长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王重阳坚信一点,随着天气彻底转暖,具有季节性的禽流感疫情将得到缓解,那些本来签订出口合同后被中止的禽肉将会成为走俏商品,更会卖上一个好价钱给外国人,所以他仍在不断记大力度进货。

“是么,原来你还租了冷库,真没看出来你还做生意。”谭薇心中一动,但是这一次她决定不动声色。

“呵呵,没办法,靠工资何时能发财啊,干别的咱又不懂,我这也算是救市,为挽救濒临破产的养殖业尽一份绵薄之力,意义重大啊!”王重阳越说越夸张,居然将自己当成了个人物,他这样说不要紧将谭薇听得大皱眉头,他这么干明明就是囤积居奇,还居然这么大言不惭!

“是啊,是啊,这件工作很有意义,你继续努力吧,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那么长时间,我也该回去了,谢谢你!”谭薇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所以起身告辞。

“这就走了,再多坐一会儿吧!”王重阳渐入佳境,谭薇一提要走他还有一些失落感,毕竟和这样一个美女调侃也是一件很爽的事。

“将来有机会我再看你,谢谢你耽误工作的时间为我解惑答疑。”谭薇此时一刻也不想多留,她要迅速回局里向上级报告实施自己的计划。

“那好吧,我送你下楼。”王重阳起身相送,再次在单位同事羡慕的眼光中将谭薇送下了楼,临别前他伸出了手道:“有机会再来,和你聊天很愉快,你家里要是有个猫啊,狗啊的得了病就来找我,毕竟我是兽医出身么。”

看着王重阳伸出的手,谭薇有些犹豫,但是她还是伸出了手,王重阳的手宽厚温暖,谭薇的手纤细柔弱,两个人握在一起,各自感觉均有不同,王重阳很礼貌的一握便松开了,他绝对是有色心没色胆那一伙的,能接触到这样动人的美女他已经很高兴了,只要不是为了变异基因的事他还真的希望能再见到谭薇,只可惜这恐怕不现实。

望着谭薇远去的身影,王重阳抬起手闻了闻手间仍旧残留的女孩特有的汗香,当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可惜这样的女孩子是永远不可能跟自己有任何交集的,自己天生就和美女无缘,他有些失落的回到了实验室。

“小王,那女孩是谁啊,好漂亮啊!”他一路往回走不断有好事的同事向他打听。

“呵呵,朋友,朋友!”难不成说是国安局,警察,那这些人又要风言风语了,朋友,这真是一个值得玩味的词啊,她要是真的是自己的朋友就好了……

[奉献]
第一卷 天下最毒 第五章 各揣心机
基因漂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