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华亭

经海风一吹海滩上的血腥气味慢慢的散去而锦衣卫们也已经忙碌完毕将战利品收集起来之余也将海匪们的尸体全部堆积在一起正准备请示张信怎么处理之时忽然现远处来了一队人马立即警惕起来。

待逐渐看清楚来人的情况后也轻松下来随了几人还在关注之外其余之人不以为意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而王杰见张信和俞大猷正聊得尽兴也没有前去打扰只是当那队人马接近之时悄然的站在张信旁边警戒着。

“这位壮士所言极是。”俞大猷义正词严的声音颇大特别是在空阔的地方传得更加远连逐渐接近的那队人马也听到了队伍之中有一人闻赞叹起来。

“子升不许无礼。”一个身穿知县官服的人轻斥了一句随后连忙上去行礼说道:“前面的可是钦差张大人。”

钦差俞大猷心中一惊连忙看向张信这人是巡视江南灾情的朝廷钦差大臣居然这么年轻似乎没长自己多少岁啊。

“钦差大人在此你是何人。”王杰冷声问道随手拉开携带的包袱露出里面的官服和圣旨。

“下官华亭知县聂豹见过大人。”轻快的瞄了包袱一眼聂豹也没有仔细辨别其中真伪立即携同随行之人行礼高呼起来。

“聂知县来得正好。钦差大人刚才巡视此地却不知为何被匪徒行刺对此聂知县作何解释啊。”王杰露出不悦之色。

其实不用王杰提醒聂豹等人也看到堆积一旁地尸体只是碍于钦差的威势。这才沉默不语不过心里已经在猜测起来经王杰那么一说。聂豹心里顿时惊怒起来朝廷的钦差大臣在自己的地界内出事追究起来那肯定是自己的责任啊仔细打量张信确认他平安无事之后聂豹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没有生意外不然自己难逃其咎。

“这看模样这些贼人应该是盘踞在东海一带地海匪钦差大人能将此为祸一方的贼人绳之以法。真是我华亭县之福啊。”那名叫子升之人见状连忙在旁边吹捧起张信来同时不忘记赞叹锦衣卫们英勇真诚的语气以及一脸崇拜之色让锦衣卫听着舒爽连冷着脸地王杰也逐渐缓和起来。

“既然只是意外那自然与聂知县无关。”张信微笑说道说到底还是由于自己想学人家微服私访出现意外状况也是自找的。

“谢大人不怪之罪。”虽然明知道责任不在自己。不过聂豹还是得乖乖的拜谢心中也有些庆幸自己将子升带来了。

“金山卫的守军都去哪了?”张信皱眉问道如果不是卫所空无一人那些海盗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上岸劫掠啊。

“前些日子这里风潮严重军卫们无奈撒离。如果正在县城之中暂避。”聂豹解释说道。如果不是卫所的城墙坚固恐怕早就被海浪卷走了。军卫们缺衣少食的不能再待下去。自然跑到安全之地避灾。

“如今这里已然风平浪静的为何还不回来驻守。”张信问道。

“大人有所不知军卫囤粮已经被海水冲走没有粮食支撑军卫们自然不愿回来。”聂豹叹气说道县衙现在地情况也不好过啊既要救济无家可归的灾民还要养着一帮无所事事的军卫朝廷再不拨粮下来恐怕县衙也难以维持下去了。

“聂知县你命人将这里处理一下吧。”张信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吩咐说道总不能把这些尸体搁放在一边任其腐烂吧。

聂豹应声下来马上命令衙役到附近村子找些挖掘工具将这些匪徒尸就地掩埋如果不是因为海边潮湿直接一把火烧干净了事也不用这么麻烦。

“大人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况且各位护卫身上也有伤不如到华亭县城让大夫为其诊治疗养一番吧。”聂豹小心翼翼的说道钦差到了自己的地境内按照规矩自己自然要好生招待。

“王杰他们还能走动吗?”张信轻轻点头转身问起锦衣卫的情况来刚才那刀刀入骨裂肉的声音非常刺耳再回想起来张信也有些心惊肉跳的虽然说没有人死去可是有可能会失血过多而行动不便。

“有四个兄弟伤到腿行动有所之便外其余之人都是些轻伤不碍事的。”王杰微笑说道能从数百锦衣卫挑选出来保护张信地身手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况且那些匪徒虽然有几分傻力气可只会些粗浅武艺怎么能和锦衣卫们相比。

看了眼聂豹准备的车轿张信吩咐那些伤势较重的锦衣卫到车轿上去虽然锦衣卫们推脱不肯可是在张信的执意要求命令下只好乖乖的遵命而去。

“俞壮士谢谢你刚才出手相助。”张信微笑行礼道。

“不敢不敢刚才不知大人身份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见谅。”俞大猷连忙回礼心中有几分不好意思刚才还义正词严地斥责对方贪图小利没有想到人家是声名远扬地钦差大臣自己真是冒失啊。

张信自然不会介意摆手轻笑说道:“如果俞壮士有空的话不如与我到华亭县一叙我要向你请教一些事情。”

向自己请教事情?俞大猷感到有些困惑心中仔细一想便爽快地答应下来再说俞大猷也不是清高自傲之人自然不会拒绝与一位朝廷达官贵人扯上关系而且时下大明的风气也是如此凭着自己地才能得到权贵官员们的赏识也不是件丢脸的事情。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那些所谓的名士神童还不是经过别人的口耳相传然后才能扬名天下没有别人的帮助就想名达于诸侯之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俞大猷生于官宦之家以为必定要步入仕途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大人这边请。”对于张信放着车轿不坐却要骑马前行聂豹并没有感到奇怪只要在官场上历练几年就明白什么见怪不怪了。

留下几个衙役处理匪徒尸在聂豹的引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华亭县城行去张信等人自然是在前面而俞大猷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故意落后几步。

“在下徐阶字子升华亭县人士这位壮士如何称呼。”徐阶身材与高大的俞大猷相比显得有些矮小不过脸面净白无须眉目清秀乍看之下让人心生好感。

“在下俞大猷字志辅福建泉州人士。”俞大猷拱手笑道。

“听前面的几个护卫说刚才却是俞兄引箭将几个匪徒射杀真是让在下佩服啊。”徐阶的年纪也不大可惜体格较弱自然有些羡慕俞大猷的健壮。

“此话虽不假可是没有他们在一旁牵制的话在下也不能成事。”俞大猷谦虚道似乎对射杀几个匪徒心中没有任何抵触心理。

俞大猷的谦虚让徐阶心中的好感更甚自然而然的与他闲聊起来没过多久徐阶就惊讶现俞大猷的言谈举止似乎不像一般武夫对一些儒家典簿诗词非常了解经过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俞大猷居然是秀才出身这大大出乎徐阶的意料惊叹之余自然与俞大猷聊得更加火热起来。

“前面的真的是下令斩杀常州知府及一干知县的钦差张信?”因为聊天过于投入已经落后前面队伍一大截借着四下无人的机会俞大猷悄悄的询问说道怎么也想像不出那个言谈温和的张信会做出这样狠辣的决定吴江靖江县令也就罢了但是苗茂可是南直隶四品知府居然没有经过朝廷的批令就擅自斩杀了难道他就不怕朝廷责斥。

“那是自然。”徐阶羡慕的说道明明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而人家已经身居高位自己却只是一个小举子而已。

“可惜啊。”俞大猷叹息说道。

“俞兄可惜什么?”徐阶有些不解。

“可惜不能亲眼见到苗茂等人斩之时。”俞大猷咬牙切齿的说道张信将苗茂等人的罪行公布于众后早就已经传遍江南各省俞大猷自己也知晓正是知道了灾情严重他这才动了亲眼一见的心思不远千里从泉州赶到浙江目睹了灾民的惨状之后自然分外痛恨那些不作为的官员。

“俞兄说的没错只是斩示众太过便宜他们了。”徐阶也一脸赞成说道华亭县也是遭受灾难的严重地区见过灾民们的苦难情况后徐阶心里自然也心生同情也非常鄙视那种在灾难过后不思救助百姓反而趁机敛财的贪官污吏。

两个还未经历官海沉浮的年轻人现彼此之间气味相投后自然兴致勃勃的大骂世间不平之事憧憬以后定要考取功名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徐举人你们快些跟上。”一个衙役现两人的掉队好心的大声提醒说道却惊醒了两人的美梦相视一笑后连忙快步向前走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华亭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