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章

翌日太和殿中朱厚满面春风的居坐在龙椅之上无论是从那眉飞色舞的表情还是偶然流露出的微笑都让百官心里清楚皇帝现在的心情非常喜悦对此文武百官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偶尔默契一笑后丝毫没有露出端倪来而朝中的一些老臣心中也非常高兴正是新婚燕尔之时皇帝居然从温柔乡之中出来上进处理政事果然要比先帝强。

值勤太监按照惯例喊了一声之后百官非常有默契的只汇报一些较为重要的事情怎么说皇帝也是刚刚大婚还是不要让他处理太多事情了有些小事自己也可以处理的没有必要耽搁上朝时间不过话又说了回来朝廷之中有人识趣自然也有不识趣之人。

“皇上六月份时蒙古鞑靼犯边杀指挥杨洪、千户刘瑞军民死伤万数……。”一个御史上奏说道内容无非是接到消息蒙古鞑靼似乎又有异动希望皇帝能下旨让各边军镇提高警惕不要让蒙古鞑靼有机可趁。

“准奏。”朱厚自然同意可是心里的喜色顿时消去一大半脸色也随之阴沉起来不少官员在心里大骂那御史不识趣这种事情你汇报兵部即可为什么要在朝上说出来这分明是在给皇上添堵。

虽然心情不好但是朱厚还是提起来精神处理其他政务来见到皇帝阴着脸后其他官员自然明白该怎么做报喜不报忧那是从千年以前留下来的传统美德官员们自然不像这个时候让皇帝心中厌烦。

快处理几件正政事之后殿中开始沉默起来似乎官员们都没有事情要上奏了朱厚环视殿中上下后正准备宣布散朝忽然却想起一件事来。

“翰林院侍读张信。在巡视江南期间立下功劳朕准备予以嘉奖提拔。诸位卿家认为如何?”朱厚微笑说道。

朱厚以为自己的意思没有人反对没有想到话刚落音却引起了大部分官员的反弹纷纷站了出来表示反对。

“张侍读虽然在巡视江南期间立下功劳可是却擅自斩杀朝廷四品官员功过相抵故而皇上才不会追究他的责任现在自然不能再予以赏赐了。不然天下臣民心有不服。”

“张侍读虽然才华出众可是年纪尚轻还是要多加磨砺以后才会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材皇上要切记伤仲永的典故啊。”

被十几个官员轮翻轰炸之后朱厚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待官员们意识到自己失仪纷纷退回原位后朱厚这才淡淡说道“费学士。你的意思呢?”

费宏有些为难起来张信与自己的关系不错可是年纪轻轻的升官太过对张信以后地展也不利沉吟片刻之后费宏也选择了反对。

“退朝。”见到费宏也持反对意见朱厚的心情自然变得更差起来也不询问百官是否还有事情要上奏冷冷的说了一句。拂袖摆架回宫了。

殿中地官员们自然在庆贺自己的意见被采纳了阻止了皇帝错误的决定虽然见到皇帝生气心里也有些害怕可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他们虽九死尤未悔。

怒气冲冲的朱厚摆架回到乾清宫。虽然十分想到陈皇后那里看一看。可是想到龙案之上还有许多奏折没有批阅朱厚只好放弃这个想法。平息心中的怒气后开始处理官员们的奏折来。

“可恶。”朱厚一拍龙案。吓得旁边服侍的宫女太监双腿颤。

“皇上还在为刚才之事生气?”黄锦小心翼翼地说道:“依奴婢之见虽然没有升官不过张侍读肯定是不会在意的。”

“朕自然知道。”朱厚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吩咐道:“黄锦朕要见张侍读你去把他请来。”

“奴婢遵旨。”黄锦自然乖乖的领命而去。

不久之后张信奉召而来行礼参拜后朱厚挥去左右。

“谁惹皇上生气了?”张信皱眉问道。

“还不是那些官员兴献帝庙还未建好就开始说庙制有越礼之嫌让朕下令改建。”朱厚气愤的说道。

“兴献帝是皇上本生之父就算用皇帝之仪也不为过这些官员真是不识时务皇上大可不必理会。”张信微笑说道。

“还是张侍读明白朕心。”朱厚欣慰说道随手将手中的奏折搁在一旁显然是听从张信的意见不准备指示这本奏折了。

“些微小事并不值得皇上为此而生气。”张信说道。

“平时朕才不会为此而动怒气只不过刚才上朝时候……。”朱厚准备述说起来却被张信给打断了。

“皇上臣奉旨办事何谈功劳只要皇上记得微臣忠心是否加官进爵臣并不在乎。”张信淡然说道。

“张侍读。”朱厚感到之色一闪而过。

“说到加官进爵臣此次下江南却是认识了一些江南才俊他们的才华和能力都非同一般只可惜时运不济若是皇上启用必将是一大助力。”张信微笑说道。

“都是些什么人?”朱厚好奇问道。

“南京刑部主事桂萼、丁忧家中的原吏部员外郎方献夫、因先帝南征抗疏辞归地南京刑部员外郎黄宗明、南京都察院经历黄绾。”张信微笑的说道这些人都是王守仁的弟子也是历史中帮助朱厚取得大礼争胜利的臣子。

“这些人真的能堪大用?”朱厚有些疑虑。

“与张璁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张信暗示说道。

朱厚眼眉一扬张璁可是张信推荐给自己的事实证明他对自己的帮助非常大如果这些人都和张璁一样那自己自然要启用。

“这些人时运不济若是皇上能征召启用他们必定感恩戴德。以死相报。”张信**裸的说道。

“张侍读为国举才朕自然从之。”朱厚微笑说道不管这些人真的是否如同张信所说地一样堪大用。但是朱厚却不会拒绝张信的提议哪怕最后证明这些人才华平平朱厚都准备给几个闭散官职留住他们。

“皇上圣明。”张信拱手说道。

“张侍读忠心耿耿朕自然也不能不赏明日朕再与百官商议你升级之事。”朱厚语气坚定地说道。

“如果皇上执意那臣想向皇上求一官职。”张信借机跪下说道。

“快快起来。”朱厚急忙说道示意黄锦却扶起张信心中却大为惊讶。连忙问了起来:“张侍读想求保官?”

“臣想成为浙江市舶司提举。”张信恭敬说道。

“浙江……。”朱厚皱眉坚定驳斥说道:“朕不同意好好的翰林院侍读不做为何要跑去浙江为官?”

“臣想请教皇上一个问题。”张信说道。

“什么问题?”朱厚问道。

“国库如今是否充裕?”张信道。

“不算充裕可还能度过今年张侍读当初的担忧过重了。”朱厚沉吟片刻后说道。

“那可有节余?”张信不置可否继续询问起来。

“据户部孙尚书也曾向朕报过此事按照以往惯例不仅没有节余。可能还会有十数万两地亏空。”朱厚脸色也变得差了起来。

“皇上不是臣危言耸听若是在往后地数月里各地再生点什么事情恐怕这个亏空越加严重。”张信担心说道。

“朕自然知道可是这与你到浙江任职有何关系。”朱厚问道。

“皇上是否记得在潜邸之时臣曾经说道为何南宋以数省之地却能抗衡蒙古铁骑数十年之久而不亡国?”张信轻声说道。

“朕自然记得。当时张侍读说那是因为南宋民虽不强可是国家却富光是钱财就是蒙古的数百倍。”朱厚回忆说道。

“那皇上可知道为何南宋才数省之地。却如此之富。若是皇上熟读宋史地话自然清楚。数省之地的南宋赋税居然比大明十数省总额还要多这分明是不合常理。”张信冷静地说道。

“可能是南宋对百姓苛以重赋的原故吧。”朱厚皱眉说道。

“皇上真的这么认为?”张信微笑说道。

“还请先生赐教。”似乎回到了兴王府地书房之中。朱厚不自觉的说道。

张信也没有听清楚有些兴奋的说道:“那是因为南宋不实施海禁全国数成以上的赋税都是来于海上贸易。”

“海上贸易?”朱厚眨眼说道。

“皇上百姓滨海而居者不知其凡几也大抵非为生于海则不得食。海上之国方千里者不知其凡几也无中国续绵丝帛之物则不可以为国。”张信口沫四溅的为朱厚讲解起海外的事情来:“商船一来一返之间便可获数十倍之利………。”

“张侍读你所言当真?”朱厚怦然心动。

“不是微臣在江南的见闻若是皇上不信大可派人秘密探访。”张信肯定说道。

“朕自然相信张侍读。”朱厚说道。

“若是皇上让臣任市舶司提举五年之内臣可用脑袋担保除去百万两正常赋税之外必为皇上的内帑搛来千万两白银。”张信胸中燃起一股豪气。

“张侍读你可是在说玩笑之语。”朱厚声音有些韧涩。

“微臣何时欺骗过皇上。”张信认真说道。

“张侍读且先回去待朕好好考虑一番。”朱厚沉静片刻并没有急于下论断而是准备好好的想清楚。

“微臣等候皇上佳音。”张信心情舒畅地告退他自然能看出来朱厚已经动心了说到底朱厚才十六岁也在为缺钱的事情烦恼听到张信有办法给他搛钱就像当初在兴王府一样朱厚自然怦然心动。

数日之后皇帝亲自下了对张信的任命消息传出不少官员大吃一惊外放出京从来到是官员们极不愿意的个个都以为张信做了什么事情惹皇帝生气了可是考虑到浙江市场舶司一直都是由内帑管理的就算皇帝贬张信之职也不会让他担任这个官职啊这下子让许多官员都弄不明白了。

“张侍读到底怎么回事?”接到消息后郭勋兴冲冲的上门拜望不顾还在客厅之中坐着的沈园见到张信之后马上询问起来。

“我求皇上许我这个官职的。”张信直接说道。

“这是为什么?”郭勋不解问道。

“皇上不仅许我成为浙江市舶司还让我提督闽浙海防军务。”张信微笑说道郭勋没有吱声继续盯住张信。

“郭侯爷应该知道江南海防可是十分空虚的若是想再组建水师必然要有军饷但是如今国库也不充裕所以皇上特许我几个盐场让我卖盐筹集军饷。”张信微笑说道:“却不知道郭侯爷是否有兴趣。”

“那是自然。”郭勋一听哪里还管张信为什么跑去浙江为官连忙不迭地说道。

张信满脸笑容正准备说什么时一个仆役兴冲冲的跑进来说道:“恭喜大人夫人有喜了。”

经过半个月的准备后张信率船队浩浩荡荡的再次下江南了。

“绮儿河面风大你又有身孕赶快回到船舱里休息一会。”张信关切说道。

“我可没有相公想象中的那么娇弱不堪。”绿绮幸福地笑了起来小手自然抚着肚子那微微突起。

“绮儿以后我们地孩子叫什么名字好?”

“相公你决定就可以了。”“叫张居正怎么样?”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章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