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匪

松江府海边天空骄阳依然似火缓缓的照射在海滩之上虽然说是暑热天气不过在海风的吹拂下反而显得凉爽。

虽然眼前的敌人武艺不如自己可是斗志却非常顽强厮杀不久之后王杰却感到自己的手臂慢慢的沉重起来虽然这对自己体力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想快解决敌人的打算要落空了还好经过这段时间的捕杀原本十几个的敌人已经只剩下**人。

而敌人的领似乎也认识到张信的重要性大声提示手下准备强行移动朝张信方面行走不过却死死的被锦衣卫们缠住而负责保护张信的两个锦衣卫自然也明白敌人的打算早就拉住张信躲在远处了。

如果不是张信认为随行人员太多容易被官员们觉只带着十五个锦衣卫出行恐怕现在早就已经结束战斗了就在僵持之时忽然几支利箭破空而至嗖嗖几声把几个敌人射杀在地而王杰也趁着敌人惊慌失措之时错步挥手将几人砍伤。

眼看敌人只剩下三五人不过他们依然没有放弃顽抗眼睛之中流露出寒光的杀气绝望的吼叫向锦衣卫们扑去可惜这时远处又射来几支长箭虽然他们有所警惕避开却被锦衣卫借隙刺杀战斗已经呈一边倒趋势。

“卑职疏忽让大人受惊了。”从一人胸前抽出腰刀后。不顾鲜血溅在自己衣服之上王杰匆匆忙忙地走到张信请罪起来。

“这不怪你没有想到这些作渔民打扮之人居然是匪徒。”张信皱起了眉头随后关心问道:“王杰你们没事吧。”

“卑职安然无事。”王杰低头观看自己情况。虽然有几道口子不过已经不再流血不由洒然笑道。

“那些匪徒可留有活口。”张信轻声问道。莫明其妙的被人攻击不问清楚情况怎么行。

“大人这些人身受重伤也要负偶顽抗卑职只好全部结果他们。”王杰有些无奈说道刚才有人临死反扑的那刀到现在他还有些心有余悸害怕这些人再危及张信干脆不留下任何活口了。

“你做的没错你们两个。去为受伤的人包扎伤口。”张信淡然一笑吩咐一直站在自己跟前地两个锦衣卫说道还好这次众人只是受伤而已并没有人死去不然张信会感到不安的两个锦衣卫应声随手从包囊中拿出布条和伤药熟练的为众人包扎起来。

“大人却不知道刚才射箭地是谁?”昴头灌了口淳酿。王杰觉得浑身顺畅起来渐渐恢复了逝去的精力。

“不知道不过他现在过来了。”张信微笑说道顺手指着前方。

“来者何人。”王杰立即放下酒袋横刀警惕说道。

“在下俞大猷。泉州人士。”来人长得粗眉大眼。二十年左右体格高大。双臂有些长一身武士装扮显得十分精神。背着一张铁制长弓腰间还别着一个箭囊。

“刚才可是这位壮士出手相助?”俞大猷?张信好奇的上下打量着直到对方不好意思的避开他的视线后张信这才微笑拱手说道。

“在下路过此地忽然见到这些贼人与诸位厮杀心生不愤没有与诸位招呼一声便贸然出手还请诸位见谅。”俞大猷还礼有些羞赧说道没有招呼就射箭是谁都会惊吓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是贼人而我们是好人呢?”张信轻笑说道:“如果情况刚好相反你岂不是误杀好人。”

“这位先生说笑了在下虽然眼拙但还是能分辩出谁是贼人。”看到十几个武艺高强之人紧紧围绕在一身儒服打扮的张信旁边俞大猷自然明白眼前之人身份应该不简单有些拘谨的说道:“这可以贼人手中所执地刀判断出来。”

虽然说血腥一幕已经过去张信也镇静下来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没有去观看那些匪徒丧命的场景况且刚才心情紧张也没有注意那么多的细节经过俞大猷的提醒张信强忍欲作呕吐的感觉转身朝匪徒尸望去。

“倭寇。”熟悉而微弧的刀身映入眼帘明朝沿海地区特有的名词一下子出现在张信的脑海之中可是张信马上就疑惑起来虽然眼前地尸体面目全非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日本人啊无论是衣饰型还是刚才那听不懂的口声都表明这些人应该是大明子民。

“在下从他们手中的倭刀便可断定他们定是贼人。”俞大猷微笑说道。

“他们是倭寇?”张信说出自己的疑问。

俞大猷轻微摇头解释说道:“这贼人是海匪并非倭寇只是因为朝廷的禁兵令没有官府开出地凭证他们无法买取兵器所以与倭寇勾结在一起通过交易从倭人手中购置倭

“这里经常有海匪出没吗?”张信释然夺贡之役还没有生大明还没有取消宁波地市舶司倭寇还不至于这么嚣张横行。

“海匪平时一般在宁波台州泉州一带活动的因为这里离南直隶较近驻军守卫相对森严一些他们平时不敢前来骚扰地。”俞大猷轻叹说道:“近日来这里生大海潮平时驻守在这里的金山卫军户已经撒离不知道他们怎么得到消息所以这才敢在这上岸。”

“才十几个人就敢劫掠一方?这些人应该只是探哨之类地贼人吧。”张信问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是避开为好不然待会再来那么二三十人海盗想走就难了而且十几个锦衣卫已经受伤全身疲惫不堪根本不可能再抵挡得住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不了以后再找回场子用不着和那些亡命之徒硬拼。

“先生所言无虚海匪平时就以十数人为众公然劫掠一方。”俞大猷有些苦笑起来不过也没有告诉张信实情随后不解说道:“这点在下也觉得奇怪平时这些贼人都是手执火器的不知道为何今日改用倭刀了。”

“这段日子又是风又是雨的火器容易受潮想必他们也没有来得及补给吧。”张信猜测说道心里却感到庆幸之极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差点成为别人枪下亡魂。

“公子这里有数支火铳。”正当张信和俞大猷说话之间锦衣卫们也在忙碌着收拾战争清点匪徒身上的东西却意外的从海盗乖坐的船上现一批火器。

“先生猜测没错这些火器果然是受潮了。”看到摆在面前的数支火铳和几包还有些潮湿的火药俞大猷微笑说道。

“看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张信轻笑起来却忽然现俞大猷肃容拱手朝自己行礼不由迷惑起来连忙伸手搀扶说道:“俞壮士你这是为何我们还没有谢过你出手相助之恩呢你怎么反倒拜起我来这于礼不合啊。”

“在下这是为当地百姓谢过先生的如果不是各位将这些海匪斩杀恐怕附近村镇百姓就会遭殃了。”俞大猷认真说道。

“恰逢其时我自然不能不管再说事情未必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贼人们的火器已经失效就凭他们十几个人难道村镇里的青壮百姓还有衙役还对付不了?”张信微笑说道只要每人都一根竹竿齐心协力之下擒拿打死或许不可能但是将人驱逐赶出村镇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吧。

可是张信却忽略一个事实张信的主意在理论上是可以成立的可是实际上当十几个手执明刀的贼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在没有危险自身的情况下百姓未必有勇气上能抵抗衙役官兵更是畏畏尾宁愿损失一些财物也不愿意拿自己性命冒险。

俞大猷微笑不答心里却感到异常的悲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自己都不相信这个事实几个手拿利器的匪徒居然在数百衙役的包围下从容不迫的退去而且居然无人敢上前阻拦临走之前那得意嚣张的笑声至今还印在他的脑中。“先生准备怎么处置这些东西。”见到锦衣卫们熟练的将匪徒们身上的财物和兵器掏出放在一堆俞大猷心中一动连忙询问起来。

“自然是都带回去啊。”张信笑了起来这些东西都是锦衣卫战利品自然是归他们所有而且回去之后自己还要好好的犒劳他们一番。

“先生这样做似乎不妥这些财物都是海匪们劫掠百姓所得的应该归还百姓而且火器应该交由官府处置。”虽然明白眼前这些人的来头不小可是出于公义之心俞大猷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听你之意这些贼人的行踪应该是飘浮不定劫掠四方那你知道这些财物是哪个地方的百姓所有吗?”张信诧异问道。

“在下不知。”俞大猷摇头说道:“不过官府应该知道。”

“那按你的意思我们浴血搏杀到头来却毫无所获这岂不是有所不公。”张信摇头说道显然非常的不情愿。

“先生此言差矣为朝廷效力保百姓平安岂能以计较蝇头小利这与圣人之道不符看先生也是读过圣贤书之人这些道理无须在下说明吧。”俞大猷义正词严说道。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匪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