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喜庆

清宁宫

“没有想到江南灾情如此严重一会我要在佛祖面前祈祷请佛祖保佑江南百姓平平安安大明国风调雨顺。”蒋后叹气说道。

“母后不用担心朕已经命人给江南百姓运去百万石粮食可解他们一时之忧安然度过年关待来年开春时朕还要下令免去受灾地方的赋税。”朱厚安慰说道。

“皇上能这样做我就安心多了。”蒋后点头说道。

“最可恨的还是那些贪官污吏若不是他们故意隐瞒消息不上报朕早就下令赈济灾民不知道有多么百姓得以获救。”提到此事朱厚还是一脸怒气。

“皇上可不能为了这些官贼气坏了身子。”蒋后劝慰说道:“既然他们如此可恨皇上可加以严惩。”

“母后说的是朕不该和母后说些污浊之事让母后为朕操心。”朱厚怒气消去脸上重新露出笑容说道:“刚才张侍读进宫说从江南给母后带了件礼物却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母后是否喜欢。”

“张信给我的礼物那我倒要好好看看了。”蒋后好奇起来随即笑斥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意思想送件礼物讨好我然后让我免去他私自带绿绮下江南的惩罚。”

“母后还记得啊。”朱厚笑了起来转身说道:“黄锦将张侍读的送礼呈上来。”

“遵旨。”黄锦笑嘻嘻的捧来一个锦盒放在桌案之上在朱厚的示意下轻慎的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块折叠整齐的丝绸丝绸上面有纹饰可惜没有一睹全貌谁也不知道丝绸绣的到底是什么。

“摊开让我看清楚这是何物。”蒋后带着几分好奇。吩咐旁边的宫女说道。

宫女们自然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拿出丝绸找到那块丝绸的四角。轻轻地拉开把丝绸彻底的展现在众人眼前。

“百子千孙图这张信真是有心了。”看到绸缎上绣的图案后蒋后顿时喜笑颜开这个祝福她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母后喜欢就好。”朱厚也跟着笑了起来脑中却浮现某个娇美女子地身影。

朱厚的失神蒋后自然看在眼里也明白他在思念何人不过也没有明说。虽然说儿媳妇不是自己挑选的不过她却非常满意。

“既然娘娘这么喜欢那就不用再罚张侍读了吧。”见到皇帝和太后笑得那么开心黄锦也在一旁陪笑起来知机的插上一句话。

“母后认为呢?”朱厚回过神来微笑询问道。这个张信这么懂我心我也舍不得看他受罚那就算了吧。”蒋后微笑道:“前两天绿绮听闻张信受伤传言时那落泪的模样我还记得呢。若是知道我要处罚张信肯定哭哭啼啼的跑进宫来向我求情到时我哪里还能狠得下心肠啊。”

“娘娘自然是菩萨心肠见不得张夫人流泪。”黄锦奉承说道。

“张夫人?”蒋后诧异随后恍然大悟微笑说道:“黄锦看来你是得到某人好处提醒我要记得绿绮的身份。”

“娘娘法眼如炬奴婢也不隐瞒了。张侍读经常告诫奴婢以后见到绿绮姑娘时一定要叫张夫人不能用别的称呼。”黄锦笑了起来非常从容自然。

“这个张信……。”蒋后一笑。轻声说道:“绿绮回京城之后也把实情和我说了。祭拜双亲也是人之常情我怎么能责怪他们呢。”

“张侍读诚孝。朕心中也感到欢喜。”朱厚赞许说道。

得到皇帝地允许在家中休养。不过张信也没有因此而得闲进宫面圣之后张信回京的消息已然传扬开来一些熟悉之人纷纷上门来拜访因为不知道张信是不是真的受伤了上门的时候都带着补品药参之类的让张信感到十分的无奈看着库房之中堆积的礼物张信感觉家中起码有一年时间不用买药了。

数日之后皇宫中到处张灯结彩各主要宫殿都备足了鞭炮、红色烫金双喜字儿大蜡烛御路上都铺了红毡子皇帝大婚那是普天同庆之事喜庆之色自然要十足。

不过也不是每个皇帝都能赶上大婚这种风光体面事儿的登基前已经成年娶妻的皇帝登基成为皇帝后只举行册立皇后大典不补办婚礼。不过大明朝少年天子比较多成为皇帝再大婚立后地也不在少数。

即使朱厚身为皇帝可是大婚之时也不免要遵守六礼的规矩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亲迎哪一步的程序也不能少当然这些事情自然不用朱厚亲自操心都是由礼部和司天监协同代办了。

在确定好日期之后亲迎那天被朱厚亲点为迎亲使的张信已经早早的来到太和殿前面而司天监和礼部的官员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张侍读你来了。”见到张信出现穿着崭新副千户飞鱼服的王杰一脸笑意的迎了上去官职刚刚提升一级又成为迎亲队伍护卫的指挥他没有理由不高兴。

“王千户今日看起来非常精神啊。”张信笑道故意省略了一个副字。“承蒙大人提携卑职铭记于心。”王杰连忙谦逊起来脸上却乐出花来。

“张侍读吉时已到可以出了。”正当两人聊着地时候司天监的官员在一旁提醒说道。

“出。”张信点头随后挥手大声叫道。

鞭炮声响起仪仗队、鼓乐队在前张信和一帮司天监礼部官员居中后面跟着迎亲官员、太监、侍卫在一片吉祥乐声中浩浩荡荡的走出午门会同皇后仪仗抬上大批的礼品。向陈府奔去。

对于朱厚挑选的皇后虽然没有刻意打听不过张信也有耳闻。似乎是大名府人父亲是个老秀才叫陈万言还有一个兄长其他事情张信也没有费心多了解反正这个陈皇后是经过层层选拔最后得到张太后地青睐向朱厚举荐地。而且朱厚似乎也非常喜欢没有拒绝张太后的好意。

“大人到地方了。”一行人马花花绿绿绵延数里沿途围观地百姓如潮一般尾随在后面地大有人在加上迎亲队伍不时抛出地喜钱和糠果场面自然热闹非凡。走了大约半个时辰队伍终于到陈府了而陈万言已经带着全家老少在大门口跪接迎亲队伍。

张信知道这时该轮到自己出马了从旁边接过明黄色的圣旨当众高声宣读起来内容无非是陈家女儿贤惠淑德太后皇帝都很喜欢所以要立之为后。当张信读完圣旨后众人自然高呼万岁。

将圣旨交给陈万言陈府自然少不了鞭炮齐鸣然后在鼓乐声中锦衣卫轿夫把皇后礼舆。抬入前院。再由太监抬到后院地绣楼前按钦天监官员指定的吉利方位停放。在众人的见证下没过多久。未来的陈皇后穿着礼服戴凤冠霞帔在侍女们的簇拥下步出绣楼前跪受代表皇后身份的金册、金宝乖乖的坐入轿中吉时一到升舆启驾大队人马经前门沿御路返回皇宫之中。

将皇后送入宫中之后迎亲队伍返回太和殿复命之后也没有他们什么事了只等着喝皇帝的喜酒了册立皇后地事情自然不会这么快结束在各位大臣们的折腾下本来一两个时辰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偏让他们闹到了晚上。

待皇帝大婚的礼成朱厚传令设国宴庆贺之后上至皇帝太后下到文武百官全部都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喜气洋洋的按序入席开始享受起国宴来饮了几杯琼浆玉液之后众人这才恢复了一点精神。

张信回到家中之时已经算是半夜时分了悄悄走进卧室之后却现伏在桌案俏轻搁在玉臂之上一头青丝长自然的贴背低垂着张信见状有几分心疼的感觉要知道绿绮今日也没有闲着大清早的就被召入宫中陪伴蒋后等册封皇后仪式结束之后这才得以回家皇宫繁琐地仪式连张信都吃不消更加不用说体弱的绿绮了。

“绮儿。”轻声呼唤几声之后见到绿绮还没有醒来张信轻轻探手横腰将玉人抱起慢慢的往绣床之上走去。

“相公你回来了。”没有等张信把玉人放下绿绮已然迷迷糊糊的睁开可爱的眼睛嘟喃一句一眨一眨之后重新又合闭上了。

“绮儿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啊。”将轻轻的放上绣床之后张信自然而然的躺在旁边怜惜的说道。

绿绮并没有答话而是翻身伏在张信的怀里温香软玉地感觉不错张信轻柔捋着绿绮顺滑长神思却飘了起来虽然才京城几天就算没有打听张信也隐隐约约察觉朱厚和内阁或者说和杨廷和的矛盾越激化了。

本来张信的打算只是当一名旁观者可是见识到江南百姓的惨境后朝廷之中依然是在为崇礼之事相争这让张信感到分外的寒心在朝廷地士大夫眼中恐怕礼统才是第一位升斗小民地生死根本不算什么。

考虑了许久张信心中终于有了决断轻吻了下还在沉睡的绿绮随之也闭上眼睛慢慢地进入梦乡。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喜庆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