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血光

金山卫隶属松江府华亭县内明洪武十九年在华亭县的筱馆镇筑城建卫所以防御海上倭寇侵扰因与邻近海中大小金山相对故名金山卫建筑之初有重兵驻扎作为保卫南京的屏障可是自从迁都北京之后金山卫已经沦落成为一个普通的驻军卫所。

张信一行人走了约百多步就来到金山卫的驻地这里是一座小城城呈正方形周长约十二里高约三丈三尺看起来还算结实壮观起码在能在风潮海浪中屹立百多年而不倒说明这这座城池在建筑的时候并没有偷工减料。

“大人军卫已经撒去如今城中空荡无人。”一个锦衣卫拱手说道。

“海潮平息这么久了这些军户居然没有返回驻地。”张信皱起了眉头虽然知道大多数军卫制度已经败坏但是起码要要撑个门面啊。

“据城中房屋的灰尘薄厚程度判断金山卫已经有大半个月没人居住了。”锦衣卫恭敬说道。

“大人海风颇大不如时城中休息一会吧。”王杰提议说道。

张信摇了摇头指着前面说道:“那里似乎有个村子我们过去看看吧不知道村中是否还有留下的百姓。”

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拥着张信慢慢的向前面行去走了约数百步村子的面貌显露在众人地面前。从地上残留的地基可以判断这里原本应该住着三十来户人家不过显然是经过风潮摧残木质结构的房顶已经全部被摧毁砖瓦残片散乱在四处。有些甚至只能看到打桩留下的坯石泥砖瓦片已然被大风刮走或者随浪水一同被冲刷到大海之中。真可谓是举目疮痍。

“大人这里已成废墟想必村中百姓也离开了。”见到张信的心情有些不好在村子中焦急转悠似乎有寻找些什么王杰也不好说安慰之言只好在一旁提醒起来。

张信轻轻叹气片刻之后收敛心情。拧头询问起来:“王杰各地官衙地赈灾情况怎么样虽然朝廷已经下令先让他们开仓放粮但我着实不放心那些官员。”

“兄弟们已经按照大人吩咐在各地察视灾情时故意暴露身份让官员们有所警惕如今他们都在尽心的救济灾民深怕大人突然出现。”王杰微笑说道。

“他们不过是在装模作样而已。不知道有几人是真心实意的。”张信脸上有些不屑。

“其实凭着兄弟们收集而来地证据大人完全可以将这些人治罪的。”王杰说道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张信要放那些官员一马。

“在常州府杀了苗茂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参我骄纵粗暴不经朝廷三司审讯。就擅自斩杀朝廷四品大员。想必这些奏折已经在进京的路上或者有些已经到皇上龙案之上。”张信蔑视说道。

“大人依法行事。岂容这些小人诋毁皇上明察秋毫。必然明白大人苦心的。”王杰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过也知道张信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这样做的。

“杀了这些小人虽然可解一时之恨不过对江南灾情毫无帮助将他们拿下后让谁赈济灾民啊虽然说朝廷想下放为官的闲职官员多如牛毛可是灾民可等不到他们的到来所以我暂时放他们一马权当废物利用了。”张信微笑起来言下之意摆明是想给那些官员一个希望然后再秋后算账让他们从天堂跌落地狱。

“大人高明。”王杰奉承说道脸上露出恍然大悟地表情。

“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到附近转转吧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再过不久华亭县的官员也应该赶到这里了让他们劳累跑下也是好的。”张信轻轻一笑随意对准一个方向毫无目的的漫步起来。

村子附近随处可见大风潮过后的景象腰围粗的大树拦腰折断青草植被也全部不见踪影只留下光秃秃地山丘土坡或者一道一道的风沙痕迹。

“秋收将至而百姓的粮食庄稼全部毁去想再播种已经太迟了不知道他们如何度过年关。”看着脚下**的田地张信的心里也有些难受。

王杰沉默不语这种治世安民地大事轮不到他来考虑他只要保证张信地安全尽职尽责完成张信交待下来的任务即可。

望着潮起潮落地大海张信也随之苦笑起来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了这种事情自然有朝廷大臣们安排处理自己只要再监督江南官员一段时间等朝廷派人来接替自己那就可以起程回京了。

“大人海边似乎有艘小船驶了过来。”一个负责警戒的锦衣卫提醒说道。

“大概有十多个人手里还拿着鱼网似乎是外出打鱼归来地渔民。”王杰凝目一看马上就得出这样的结论。

“渔民?”张信有些疑惑得到王杰的肯定后也没有太过在意反而露出喜色:“都接近午时了大伙都没有进食要不过去向他们买些海味再拾些柴火我们来个烧烤鲜鱼你们觉得如何?”

虽然口袋里还有不少干粮可是有肉在前谁还希望啃面饼馒头啊锦衣卫们自然纷纷点头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非常感激张信能体恤下情既然意见达成一致张信也没有再做耽搁挥手招呼众人快步前进。

没过多久众人就来到海边而这时小船已经依靠到海滩之上那些渔民正忙着将船拖上岸边忽然有一个人察觉到众人的到来连忙向提醒同伴这些人立即警惕异常的看着张信等人特意是注意到王杰他们身上的腰刀后连忙后退几步回到船上。

张信以为这是渔民见到陌生人之后正常反应不由停下脚步正欲微笑的向他们打声招呼好道明来意没有想到却听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只见那十几个渔民手执刀枪面露狰狞疾步朝他们奔来。

“有刺客保护大人。”王杰大呼一声拉着张信后退几步顺手拔出腰刀护在张信面前其他锦衣卫的反应也不迟在那些人奔过来时也纷纷抽出刀刃根本不用王杰吩咐立即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

一阵兵器交加的声音开始传来锦衣卫们和手执兵器的渔民战成一团厮杀暴喝惨叫声混杂血肉横飞。

“你们几个留下保护大人。”王杰好久没有遇到这种场面了不禁有些热血沸腾起来把两个锦衣卫扯到张信面前自己挥手扑身而去顺手将与锦衣卫们纠缠的一人斩伤。

这些锦衣卫可是陈寅6松精挑选的都是身强力壮武艺群之辈最重要的是都是见过血的有与匪徒搏杀的经验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缓过来之后区区的十几人渔民他们还没有放在眼中见到王杰都扑下来了心中自然一急不再与人纠旋拼住负伤的危险挥刀向敌人砍去。

然而那十几个人身手似乎也不弱听到同伴的惨叫声后更加激起心中的血性怒吼一声勇猛上前拼杀起来可是整体而言依然处于下风。

这十几人的领似乎也意识到这个情况抽身离开面前的战阵避开一个锦衣卫的劈砍后扯高嗓子在声叫喊起来可惜声音带着浓重的乡土韵调众人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只是认为他见势不妙准备逃走。

不过众人却猜测错误听到领的指示后那些人纷纷冒着被砍杀的危险也随之抽身后退虽然有人因此负伤不过都咬牙忍痛聚在一起然后快按照一定的阵形再次向锦衣卫杀去。

“兄弟们结阵。”锦衣卫们还不怎么在意当然是再次上前迎战不过没过多久几个锦衣卫居然纷纷败下阵来身上也被划了几道口子鲜红的热血不停的冒出来这时候王杰见情况不妙立即大声叫喊起来。

就在众人厮杀的不远处阵阵啼嚎之声传入张信耳中让他犹如身临其境一般虽然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眼前极其血腥残酷无情的一幕也让张信有些怵情不自禁的微微闭目起来。

“大人小心。”忽然间正在张信前面护卫的锦衣卫猛然将张信推开只见一把尖刀破空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插入张所站立的位置之上原来是一名渔民在临死之前用力朝这边掷扔而来的。

王杰用余光见到张信平安无事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心却燃起熊熊怒火如果刚才那刀刺中张信有没有意外的话就算将这些人千刀万剐恐怕也难消皇上雷霆之怒而自己这些人的脑袋也不保。

“兄弟们不留余地杀。”王杰大声吼叫挥刀向前面的敌人仆去完全打消捉活口拷问清楚的念头不仅王杰明白刚才意外的后果其他锦衣卫心里也清楚闻言纷纷应声起来手却毫不留情的挥动刀刃。

“嗖嗖嗖。”

正在拼杀的众人忽然听到几道流矢破空之声接下来就是几声惨叫锦衣卫们凝眸一看只见原本正在与自己捕杀的敌人已然躺在地上胸前透出一支长箭。

中午还有一章。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血光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