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家

大明嘉靖元年九月十五日张信安然无事的返回北京大船靠岸之时迎接他的既没有亲朋好友也没有官员同僚对此张信丝毫没有在意因为心中急切的原故自己下令让船工们加快迅朝廷恐怕还没有得到自己已然到达京城的消息。

虽然说河渡前而站着数百锦衣卫可是京城怎么说也是锦衣卫的大本营附近百姓哪天没有见过锦衣卫在京城里转悠所以对此情况也没有感到惊讶只是稍微瞄了一眼又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

“王杰你带着他们回镇抚司报到我先回家了。”张信微笑说道。

王杰当然不愿意挑了十几个锦衣卫让其余之人自己返回镇抚司决定先把张信送回府上再说其他事情。

“那就随你吧。”张信轻笑也没有理会随行的十几人在渡前的集市上顾了辆马车直接朝城内驶去有锦衣卫在旁护送城门兵丁自己识趣的没有收进城税而是让准备进城的百姓让出一条路来恭敬的在前面引手牵马。

京城仍然如以前一样繁华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张信坐在马车之上探头向外望去熟悉的叫卖呐喊声传入耳中让他心里也有几分激动。

“大人回来了快些向夫人汇报。”

张府门前当张信从马车上下来之时眼尖的门房现是自家府邸的大人回来立即朝院里大叫起来随后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

“大人回来了快出来迎接啊。”

张信府邸里的仆役闻迅赶来。争相给张信见礼一路拥着张信进了客厅之中其中自然没有忘记招呼一旁地王杰等人。

“相公。”没有说上几句话客厅外突然飘来一个女子惊喜的叫唤之声嗓音娇美清脆有若黄鹂出谷喜鹊归巢。

张信回转望去只见一个纤巧轻盈的身子正从厅外疾步走来。淡青色衣裙随风旋转飞舞起来就像一朵飘逸不定的流云转眼之间就来到张信的面前正欲有所动作时却现厅中挤满了人小脸之上登时飞来两朵红云粉腻的脸颊上蒸出一抹鲜丽的胭脂。显得格外妩媚动人。

“见过夫人。”仆役们自己识趣的上前见礼然后纷纷借口退去只留下十几个不知所措地锦衣卫在旁谁都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张信的亲眷夫人纷纷垂下头来不敢张望片刻之后锦衣卫们这醒起要给夫人行礼。

“不用拘礼都坐下吧。”见到仆役下去之后绿绮羞色这才散去一些见到锦衣卫鞠躬行礼后。不由嫣然掩嘴一笑亮出了张府女主人的架势。“谢谢夫人。”虽然觉得眼前的夫人似乎有些熟悉之感不过锦衣卫们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有王杰眼睛一亮心中已经了然。

“大人已经回到府中卑职等人也该告辞了。”见到绿绮已经出来像王杰这么机灵之人自然明白自己等人也该功成身退了不能留下来让人厌烦。

“嗯告诉其他人。明日我在太白楼设宴让他们务必前来一叙。”张信微笑点头赞许的看了王杰一眼。

“谢谢大人卑职告退。”锦衣卫们相互看了一眼脸上挂着喜悦之色离去。

“绮儿。”张信热切的看着绿绮。眼看四下无人之后。轻轻的将美人搂抱着一股怡人香自然风扑鼻而来。绿绮小脸红扑扑地。娇羞的倚在张信的胸前虽然相别不过月余而已。不过两人的心中都彼此的在牵挂对方。

“相公听说你受伤了没事了吧。”片刻之后绿绮似乎想起什么连忙挣脱出张信的怀抱伸出纤秀的手指在张信身上抚摸起来声音也有些颤小脸上更是带着几分惊恐之意来。

“相公没事别听外面的传言我一直都是好好的根本没受过什么伤。”虽然很享受绿绮纤手在自己身上抚着可是不能让她为自己担心张信连忙解释起来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张信恨不得马上解开衣服让绿绮好好检查一番。

“没事就好当初听到你受伤地消息差点吓死我了幸好娘娘说你福缘深厚必定不会有事的而且皇上也说没接到你受伤的消息我才安心一些。”绿绮拍着高耸的胸部小脸带着几分苍白之色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身前随时都跟着数百护卫怎么会有事啊。”张信安慰说道顺势拿起绿绮娇柔的小手细心的抚弄着。

“相公你奉命巡视江南连日奔波都显得清瘦许多。”小手被人拿住绿绮怎能不知熟悉的感觉让她分外安心小脸虽然有些微红不过厅中又无人打扰绿绮自然不会挣脱起来。

“大人宫里有位公公求见。”张信还待说上几句甜言蜜语以打消绿绮的疑虑却没想到厅外传来仆役地高声叫喊这仆役还算识趣知道不能打扰大人与夫人相会人根本没有进厅里。

“相公肯定是皇上召见你快些去吧。”绿绮一听小手自然的抽出细心的为张信整理有些散乱的衣冠。

“那我就去了。”张信无奈起身依依不舍的告别绿绮直接走到前院黄锦熟悉地身影就出现在张信眼中。“张侍读好久不见见到你平安无事奴婢心里就踏实了。”黄锦笑容灿烂地说道话里露出真诚之意。

“黄锦前些时候我不是已经飞书汇报我的情况了吗?怎么谁都不相信我无事似地还是个个都在盼望我出意外啊。”张信戏笑说道。

“张侍读可别胡说平安是福怎么能咒自己呢。”黄锦连忙说道。

“知道你在关心我。”张信笑了起来看到院子之中还放着自己的行李便走了过去在包袱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地方形盒子递给黄锦说道:“这是我从江南给你带回的礼物你看看合不合心意。”

“张侍读这奴婢可不能收。”黄锦一听脸上露出笑意可还是拒绝起来朱厚的性情黄锦可十分了解知道他最忌讳太监收礼黄锦自然要小

“黄锦杭州的净慈寺你听说过没有?”张信微笑问道。

“那是自然听说那寺院香火顶盛而且非常灵验的。”受到蒋后的影响黄锦对佛教还是蛮信奉的对天下知名的寺院也有一定的了解。

“这是我在净慈寺给你求的这可是经过寺里高僧大德开过光的上面还有你的名字你不收的话我都不知道给谁好了。”张信轻手打开盒子里面却是一串乌紫色的木质佛珠较大的一颗珠子上确实铭刻着黄锦的名字还有一些祝福的远吉祥话。

黄锦拿起佛珠只觉得檀香扑面而来黄锦知道这是用上等的紫檀雕制的那圆润的感觉居然比普通的玉石还要舒服。

“大人的情义奴婢紧记怎么能再继续推辞。”看着佛珠上的刻痕黄锦就知道张信并没有在骗自己自然欢喜的接过礼物。

“这才像话若是皇上问起尽可直言皇上通情达理自然不会介意的。”张信微笑说道。

“奴婢明白。”黄锦细心的将佛珠带在手腕之上亲切的说道:“张侍读皇上知道你回京城之后立即派奴婢前来请人可见皇上心中是多么的思念张侍读啊。”

“那怎能让皇上久等我们快些进宫吧。”走之前张信自然不会忘记再从包袱拿出几样东西吩咐仆役将自己的行李交给绿绮处理。

乾清宫

“张侍读你终于回京了。”朱厚也不等张信行礼自然已经率先微笑说道:“免礼黄锦赐座。”

“皇上即将大婚立后臣自然不能错过。”规规矩矩的行礼参拜后张信安然坐在黄锦搬来的椅子上悄然的打量朱厚之后现朱厚模样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可是越显得成熟稳重了身为天子的威势也日盛这可以从旁边宫女太监的态度中看出来。

“休息两天你去担任朕的迎亲使。”可能是听过的原故朱厚微笑一下再也看不到羞赧之色而且还给张信委派了任务。

“那是臣的荣幸。”张信自然不会拒绝。

“现在江南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些官员上报说只不过是小灾不患并不太严重朕全然不信。”聊了几句家常后朱厚脸上的喜色立即消去眼睛露出凛利之光。

“皇上定要严惩上此奏折之人。”张信也有几分怒气这些人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一定都不理会百姓的死活怒骂泄心中的怨气之后张信详细的把江南风潮水灾的情况如实向朱厚汇报自然不会忘记抖出一出官吏贪污**或者灾情来临不作为的事情。

白纸黑字的证明摆在朱厚面前他自然是龙颜大怒拍案而起吓得殿中的宫女太监们纷纷跪下。

“皇上息怒依臣之意定要将这些贪官污吏全部革职查办。”张信恨恨的说道当初是以大局为重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朱厚自然没有意见让黄锦拿着证据交给内阁让几个学士严加惩处。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家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