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余姚

诚挚的为绿绮双亲祷告之后张信将疲倦的绿绮抚到椅子上坐下清声叫唤之后门外的众人纷纷走了进来。

“王杰天色已经不早今晚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张信皱眉说道虽然原先的打算也是在这里住一晚可那是在受到村民款待的前提下如今这个情况还真有些麻烦啊。

“那卑职马上吩咐他们收拾柴火。”王杰拱手说道还好随身携带一些干粮加上山里野味多的是也不愁没有食物。

“绮儿今晚要让你受苦了。”将众人打出去准备过夜之物后张信怜惜说道在京城之时虽然不敢说让绿绮锦衣玉食可也是安逸舒适之极如今却要在外露宿过夜张信的心情真的好不到哪里去。

“和相公在一起我不觉得苦。”绿绮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夜幕降临山间虽然有几分寒意可是保山村的残房外已经燃起几处火堆来众人也不觉得冷况且随行的几个锦衣卫之中也有人懂得烧制野味的喝着随身携带的美酒再吃着山珍野味白日里的疲劳也随之散去。

晚上休息的时候祠堂早已经铺好柔软的干草这当然是张信就寝的地方而其他人只有在房屋外面随便找个地方依靠安眠当然王杰也没有忘记安排几人夜间换班巡逻还特意升起几堆火以免有什么猛兽在夜间出来伤人。

翌日清晨张信从睡梦中醒来轻轻的将怀里的绿绮唤醒随后用冷水随意洗漱然后将众人都叫起来。整理一番之后随之抄原路返回上虞回去要比来时容易而且心情也格外舒畅只不过绿绮的心情还是有些低落走走停停之后。终于在中午之前返回到上虞县城的驿站这时众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王杰让他们回房休息一会。昨晚辛苦他们了。”张信微笑说道:“回杭州城之后给他们放几天假。”

王杰自然明白当然不止放假这么简单恐怕回京城之后更是有重赏等着他们而这些锦衣卫也明白这个道理纷纷上前道谢起来。

“6炳去县衙打听一下保山村到底生什么事情村里的人都搬迁到哪去了。”张信皱眉说道不把事情弄清楚恐怕绿绮的心情还会继续低落下去。6炳应声而去不久之后就匆匆赶了回来。

“先喝杯茶后再详细述说。”客厅之中看到有些气喘吁吁地6炳张信和声说道。

“谢谢大人。”6炳拱手也没有喝茶只是在那里调节气息。片刻之后6炳的呼吸慢慢的稳定下来。“情况打听清楚了吗?”张信问道安慰的看了绿绮一眼。

“大人当地官衙也不清楚怎么回事。”6炳摇头说道:“我又在城里向其他人打听他们也是语焉不详。对保山村的事情一点也不了解。”

“不清楚上虞县衙门是怎么做事的连自己管辖地界地事情都不闻不问吗?”张信皱眉说道还说什么是百姓父母却连对子女漠不关心。

“这不应该啊几十户村民搬迁如果没有当地官府分的路引他们能到哪里去恐怕连上虞的地界都出不了。”王杰怀疑说道除非这些村民不走官道。专门挑些荒野偏僻地小路。以避开官府的追查不过这样也不可能。因为他们不是携带细软搬家的那些沉重的家具根本不可能也随着翻山越岭。

“凭白少了一个村子的赋税而县衙却没有追究确实值得怀疑。”张信点头说道上虞县衙肯定隐藏了什么事情不让他们知道。

“大人卑职马上带兄弟们将上虞县衙上下扣起来严刑拷问一定将事情查得水落石出给大人一个明确的答案。”王杰摩拳擦掌说道小小的一个上虞县他还没有放在眼里况且锦衣卫也有这个权力侦查此案。

“怪不得刚才我询问这件事时知县、差役似乎在闪烁其辞原来他们是在糊弄我根本没有和我说实话。”6炳寒着脸说道双手紧握显然是准备跟着王杰一起行动。

“大人正事要紧你还要去余姚宣旨不要另生枝节了。”绿绮以一旁劝说道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张信大动干戈。

“此事暂且放下吧。”张信沉吟片刻后说道:“况且要动地方的官员怎么说也要和浙江的几位要臣打个招呼待从余姚返回后再作打算。”

王杰、6炳自然没有异议再闲聊几句之后也识趣地告辞而去出房门之后王杰马上召集人马吩咐他们到城里各处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有用信息来。

“绮儿保山村之事肯定有内情你不想知道怎么回事吗?”张信轻声问道。

“相公皇上吩咐下来的事情要紧而且织造之事还没有办完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你处理正事。”绿绮柔声说道。

“你放心好了就算在上虞再多留几天也不会有所耽误的。”张信笑道可是见到绿绮十分坚持也只能改口了。

绿绮并不是不明白事理之人知道锦衣卫的名声怎么说上虞县也是自然的家乡她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却给家乡带来灾祸况且可能绿绮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对于她来说保山村只是一个概念而已亲情意味并不浓重站在她地角度来说张信才是她的依靠一切自然要以张信的事情为重。

翌日清晨张信一行人在上虞知县的恭送下离开县城直奔余姚而去等再也看不到众人的身影后上虞知县终于安下心来自从这些锦衣卫到来之后。他就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就是怕锦衣卫查到自己头上来当6炳询问保山村的事情时上虞知县更是心惊胆战地一度认为事情要败露自己的前途到此为止。

特别听到锦衣卫在城里四处打听消息的时候。知县已经做好锦衣卫破门而入的准备没有想到事情峰回路转锦衣卫居然提出要离去。这让心如死寂的知县重新振奋起来二话没说就连连点头亲自礼送锦衣卫出城心里感到庆幸之极。

“大人昨天卑职派人在县城中四处打听还是没有保山村的消息看来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只有从县衙里入手了。”王杰高声说道声音随风飘进张信耳中。

张信也没有回应只是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其实张信也隐约明白为什么王杰会一无所获。锦衣卫找上门来哪怕是知道怎么回事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回答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和锦衣卫打交道地遇到锦衣卫都唯恐避之不及怎么可能想扯上关系呢。

余姚位于浙江东部地区。与上虞县相邻张信一行人只花了几个时辰就达到余姚县的县城中在县城之中也得到余姚县城官员乡绅们地热情接待虽然还不知道张信此行地目的可是谁也不敢轻易开口询问。反正从浙江省府传下来地消息证实张信是朝廷的使臣而且还有皇差在身确认这些就行了其他不用理会而因为赶路劳累不堪张信等人也没有急于办正事而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余姚官绅的接待来。

“刘知县你可知道我为何而来?”待接风宴罢到驿站客厅之后。张信问道。

“下官不知。听说大人身负皇命似乎要经过余姚。”刘知县猜测说道。其实张信一行人前进的方向早就落入有心人眼中经过研究讨论后大家都猜测他的目的地应该是宁波可能是想从市舶司那里采购一些海外奇珍为皇上大婚增添光彩吧。

“身负皇命是没错而且目的地正是余姚。”张信微笑说道待明天将这件事情处理完毕终于可以返回杭州城不用再继续奔波了。

“不知道皇上有何旨意还请大人明示。”刘知县心中一惊连忙拱手说道“事情与你无关。”张信微笑说道:“刘知县向你打听个人。”

“大人请说只要下官知道地肯定直言以告。”刘知县惊疑说道心中不停的盘算起来不知道张信要打听谁不过隐隐约约之中刘知县心里也想到一个人来。

“丁忧在家的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张信说道:“刘知县可知道?”

“大名鼎鼎的阳明先生下官怎么可能不知。”见事情真的与自己没有关系刘知县心里稍安微笑说道。

“那就麻烦刘知县先告知王大人一声明日我前去宣读皇上圣旨。”张信说道当众宣旨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不说是到地方了直接跑到人家门口让接旨人跪下听旨就可还要提前打个招呼让人家有个准备好让他淋浴更衣摆香案之类的。

“下官马上就去。”刘知县拱手说道告退匆匆离去不是他心里不好奇只是谁都明白皇帝地圣旨不是谁都可以过问的他自然不会刻意打听。

“大人你这次来找的是王大人那个刘知县却说是什么阳明先生他没有弄错人吧”马七小心翼翼说道显然是没有听说过王守仁的名声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身为市井之徒的马七怎么可能有心思打听上层人物地事情。

“马七这路上辛苦你了。”张信没有回答掏出一把碎银放在桌上微微笑道说完之后带着绿绮回房休息了。

“6兄弟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干脆利落的将碎银收好马七似乎明白些什么有些惴惴的问道。

“还不明白大人的意思是你可以走了。”王杰冷冷说道到地方了而且也知道怎么回去还要向导做什么。

“那小人就告辞了。”马七紧缩脑袋。先是后退几步然后一溜烟的跑出驿站跑到一个拐角处之后摸着腰间的钱袋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些赏银够自己花销数月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理会王守仁或者王阳明啊。

余姚城龙泉山北麓瑞云楼中一身素衣的王守仁正在和几个学生讲解良知之道。

“先生大喜。”一个作儒生打扮地人匆匆忙忙奔了进来说道。

“心是无所不包的。物、事、理、义、善、学等都不在吾心之外良知是心之本体知是不待虑而知不待学而能地本然淳德凝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于天地之间。视听八远之外……。”王守仁没有理会来人地打断继续为学生们解说自己致诚之道来。

来人见状自知失仪立即屏气凝神侍立在一旁安静聆听起来不久之后王守仁停下讲学。让学生们认真体会然后认真回复学生们的疑问。

“叔贤刚才为何事这般慌乱。”待学生们再没有困惑后王守仁这才淡淡问道。

“先生刚才刘县令来报。朝廷使节到来余姚让先生准备恭迎皇上圣旨。”方献夫字叔贤是王守仁座下门生平时为王守仁处理一些迎来送往之事。

“皇上圣旨?”王守仁也有几分疑惑之色自从自己回乡省亲守丧之后虽然自己上过几道疏折为手下请功可是朝廷一直不闻不问地怎么突然之间派来使节。

“是地先生可能是皇上准备起复先生了。”方献夫喜道。真心为王守仁而高兴。

“叔贤。先生正在守孝皇上怎么可能下旨夺情。”在旁聆听的一位学生说道。

“子实言之有理。”王守仁点头赞许说道。

“大人。听说皇上给您下圣旨了。”这时曹岳兴冲冲的闯了进来说道自从跟随王守仁回乡省亲之后见到朝廷没有动静他都替王守仁感到着急现在终于有点消息了他自然兴奋非常。

“先生平乱有功朝廷自然不会忘记地。”方献夫微笑说道:“可能圣旨之中也有曹游击的封赏。”

“曹某也不在乎朝廷的封赏只是希望朝廷记得阵亡的兄弟们。”曹岳咧嘴笑道。

“曹岳你放心我已经上疏为你们请功想必这次朝廷使节就是带来你们升迁晋级的旨意吧。”王守仁轻微笑道。

“兄弟们盼着这天已经好久了。”曹岳大笑说道。

翌日在余姚刘知县的陪同下张信带着百多名锦衣卫浩浩荡荡的前往瑞云楼当地的官绅百姓也已经得到消息纷纷跟随前后。

“大人这个王守仁在余姚似乎很有威望啊。”看到这盛大的场面王杰轻声说道。

“怎么说王守仁也是南京兵部尚书在家乡一呼百应也是正常的。”张信不在意地说道虽然知道王守仁的名声有多么的响亮对后世影响有多么大不过张信也没有因此而崇拜王守仁对于一个生活在偶像极其容易破灭的时代张信不会崇拜任何人况且在京城之时就经常接触那些历史名人哪怕现在面见王守仁张信也实在是激动不起来。

“大人前面就是阳明先生居住之处了。”走了不久来到北麓瑞云楼前不远之处刘知县立即下轿走到张信身边说道。

“下马前行。”张信翻身下马说道怎么说王守仁也是值得尊敬的人张信不会故意显示自己的高傲这时瑞云楼旁边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群见到张信一行人到来之后勉强退开几步空开一条狭窄地通道。

“刘知县将附近百姓都驱散开。”看到这个场景王杰眉头一皱人多杂乱不仅阻碍大人办事也容易出现意外情况当下不客气的命令说道。

“王百户百姓是来瞻仰朝廷使臣风范的这样做不太好吧。”刘知县为难说道近千人围在这里自己也毫无办法啊。

“请大人稍候卑职立即将这些人驱散。”王杰没有理会刘知县的话。向张信拱手说道准备让随行的锦衣卫动手赶人。

“不要生事。”明白王杰地担忧张信摆手说道:“百姓无非也是看个热闹而已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正当王杰准备劝说地时候瑞云楼大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几个儒生。不知道对附近的百姓说了些什么百姓们纷纷退开门前顿时空出一大片地方来。

“大人。先生已经在院中摆案等候请这边走。”一位儒生不亢不卑的上前抱手说道然后转身向瑞云楼走去。

“大胆无礼。”王杰怒喝道一个白身儒生就这么傲气分明是不把朝廷使节放在眼里定要他点颜色睢瞧。

“刘知县这人是谁啊?似乎不是普通儒生吧。”张信制止准备冲上前去的王杰拧头询问起来敢这样对待朝廷的使节。而且看模样也有些气度不凡想必也有些来历。

“大人这人叫桂萼字子实是阳明先生门下学生如今在南京任刑部主事闲暇时候经常上门求教阳明先生。”刘知县轻声说道。

“原来只是一个闲官而已。”王杰轻蔑说道。

“王杰。别说了进去宣旨吧。”张信心里一动随即平淡说道桂萼还算年轻却被调到南京去任职。有傲气怨言也是可以理解的。

瑞云楼前院已经摆放好香案待张信踏入院子时鞭炮之声也随之响起硝烟弥漫在院落之中片刻之后烟雾散去王守仁也出现在院中。

“王守仁接旨。”张信心中平静无波地从王杰手中接过明黄色的圣旨大喝一声之后将圣旨摊开。

“臣接旨。”王守仁轻轻跪下脸色也十分恭谨平静随后院子之中除了张信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是站着地。

随意地瞄了周围一眼。张信也没有废话。直接照本宣科的将圣旨地内容念诵出来赐封王守仁为奉天翊卫推诚宣力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新建伯岁支禄米一千石曾祖、祖、父三代并妻一体追封给与诰券子孙世世承袭等等。

与历史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朝廷给予的奖赏都是名副其实的给与诰券就是传说中的丹书铁券也吩咐当地官府每年按此执行无论朝臣们怎么诽谤王守仁朱厚还是没有忘记他擒获宁王的功劳这也是间接为兴王报了仇朱厚自然铭记于

“臣磕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当张信将圣旨宣读完毕之后王守仁磕头谢恩道然后双手接过张信递来的圣旨和诰券。

“恭喜新建伯。”张信拱手笑道伸手将有些愕然的王守仁扶起。

“请大人到后堂一叙。”瞬息恢复平静地王守仁将手中的圣旨和诰券递给喜上眉梢的方献夫随后客气的对张信说道。

“王杰你们在这里等候。”张信点头转身吩咐说道虽然不知道王守仁要和自己谈什么不过张信也不会断然拒绝他的邀请。

瑞云楼客厅王守仁和张信分主客坐下待仆役奉上清茶之后张信现王守仁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回过神来似乎还在考虑些什么既然王守仁都没有说话张信自然不会率先开口十分悠闲的抿了口茶仔细品味起来。

“张侍读你知道吗?老夫现在非常惊讶。”王守仁打破沉寂说道朝廷来人他自然早已经打听清楚张信地身份。

“新建伯这话是什么意思?”张信迷惑不解问道不明白有什么地方值得惊讶的。

“老夫知道朝中有不少大臣争相反对老夫学说将其说为异学而且还纷纷谏言上疏想让皇上禁缔。”王守仁淡然一笑捋须说道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大臣们的做法。

“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可是皇上并没有同意。”张信还是有些糊弄不明白王守仁想表达什么意思。

“朝中皆是反对老夫之人皇上如此厚赏难道他们就不加以拦阻吗?”王守仁带着些微讥讽笑道:“按老夫的猜想圣旨里地封赏应该只是虚名不给诰券才对啊。”

“那你的意思是皇上的封赏太厚了你准备让皇上收回成命?”张信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王守仁的问题。

“老夫正有此意。”王守仁笑道:“请张侍读稍等片刻等老夫写好奏折之后请张侍读回京之时呈予皇上。”

“新建伯既然你知道朝中的情况那你也应该明白这样的封赏不知道有多少大臣因此责难皇上现在你却要推辞这岂不是存心让皇上难堪吗?”张信皱眉说道。

“老夫不敢只是觉得朝廷不公恕老夫不能接受旨意。”王守仁敛容严肃说道。

“朝廷哪里不公了?”张信问道。

“与老夫一同平定宁王之乱立功者甚众可是只有几人得到封赏其余之人多是名义上给予升迁而且朝廷久久不见动静这叫老夫如何心服。”王守仁愤然说道这时张信可以清楚知道王守仁其实是一个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后世之人是把王守仁给神化了。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余姚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