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隐匿

正如张信的猜想的一样常州府衙装饰非常富丽堂皇假山流水与杭州城的园林相比也丝毫不逊色一砖一木一房一瓦极其考究没有几千上万两银子可建造不出这么精致的宅子来墙上挂画墙角摆放的瓷瓶自然少不了美轮美奂的家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可以知道苗茂肯定是个大贪官。

“大人已经将粮食给城外的灾民了而且已经让大夫出去为伤病者诊治。”王杰拱手说道。

“想必那些大夫也是不情愿出诊的吧。”张信冷嘲说道:“还有那些药商掌柜应该也还在为自家的药材心疼不已。”

“大人放心卑职已经告诫他们如果不尽心救治百姓那么就将他们变成城外百姓一个模样。”王杰微笑说道。

张信满意点头在他看来大夫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哪里分什么高贵低贱如果有哪个不识趣的话自己也不介意让他们清醒一下。

“卫勇他们怎么样了?在城里没有惹出什么事端吧。”抿了口香茶张信继续问道。

“卫千户已经按照大人吩咐极力约束手下那些军户们也还算规矩除了一船的喝酒闹事打架斗殴后也没再惹是生非。”王杰回答道。

“再过两天将常州府的事情解决完毕后写个奏折为他们请功就打他们回去吧常州府也不是他们可以久留之地。”张信认真说道:“待会你转告卫勇让他注意一些。别把到手的功劳变成祸事。”

“卑职明白。”王杰点头说道。

“城中百姓的情绪怎么样?”张信问道:“有什么怨言异动吗?”

“张贴安民告示后城中百姓十分安份。除了几个无赖想借机生事被兄弟们擒拿住严加惩治后。再无其他异样。”王杰禀报道。

张信点头突然冷笑起来问道:“苗茂以及那些官绅的情况怎么样了?”

“刚开始地时候还在大声喊冤叫屈饿了两天之后再也没有力气了兄弟们根本不用刑他们就乖乖就范。什么都招了。”王杰微笑从怀中掏出厚厚的一叠纸呈给张信。

“认罪状招认状服罪状。”张信接过后顺手一翻冷嘲热讽道:“居然没有一个承认自己有冤情地。”

“其实也有几个嘴硬死不承认的不过也不须兄弟们拷打审问其他人照样把他供出来卑职将供词往他们面前一摆。由不得他们否认。”王杰笑道:“有些人见被出卖马上招认了而且还指出其他人隐瞒地一些罪状省去兄弟们许多力气。”

“都是一丘之貉只要揪出一个。其他人也跑不了。”张信笑道。仔细的看着手中的认罪状脸色却逐渐的变青起来。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欺压百姓。强抢民妇纵奴行凶就差没有胆子谋反了不过逼得百姓揭竿而起其中就有他们的功劳。

“大人虽然这些人都已经认罪了可是卑职觉得他们似乎没有完成交待清楚还在隐瞒着什么。”王杰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杰若是再查下去事情可不是你我能担待得起了。”张信摇头苦笑说道虽然知道这些人幕后肯定还有黑手可是张信还没有这个魄力继续彻查他不会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把事情都查清楚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牵扯此事的人都一网打尽。

没有绝对的实力再追究下去的话只好害了自己说到底自己也是胆小怕事之人张信心中苦涩的想到脑中浮现绿绮娇美的面容。

“卑职明白了却不知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置苗茂一干人等。”王杰点头称是自然不会露出激愤的表情也非常理解张信为何这么做说到底如果没有张信在前撑着自己肯定不敢查这种案子。

“这时候朝廷诰令应该已经传到江南我没有离开江南成为钦差大臣的事情恐怕也瞒不下去。”张信喃喃自语眼睛突然一凝透出一股杀气淡声说道:“苗茂等人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不杀之难以服众传我之令明日午时在城南将苗茂等人斩示众以正国法。”

“卑职领命。”王杰拱手说道。

“了结这事后将这个消息连同苗茂等人的罪状通传江南各府以儆效尤。”张信吩咐说道让某些人有所警惕也是件好事免得他们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摭天。

事实证明张信地估计还是不够准确还没有等朝廷的邸报和常州府的事情传出张信成为巡视江南钦差大臣的消息已经从京城通过某些渠道迅传到一些人的耳中正当他们惊奇未定之时常州知府以及下属知县被张信斩地消息又传扬开来这下子江南官场彻底沸腾起来。

咒骂声埋怨声一片心虚之人自然非常紧张不安纷纷找人打听具体情况或者想方设法怎么应付张信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商议出一个结果来有些人就现自己治下地府县忽然出现一些莫明其妙的人。

这些人或者三五成群或者七八个人结伴而行出现地时候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衣服异常的华丽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百姓到地方后也不进城总是到一些乡间田里受灾现场去有时候还掏出纸笔写写画画地偶尔还会询问当地百姓几个问题。

一般都是家中受灾情况怎么衣食可是足够有没有死伤者若只是诸如此类的问题官员们也不太过在意可是他们最后还会问到受灾时官员出现没有或者事后有没有安抚民心救济百姓之类的敏感话题。

这下子只要不笨的官员都明白这些人来意肯定不简单有几个性急的官员派些衙役家丁去阻截盘查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予以理睬见到有人来后直接越上骏马扬鞭奔驰而去有时候因为地形原因走不了干脆直接把刀亮出来杀气腾腾的着那些家丁衙役。

那些衙役平时吓唬下百姓还行真要他们舞刀弄剑的那战斗力自然是极差一个人他们兴许还能对付可是人家七八个人聚集在一起面露狰狞手执利器的骑马奔过来只要是机灵人都会知道这些人惹不得根本不用他们威胁衙役们已经知机的闪开一条路。

这些人猖獗的行为持续几天后联想种种消息情报机警的官员已经明白他们的身份除了奉旨办差的锦衣卫谁还敢这么嚣张的行事风风火火毫无顾虑哪怕没有穿飞鱼服还是那么招摇似乎害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似的。

消息传出后只要有脑子还会思考的官员应该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了须臾之间江南沿海地区的各个受灾府县官员纷纷跑到受灾地区救济灾民安抚人心有时还会拉着灾民的手悲天悯人的做自我检讨最后誓言旦旦的保证一定善待灾民百姓帮助他们重建家园的百姓们心中虽还有疑虑但是到手粮食和药材总不会是假的哪怕还会想这么多纷纷欢呼雀跃的大叫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清官、好官……

百姓的拥护让官员们喜上眉梢不过飘飘然过后官员们清醒过来知道能否保住自己顶上乌纱的并非这些百姓而是钦差大臣张信但是让官员们感到不解的是自从处理完常州府的事情后无论官员们怎么费心打听都找不出张信的具体行踪。

当然具体行踪不清楚可是还知道一些蛛丝马迹的官员们也知道张信现在大概是在松江府地境内将这个情况推算出来后其他府县的官员松了口气而松江府上下官员却如临大敌最害怕张信听到一些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不约而同向各路关卡差役下令让他们密切注意过往来人只要现异于常人的队伍立即向上级汇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松江府的官员们也只能屈尊降贵亲自上山下乡为灾民们排忧解难了。

官员们十分不理解张信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行踪亮出自己的身份让大伙尽心服侍岂不是更妙难道真的准备对官员们赶尽杀绝不成想到这里官员们愤愤不平之余也感到有些惴惴不安更加卖力的救济灾民来。

松江府海边海浪潮起潮落波涛汹涌澎湃一浪接着一浪打在海边的岩崖上激起丈余多高的浪花水雾海潮退去大海似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大人前面不远处就是金山卫了。”感受着潮湿的海风远观遥不可测的大海王杰心中涌出一股豪气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定心情后王杰指着前面的一座建筑说道。

“去看看吧不知道卫所里的军户撒走没有。”张信微笑说道敏捷的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悠悠的朝前面走去。

“大人不准备再隐藏身份了?”回四顾之余王杰好奇询问道。

“刚才路过前面小镇关卡时从那差役惊喜交集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已经猜测出我的身份况且朝廷的诰令已经下来官员们早就有所防备再瞒下去也没意思。”张信不置可否的说道。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隐匿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