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惊怒

任乐安一听心中最后的一点疑虑马上打消了事情果然没有猜想的那么严重都说不会这么巧偏偏让张信遇到从那个地方来的灾民对于张信知道松江府遭灾的事情任乐安并不担心反正只要是沿海的省府县衙每年不知道遇到多少次风浪侵袭这种事情朝廷早已经知晓上不上报也无所谓了。

“大人话虽然是如此说可是沿海的百姓却不愿意离开家乡况且他们也习惯在那里劳作也不情愿贸然迁到他。”任乐安心里有些暗笑张信虽然明白一些世事可是说到底还是书生气十足什么事情都是想当然而为之根本不考虑实际不过任乐安也不愿意费力解释只是随意找了个借口说道。

“海波不平还是脚踏实地为好真是愚不可及啊。”张信叹道脸色却有些不自然在任乐安看来这应该是张信似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担心自己嘲笑的原故。

“大人所言极是江南松江、扬州、宁波等地没差几年就遇到大风大浪恐怕今年又是如此了。”任乐安点头说道:“到时说不定又要朝廷拨粮赈济了。”

“松江府遭遇海潮之事上报朝廷了没有?”在任乐安的提醒下张信似乎认识到什么连忙询问说道:“灾情虽然不算严重可百姓房屋毁坏不少应该尽快上报朝廷那让当地官府安抚民心啊。”

“大人不必担心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松江府的官员懂得怎么处理。”任乐安微笑安慰说道:“可能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忙着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呢。”

“如此甚好回京城之后我定要向皇上禀报此事。”张信认真说道:“只要当地官员真心安抚百姓为朝廷排忧解难皇上自然不吝封赏。”

“为官一任自然要安抚民生百姓。让皇上知道我等忠心即可赏赐就不必了。”任乐安连忙摆手说道却掩饰不住眼睛之中的得色。

与张信再聊一会之后任乐安找了个借口告辞在张信的礼送下慢慢的走出驿站坐上轿子后却不停的催促轿夫走快几步回到知府衙门之后匆匆走到后院。这里已经有不少官员在等候他的归来。

“任大人。怎么样他是否已经知道了。”见到任乐安回来之后还没有等他坐下就有几个官员追问起来。

任乐安并没有着急回答慢条斯理的坐下敲了敲了桌子众人不明就里纷纷疑惑的看着他。任乐安轻哼一声只好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刚才走得太急体力消耗太大他也有些口渴了。“任大人你快些说啊都快让我们急死了。”见到任乐安地动作差点没把其他人给气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喝茶啊纷纷催促起来。

“诸位同僚听我一言。”当然这么多人之中肯定也有聪明之人眼睛一转。马上明白怎么回事。只要是聪明人都是爱表现的这人自然也不例外。高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后这才故作高深说道:“如果我所料无差。此事只是虚惊一场。”

虽然这位仁兄换件衣裳再拿把羽毛扇子就与诸葛亮差不了多少但是众人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纷纷将目光再次转向任乐安让那爱现之人郁闷之极。

“张信已经知道了。”任乐安神情严肃的说道。

“什么!”有几人惊呼起来现在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张信将在江南的所见所闻向朝廷汇报这样的话就没有借口圆慌了。

“不行我要赶在张信之前写奏折向朝廷汇报请罪。”一人颇有急智瞬息之间马上就有了决定。

“不错就说我们是忙于赈灾才会一时疏忽大意的。”聪明之人自然大有人在“想必这时风潮海浪已经定息我们也可以回去了。”

“言之有理就这么办。”其他人也附和起来。

“不用着急任大人似乎还有话要说。”想学诸葛亮的那人还是比较细心的现任乐安还是那么淡定从容就知道事情还有下文。

待众人期待地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任乐安脸上绽出一丝笑容慢慢腾腾地举杯抿了一口茶这才淡然说道:“诸位大人不必着急张信只是知道松江府之事在本官的巧言妙语之下只以为是每年惯例的海波不平没有丝毫的怀疑。”

“太好了你何不早说害得我们担忧不已。”有人报怨说道随之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请罪说道:“任大人莫怪下官只是一情急多有冒犯还请恕罪。”

“关心则乱本府也可以理解。”任乐安大度的说道让那人感激涕零不已。

“其实诸位大可不必担心张信只不过是奉命督办织造而已让他知道此事又能怎么样他还没有这个权力对我等指手画脚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算是朝廷知道了也可以瞒天过海。”一人得意忘形的说道。

“那是那是。”这番话让不少人热血沸腾纷纷点头附和。当然也有少数人还有保持清醒轻声提醒说道:“话虽如此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惊动朝廷自然最好。”

众人马上冷静下来刚才的话也只能随意说说而已没有几人会当真地若是真的不畏惧朝廷追究责任的话为什么着急的去打听张信是否知情。

“张信还有几日就要起程回京了这段时间内诸位不能疏忽大意若是一些风言风语不慎传到他耳中待他回京城之后向朝廷汇报那可就麻烦了。”任乐安说道:“去给浙西的官员递个话让他们严防死守各路关卡没有路引证明之人绝对不许经过。”

“任大人说的是。不知道南畿那几府的官员是怎么办事的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居然让人跑到我们这边来了。”有人报怨说道。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再密的网也会有漏网之鱼地我们只要顾好自己这边就行杭州城外还好一些可是附近的几县已经出现不少流民了。”一人冷静的说道:“况且杭州人来人往地难保有人将消息在城内乱传。”

“还好张信平时里不喜外出我们还有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不过为了心防万一。”任乐安肃容说道:“本官决定。在他离开杭州之前。每日都到驿站去缠住他。”

狡猾的狐狸不少人心里暗骂起来这分明是借机去巴结皇帝地近臣还说地那么义正词严这样的差事谁都愿意啊。驿站之中张信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听取王杰的汇报。

“二十三日常州府靖江县大风雨。潮如海如是三日民庐倒塌漂没死者数万。”

“二十四日南畿及浙西数千里间上洋海啸邑无完屋。”

“二十五日吴江大风竟日太湖水高丈余。沿湖三十里内人畜屋庐漂溺无算。崇明飓风平地潮涌丈余庶民淹死无数流移外境者甚多。”后。你有什么感觉?”静静地听完王杰的汇报后张信沉默不语。半响之后轻吐一口气转头望向麦福。淡淡的询问起来。

麦福张口欲言准备说些灾民可怜自己激愤异常之类地话但是在张信地注视下麦福沉默了因为他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感觉哪怕是听闻有成千上万的人丧生了他心里依然没有半点反应可以用无动于衷来形容。

“没有丝毫感觉是吧。”张信冷嘲说道:“这些官员也是这样哪怕这些人就死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他们依然不会有一丝反应因为这些人与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凭什么为灾民的死伤心流泪只要自己平安无事顶上乌纱保住就好为何要管他人死活。”麦福和王杰默然安静的聆听张信继续嘲弄说道:“在这些汇报中我从来没有听到有提及官员们在灾难之时有何动作的既没有开仓放粮救济百姓也没有出面安抚灾民们的情绪更加没有与灾民们同甘共苦只听到在事之前见势不妙丢下自己治下百姓收拾细软逃离而去的消息真难为这些平时吃得肥头大耳地老爷们了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记得带上七八房小妾却因为家务繁忙忘记给百姓们贴出一张安民通告。”

“最让我感到不安的是。”张信冷笑起来:“为了不让我知道此事官老爷们真是煞费苦心啊派出兵丁还不够连官衙差役都出动去围睹乱民真是有心之极。”

麦福和王杰继续垂头聆听着不过两人心里都已经明白张信现在心里已经满肚子火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麦福以我的名义写一份奏折附上这份秘报让秘卫以最快的迅将奏折呈送给皇上。”泄之后张信心情缓和一些但是语气还是十分冰冷。

“请大人稍等。”麦福一听马上去准备笔墨纸砚片刻之后就将奏折递给张信张信随意浏览也没有修改之意直接盖上自己的印章。

“早知道的话向皇上求一道巡抚江南的圣旨现在又何必多此一举也不知道时间是否还来得及。”张信喃喃自语不知不觉中心里开始对权力渴望起来。

北京紫禁城乾清宫。

“张璁你的见解深合朕意。”朱厚点头赞许说道如白玉一般地脸上透出红润光泽可能是经常紧绷的原故原来柔和的脸颊略显几分生硬却更添成熟稳重之色明亮的眼睛偶尔射出几道精光真有些不怒而威的味道。

“这只是微臣一时之愚见还请皇上择善而从。”张璁恭敬说道心里却美滋滋地。经过自己多月来地努力终于让皇帝认识到自己并非只精通三礼而已对朝政还是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地。

在张璁心中崇礼之事只不过是自己得到皇帝赏识的门槛而已他无论如何也不甘心皇帝只把自己当成礼争顾问这样地角色张璁要证明给皇帝知道自己除了三礼之外还有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张璁不想一辈子都被别人当成邀功媚主的弄臣杨廷和、费宏他们才是自己的目标。

朱厚满意的点头。用朱笔在奏折上写上指示后。继续拿起另外一本奏折阅读起来而张璁也毕恭毕敬的站立着遇到皇帝咨询时这才快组织语言按照自己的理解回答皇帝的疑问就是这样一问一答时间过去大半个时辰张璁却丝毫不觉得劳累。反而更加显得神采奕奕精神振奋。

“哼”

这声音似乎是皇帝出来地张璁心中一惊悄悄抬头观望现朱厚脸色不愉地看着手中的奏折显然上奏折的内容惹怒朱厚了不过张璁左思右想却不知道皇帝为何生气这段时候朝廷虽然为兴献帝礼注之事偶有争执。但是总体来说还算平静皇帝大臣们也习惯这样的气氛就算是朝臣们争相上疏向皇帝谏言朱厚也不会动气的啊。

“张侍读在江南奉公守法尽职尽责的为朕督办织造之事。为何总是有人上疏参奏。”朱厚冷声说道。随手将奏折搁在一旁根本没有处理的意思。在朱厚看来这些折子所奏的内容纯粹是无中生有。造谣中伤。

“皇上息怒。”黄锦小心翼翼地说道。

“再过不久张侍读也该回京了他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吗?”朱厚脸色稍缓语气却一点也不客气。

对此张璁没有表自己的的意见自从张信下了江南之后江南各地的御史没少上奏折弹劾张信什么聚商惹事以势欺人与民争利的罪名数不胜数可是朱厚却从来没有理会过心情好的时候还批复一句大多情况下都是将奏折压下璁沉默片刻后忍不住好奇问道。

“纵容锦衣卫欺压百姓而且还贪污受贿。”朱厚冷笑说道。

“胡说八道。”张璁下意识的反驳说道虽然没有证实可是张璁还是收到一些风声的知道以张信的身家不须要接受别人地贿赂想要什么自己买即可。

朱厚轻轻点头正准备开口赞成时一个太监匆匆忙忙的奔了进来扑通跪下双手将一份奏折高举喘息未定说道:“皇上江南急报。”

不等朱厚示意黄锦已经走下台阶接过太监的奏折然后疾步走近龙案恭敬交给朱厚而此时张璁也知机的后退几步。

“可恨他们好大的胆子。”接过奏折看随意看了几眼朱厚地脸色慢慢事现凝重之色看完之后更是变得铁青起来。

“不杀之不足以泄朕心中之恨。”还没有等张璁和黄锦反应过来朱厚猛然一拍龙案愤然而起怒不可遏地吼叫起来。

见到皇帝龙颜大怒不只是张璁、黄锦乾清宫内其他宫女太监纷纷俯跪在地下心中惴惴不安的不敢抬头。

“黄锦去把几位内阁学士以及六部尚书都召进宫来。”可能是用力过度朱厚忽然觉得手掌传来阵阵地疼痛这让朱厚恢复几分清楚之意。

“微臣告退。”见黄锦匆匆离开之后张璁虽然十分好奇但是也明白后面的事情自己还没有资格参与只好趁机提出告辞。

“且慢。”朱厚阻止说道。

“皇上有何吩咐。”张璁心中一片狂喜难道说皇帝想让自己在旁听政不成?可惜朱厚地话如同给他浇了盆冷水张璁心中的火热瞬息消失得了无踪迹不过却感到分外的震惊错愕在朱厚的提醒下才清醒过来慌忙按照皇帝的吩咐行事。

浙江杭州城

“任乐安还赖在客厅不走吗?”张信皱眉说道。

“是的大人他执意要见大人一面。”王杰恭敬的说道。

“不是让你转告他我这两天偶染微恙。暂时不便待客吗?他怎么还不走啊。”张信抚额叹气带着几分无奈说道:“这几天都快要被他烦死了。”

“他说听闻大人身体不适所以特意带了数名杭州名医要为大人诊治。”王杰说道对此情况也没有办法。

“也不能怪他织造之事已经办完龙袍凤帔也已经做好而我却拖着不走若是易地而处我心中也有疑虑的。”张信轻声说道。

“任乐安现在就在外面等着大人地答复看情况如果今日他见不着大人的话。不会就此离去的。”王杰眼神一冷。拱手提议道:“如果大人不愿见他的话卑职可以让人把他们驱出客栈之外。”

“不能这样做不然他肯定会怀疑的。”张信摇头叹说道:“奏折上报这么久了却不见朝廷有半点动静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大人。”这时麦福垂头丧气走了进来行礼说道:“那任乐安已经认准了无论奴婢怎么劝说也不肯离开。”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王杰咬牙切齿说道:“由卑职出去警告他。就说他在外面吵闹不休已经打扰到大人的清静让他赶快离开。”

“可是人家在外面好言好语的说话也和和气气根本没有高声叫喊说他吵闹根本不合情理啊。”麦福反对说道。

“大人京城来讯。”正当三人讨论着该怎么把任乐安弄走之时一位客栈伙计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轻轻跪下将一个长形锦盒呈向张信。

“你先出去吧。”拿过锦盒后。张信和颜悦色地说道伙计恭敬点头四顾无人注意之后悄悄离开这里。

轻手将锦盒打开里面装着一个明黄色地卷轴。张信眼睛露出喜悦之色。摊开卷轴仔细起来脸上兴奋之色更加浓郁起来。

“恭喜大人。”麦福和王杰站在一旁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对视一眼后。立即异口同声的对张信拱手道贺起来。

“积蓄许久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张信微笑说道可是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语气更是显得冰冷之极。

“卑职马上召集浙江大小官员过来。”王杰拱手说道心里却兴奋异常。

“确实是应该召集他们不过却不是为了此事。”张信摇头摆手道:“你出去告诉任乐安一声就说我几天的休养身体已经无恙谢谢他的关心而且因为我的原因已经在杭州多留了数日这让我心中不安之极所以决定明日就起程回京。”

“大人要回京城!”王杰惊讶之极随后露出了然的表情微笑朝张信一礼匆匆走出房外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任乐安。

翌日清晨杭州城外河渡前五艘皇家大船已经一字形地摆列着船工们正在忙碌着做最好的调整岸边的纤夫们也做好准备整齐有序的站在岸边个个摩拳擦掌将身体活动开来一会好使劲推船进河中。

“谢谢各位大人的盛情相送时辰已然不早我也该起程了。”河风徐缓拂过宽大的衣袍随风而动谁都可以看出张信脸上透出几分不自然的苍白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加显得身体虑弱种种迹象表明张信分明是大病初愈。

“张侍读身体不适还是快些进上船吧。”麦福在一旁关心说道。

“麦公公所言甚是。”任乐安点头说道:“况且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也不能因为我等的矫情而让张大人再次染上病恙。”

其他官员自然纷纷附和赞成心中巴不得张信赶快上船起帆不过表面上个个却是一脸不舍地模样口中还不时说些不要走多留几日之类的虚话。

在一片恭送声中张信虚弱的悠悠上船不时还要人在旁扶一上把花费不少时间这才安然登上船板轻轻向岸边的众人挥手示意后慢吞吞的消息在船舱里。

“起锚扬帆。”一位船工站在舷梯上大吼起来顿时之间河岸和船上一片忙碌地景象船工们忙着收拾缆绳拉起沉重地铁锚而岸上的纤夫却在头目地么喝下一起用力将大船推进河水之中。

不久之后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五艘大船安稳的落入河中央位置几声鸣响之后浩浩荡荡地朝北方驶去。中午还有一章。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惊怒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