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回京

“你也知道啊不知会朝廷一声就砍下一个四品知府的脑袋不知道有多少御史参你专权、擅杀如果不是皇上护着你而且费学士也在旁为你说上几句好话恐怕现在你真的有麻烦了。”李时叹气说道。

“宗易兄你没有目睹常州的情况不然你也会愤然的。”张信认真说道:“如果还可以重来一次的话我一样会这样做。”

“见到灾民们的情况后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这些贪官污吏确实该杀。”李时赞成说道隐瞒灾情不报趁机夺取百姓财物田地射杀前来求助的百姓无论是哪一条都足以将他们砍杀抄家配。

“宗易兄不是我妄加诽谤只是有些朝廷的大臣们长年身居高位恐怕早就已经忘却民间疾苦丝毫不理会百姓的死活只关心自己的前程。”张信低声鄙视起来。

“子诚这话你可不能乱说。”李时小心翼翼的说道。

“本来就是如此江南灾情如此严重不思为皇上分忧安置灾民百姓却还在为兴献帝仪注名份争论不休简直就是本末倒置。”张信愤然说道自己将这件事情都上报这么久了现在才运来粮食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死去他们有闭心有精力作口舌之争还不如多把心思放在赈灾上面。

李时苦笑不知道怎么回应张信沉默片刻之后才肃容说道:“子诚皇上口谕让你放下江南之事。尽快回京。”

“微臣遵旨。”张信站起朝北拱手随后坐下轻松说道:“既然宗易兄已经来到江南赈济灾民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我自然也该回京了正好能赶上皇上大婚。”

“子诚好运气可惜我只能错过了。”李时叹气说道似乎非常遗憾。

“宗易兄不用泄气等你回京城之后。我会把当天盛况为你转述一遍的。”张信微笑说道心中还真有几分急切不知道绿绮是否平安到家了当初为了掩人耳目张信悄然在常州附近下岸后毕竟皇家船队实在太引人注目况且时间紧迫。宫里急用绸缎也耽搁不得干脆让五艘大船先行回京。

考虑到巡视各地的辛苦张信自然不能让绿绮一同随行极力劝慰之后善解人意的绿绮这才答应下来虽然说有6炳和一些锦衣卫在旁保护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可是在没有确认之前。张信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那就要谢谢子诚了。”李时笑道。

两人聊了一些趣事之后见天色逐渐暗淡已然夜深人静也就相互告别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毕竟李时劳累了一天刚才宴会之时虽然没有贪杯多喝可是在苏州官员们地热情敬酒之下还是有几分醉意的。根本没有精神和张信秉烛夜谈。

翌日清晨当李时宣布张信准备回京复命后苏州府的官员心中高兴不已虽然这么久没有再见张信处置过任何官员可是前车之鉴就是眼前。谁敢放松警惕。要知道那些锦衣卫还在各府县盘旋着呢官员们不是笨蛋。一想就知道是张信授意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巴不得张信赶快回京。

“志辅有兴趣随我进京城吗?”客厅之中张信微笑询问起来。

因为张信从来没有摆过架子所以俞大猷在他面前也放得很开哪怕张信就坐在自己的对面俞大猷也没有太多的拘谨可这回闻言却着实椤住了以俞大猷的聪明才智自然能听出张信言下之意来可是他从来没有过这个心里准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回复张信只好在一旁默默不语似乎在权衡其中的利弊。

“俞兄弟只要你答应一声到京城之后锦衣卫之中自然会有你一席之地。”知道俞大猷祖上是跟太祖皇帝打江山地有功之臣王杰对他自然另眼相看而且见他身手不错而且待人有礼心中也有几分爱才之心见到张信似乎有意招揽俞大猷王杰当然也要在一旁帮衬起来。

“志辅你早晚要继承祖上百户之职只不过没有经过考核而已依我来看以你的能力承袭百户那是理所当然的。”张信微笑说道言下之意不言而喻虽然说军户官职世代相传可是也要经过兵部考核的如果没有通过考核的话那么就得不到应有的俸禄和待遇。

俞大猷心动了虽说他的祖上跟从朱元璋打天下以开国功臣袭泉州卫百户官但是传至其父时已历五代与其他军户一样家中早已不复当年地辉煌俞大猷也是自幼家贫靠母亲杨氏编网和亲友资助勤学不辍自从父亲死后向为家中的男丁俞大猷只能支撑起这个家来。

想到家中的清贫情况白苍苍的母亲俞大猷心中一颤正欲开口答应下来可是却忽然迟疑起来听张信的意思让是自己进锦衣卫任职可是大明上下谁都知道锦衣卫的名声若是家中的亲人好友知道自己成为锦衣卫那么他们将如何看待自己。

“志辅你不必急着回答我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张信微笑说道。

“大人在下告退。”俞大猷拱手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挣扎之色离去。

“这个俞大猷真是不识好歹随大人进京即可保他前程有什么好犹豫的。”王杰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锦衣卫地名声太差了。”白了王杰一眼张信悠悠的回房准备走人了当然要收拾好行李。

两日后苏州城外河渡前。李时携着苏州府上下官员礼送张信起航回京。

虽然说皇家船队已经率先运绸缎走了可是以张信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用自己直说苏州府的官员们已经为他准备好一艘豪华地大船而且还备了划桨百多百船工就是希望张信一路顺风早点离开江南之地。

“宗易兄小弟告辞了。来日京城再见。”甲板之上张信轻笑挥手轻快的走进船舱。

在船工的指挥下大船很快就起锚扬帆见到大船真的消失在北方天际苏州府的官员们却没有感到多大地喜悦眼前还有一位钦差要应付。在还没有了解这位钦差的性情脾气之前他们还要继续绞尽脑汁呢。

“王杰随行的护卫安置好了没有?”船舱一晃动张信就明白这是起程了心中也有一些喜悦随口询问起来。

“已经安排妥当。”王杰神态自若地说道待在江南的这段时间里经常乘风破浪地王杰早就已经习惯船上地摇晃。丝毫没有开始下江南时眩晕的感觉。

“志辅最后还是出现真是可惜了。”张信叹气说道船都已经起航了而俞大猷却没有露面。

“俞兄弟说家中还有年迈地母亲要尽孝只能辜负大人的一番心意了。”王杰也在一旁叹息起来为俞大猷放弃这么好地机会感到可惜之极。

“算了以他的才华日后早晚要进京的。到时候看他怎么躲。”张信一笑也没有再计较下去而且问起其他事情来:“王杰保山村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虽然表面上不在意可是张信还是惦记着。回到杭州的时候早就暗暗派人去调查那里的情况了。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一时之间也抽不出时间来理会这件事情而已。

“根据杭州锦衣卫都司罗纪探回来的消息说。事情与海匪有关这两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海匪经常前去骚扰保山村那一带的地区保山村的村民担心害怕之下决心迁移到其他地方去上虞县令害怕负上安民不利地罪责这才隐瞒起来决口不提此事。”王杰回答道。

“原来如此。”张信轻轻点头偏头问道:“王杰你觉得事情真是这样吗?”

“卑职自然不相信这分明就是借口虽然东海匪徒侵扰繁多但是卑职从来没有听说哪个村子因为这个原因到背井离乡迁到他处的。”王杰冷笑说道。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信点头古代的乡土观念可不是一般的固执除非村子的人都死绝了不然肯定有人要留在村子之中。

“保山村的村民是被上虞知县下令强行迁移他处的。”王杰说道。

“原因是什么?”张信淡然问道。

“保山村不远处有个梁湖村村子就在海边这两年经常有货船从这里起航一去就要数月才回而且有商人商队在那里集聚。”王杰回答说道:“就是在那时起梁湖村附近的几个村子经常受到海匪地骚扰但是这些海匪从来不伤人性命也不夺人财物不过总是闹得村民不得安宁上报县衙后知县以安全为由下令让他们迁移。”

“那些村民们迁去哪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张信问道虽然王杰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张信也明白让一群祖辈都生活在村子之中的人离开自己熟悉的乡土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在官府的高压之下什么矛盾冲突都只能消逝无踪。

“迁出时县衙每户人家给了三两银子路费把村民们迁到上虞最偏远地太平山一带任其开荒垦田。”王杰说道。

张信沉默不语起身向船舱外走去此时船已经驶进太湖望着绿油油地湖水清风徐徐拂面张信轻闻清新的气息认真地对一旁的王杰说道:“王杰江南是个好地方我还会回来地。”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回京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