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旧识

“那些倭寇一般是在什么时候活动的?多久就上岸劫掠一次?”张信问道。

“一般是在三月份到八月份这段时间倭寇们活动极为频繁不过他们一般劫掠一番之后要等到第二年才再次前来。”俞大猷冷笑说道:“知道倭寇们的活动规律那些军卫和当地驻守官员们更加过份了看到倭寇的船后根本为中积极予以抵挡而是借故离开避战变相纵容倭寇劫掠百姓长此下去倭寇们自然横行无忌再也不把防海水师放在眼里。”

张信并没有感到愤恨只是觉得深深的无奈当年郑和曾说过:“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来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上。一旦他国之君夺得海洋华夏危矣。我国舰队战无不胜可用置于扩大通商制服异域使其不敢觊觎海洋。”

可惜像郑和这样有战略眼光的人才毕竟很少大明的君臣们只见到从海外带回来的奇珍异宝只想到万国来朝的盛事只知道七次下西洋国库耗费臣大只懂得朝贡贸易从来没有自由经商的概念从来没有受到过海外的威胁他们自然不会重视海防。

使得在全盛时期拥有数千艘战舰称雄南洋的大明水师精锐军卫现在却变成连十几个海盗都可以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渔民他们现在恐怕只会懂得出海打鱼连战舰都不知道怎么操控更加别说打海战了。

当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无论大明的海防力量怎么薄弱但是根基却摆在那里。只要将领使用得当使用人海战术。以多欺少将一些海盗驱赶出去还是可以的取得几场胜利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而已。

“那些海匪是怎么回事?”沉默片刻张信继续问道。

“海匪原本也是当地的乡民渔夫后来被倭寇掳去因为熟悉地形。所以倭寇们并没有杀死他们后来成为倭寇们的帮凶带着倭寇在各地掳掠待倭寇们离去之后将劫来地财物分给他们一些。”俞大猷苦笑说道:“财帛动人心这些人干脆也做起了海匪倭寇来了就与其勾结在一起倭寇离开之后。就单独行事为祸百姓。”

当然俞大猷说的情况未必属实有些人之所以沦落成为海盗也是因为实在是活不下去干脆铤而走险做起了无本地买卖与其他落草为寇的山贼也没有什么区别。

“一群忘祖弃宗的混帐东西。”张信大骂起来对于当地乡民当海盗张信并不在意。反正因为种种原因沦落为匪的人多如牛毛也不差这些人可是他们不应该和倭寇勾结在一起一同祸害自己国家的百姓深受十几二十年国家民族观念教育的张信。对这样的行径自然是痛恨不已。

这样俞大猷感到有些糊涂。刚才听到倭寇烧杀掳掠张信都没有这么激动怎么一听到海盗地情况就大脾气。不过虽然不明白但是俞大猷却深深点头表示赞成。如果没有这些熟悉地形的人引路倭寇之患可能会轻一些相对而言为虎作伥的人更加该死。

将沿海的情况都了解清楚之后张信并没有多说什么而俞大猷也识趣的告退而去而独处的张信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大人一路走好。”

两天后的清晨松江府的大小官员在城门外有序站好面带微笑地拱手行礼张信准备要离开了他们的心情自然格外舒畅虽然这几天张信并没有训斥他们或者明确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是在松江府的官员们看来张信就是悬挂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与其留在身边不如赶快离开去祸害别人吧。

“志辅才几天你就要走了我还想与你讨论一下王学和闽学之间的差异呢。”徐阶遗憾的说道他是王守仁心学的支持者而俞大猷从小就师承闽学对王学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这几天两人针对这两个学术讨论得非常激烈不过可能是年轻单纯地原故两人虽然意见不同可是经过辩论之后交情反而更加深厚起来。

因为两人都是在驿站争论的张信不时见到这个场景得知徐阶的姓名情况后张信自然不会大惊小怪的江南名人众多偶然遇上也不是奇怪之事相对来说张信更加在意的是两人虽然意见不同却能和平相处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两者相比之下朝廷之中地纷争就显得功利许多不再是纯粹地观念之争了。

“我想亲自了解一下各地的灾情情况而且张大人邀我同行我也不便推脱。”俞大猷有些歉意说道。

“真羡慕你我是想去可是聂知县也不让。”徐阶摇头叹气起来。

“你明年就要准备参加制试了聂大人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俞大猷微笑说道心中何尝不羡慕徐阶有这个机会可是自己是军户出身注定要继承先祖之位参加科考地念头早民已经被打消了。

“我自然明白可是心有不甘啊。”徐阶轻叹一声从小背负父母及乡邻期待的他身上没有压力才怪。

“放心到时候我会给你修书地。”俞大猷看看了已经起程的队伍连忙微笑拱手行礼说道:“子升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一路保重啊。”徐阶也爽快的回礼又不是什么伤离死别的两人自然不会作哭啼之状一礼之后两人洒然挥别。

大半个月后苏州府城门前一干官员们早早就来到这里等候钦差大臣的到来鞭炮乐队也已经准备妥当乡绅百姓也召集起来了。

不久之后从远从走来一支队伍前面有百多锦衣卫在开路后面还有数百衙役在保驾护航中间自然是一顶装饰华丽的轿子慢慢的奔着城门方向而来接近城门之时百多锦衣卫威严而整齐的分列站好十分恰巧的挡在城门官员们的跟前。

“下官苏州知府马文焕见过钦差大人。”见到轿子停下之后官员们自觉的正好官帽官服在为官员的带领下恭敬的行礼拜道。

“起来吧。”轿子之中传来和煦的声音而在一旁边服侍的轿夫们也非常知机的掀开轿帘将里面之人扶了出来。

“李大人辛苦了城中已经备好驱乏茶水请李大人移驾。”马文焕向前迈了几步来到钦差前面客气的引手说道。

“张侍读如今在何处?”钦差李大人轻微点头随后询问说道:“皇上有口谕命本官带给张侍读。”

“张大人也在城中驿站恭候李大人。”马文焕答道心中却有些惶恐朝廷两个钦差都来到苏州府怎么接待也成问题。

“马大人在前面引路吧。”李大人似乎也有一丝迫切之意随意和其他官员寒喧问候几句马上急着进城了。

马文焕自然不敢有所异议客客气气的在前面带路不久之后就到来一座豪华富丽的府邸园子畅通无阻的进去内宅之后张信已然微笑的迎了过来。

“宗易兄你可来晚了知道你下江南后我可是一直盼着你来呢。”这并不是客气虚言知道朝廷已经商议好让李时带着粮食下江南赈灾之后张信可是分外的高兴数着黄历看李时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知道你在苏州我可是马不停蹄的奔了过来连茶水都没有喝上一口你还嫌晚啊早知道我就在扬州多待几天。”仔细打量张信后李时心中顿时舒了口气满面微笑的打趣起来。

“知道你会如此说我早就已经被好酒宴就等你来了。”张信轻笑说道知道李时在扬州是办正事数百船的粮食等着他分配到各府县呢本来打算亲自过去的可是却收到李时已经前来的消息张信也只好作罢懒得再跑一躺了。

见到两位钦差大臣和睦相处在场的官员纷纷放松下来不约而同的拥着他们到后园之中落席坐好这里自然已经准备好酒宴以及助兴的歌舞直到傍晚时分酒宴这才散去苏州的官员们纷纷告退离去而李时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

“子诚见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前些时候听到你遇刺的消息传闻你身受重伤我心里可是担忧不已。”李时拍着胸口说道。

“这是哪个家伙造的谣啊当时我可是毫无损的怎么传到京城就变得身负重伤了。”张信有些哭笑不得还好没有说自己受伤死了不然在已经安然到达京城的绿绮肯定忧心不已。

“谁知道反正消息就是这么说的皇上听闻后也忧虑不已立即传下圣旨让我下江南接替你好让你回京城休养诊治。”李时说道语气之中带有几分羡慕什么时候皇上也这般恩宠自己那自己了不往此生了。

“我说怎么我这个钦差还没有当上多久朝廷又派一个钦差下来害得我以为皇上不满意我在江南的所作所为准备命我回京治罪呢。”张信玩笑似的说道。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旧识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