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海防

华亭从前是海边的小驿站后来经过展逐渐成为府县之地松江府衙门就设在华亭县城之内所以当一行人到达华亭县城之时松江知府已经带着一帮官吏在城门外等候见到聂豹之后连忙迎了上去。

“见过钦差大人。”在聂豹的暗示下众官员连忙来到张信前面行礼起来。

“先进城再说吧。”张信轻轻点头看见渐多的百姓觉得没有必然留在这里让人围观而且受伤的锦衣卫们也要赶快让大夫诊治。

松江知府自然没有异议朝旁边的官吏使了个眼色走在张信前面引起路来而这时经过官吏的提示附近早已经准备好的鼓手锣队立即奏起乐来显得有几分喜庆之色。

转眼之间众人到了府衙王杰他们早就有官员知机的引他们去找大夫诊治了进了后堂之后张信自然是坐在上而其他官员按品秩高低有序的分开坐好待仆役奉茶上来分好退下之后见到张信并无开口之时官员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气氛沉闷起来。

“松江府的灾情怎么样?”经历诸多亏场面张信早就学会在众多官员面前坦然自若的喝茶做作这样不紧可以掩饰自己的心思而且还能让舒缓自己的情绪仔细品味下不算上乘的茶水后张信这才悠悠的询问起来。

“启禀大人此次风潮严重之极松江府七县之**有五县遭此劫难有近万百姓被迫背井离乡避难他处。”谁知道这些天张信在松江府境内打听到什么松江知府自然不敢有所欺瞒详细的把松江府的受灾情况告诉张信。心中还不断庆幸自己吸取教训料到可能会有这个情况所以早早就做好准备不然张信问话下来自己却毫不知情那岂不是落实自己玩忽职守没有作为的事实。

“各县的灾民可安置妥当。”张信满意的点头。不管松江知府是否提前做好准备但起码他对自己治下的情况还算了解。

“风潮过后下官就吩咐各县衙极力安置百姓。救助死伤者可是松江府粮银有限虽然诸位同僚努力赈灾可是见效甚微每日还是有百姓逝去下官心中也在为此愁呢。”松江知府悲叹说道。

“朝廷赈灾的粮银已经从京城出不久之后就到你们再坚持一下。”张信知道松江知府没有说假话。但是自己也不可能凭空变出粮食来只好无奈地说些虚话来松江府官员们自然连声答应见到张信并无不满之意悬挂的心顿时安稳下来。

再询问几个关于灾民的情况见到官员们的答上来了虽然不知真假但是张信还是给予他们口头上的赞许待官员们露出笑容之后。张信自然顺势提出明日要前去巡视灾民松江府上下官员虽然不怎么情愿不过也不敢有所异议。

“那就这样吧。”张信微笑点头站了起来准备前去探视王杰他们。

官员们连忙起身相送将张信等人安置在驿站之后。也没有就此散去。而是返回府衙继续商议起来钦差的行踪是找到了。可是怎么接待也是个问题。

“遭遇行刺!”松江知府惊呼道刚才见到那些受伤的护卫。他心中就觉得奇怪了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

“还好钦差大人平安无事不然我等就完了。”一个官员拍胸吁气说道。

“聂知县你可知道是何人所为?”松江知府追问道心中却浮想联翩。

“下官还没有说完呢。”被人打断让聂豹心有满但也不能表现出来轻轻报怨一声后继续将自己知道地情况说了出来。

“意外?”官员们有些惊讶随即庆幸说道:“幸好只是意外。”

“既然钦差大人也不再追究那我们也不用多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松江知府自然不希多再给自己惹麻烦不过还是决定说道:“待会从府衙挑出一百衙役吩咐下去无论钦差大人要去哪里他们必须随行左右。”

张信隐瞒行踪之前他在自己境内出现意外还有话说可是如今却不行保护钦差安全的责任自然已经落到松江府身上如果不是衙役人数不够多的话松江知府恨不得再多派二百人前去为钦差护行保驾呢。

“明日钦差准备巡视灾情你们打算如何应对?”将命令传达出去后松江知府心中稍字但是想起张信刚才地提议心中却十分烦躁。

虽然松江府的官员在绞尽脑汁的商量明天该怎么让钦差满意但是却没有忘记给江南的各地的地官府去张信身在松江的消息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不少官员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而当张信遇袭的情况一同传来时某些人大失所望大骂贼人无能如果张信有什么意外地话那么岂不是高枕无忧了。

第二天事实证明松江府的官员白担心了张信虽然说是巡察不过是只随便走走而已大致看清楚灾民们集中居住的情况还有口粮的放以及伤都是否得到及时救助没有询问灾民们任何问题也不去打听灾民对官员的评价如何走了一圈就回城这让松江府的官员们大为懊恼昨天商议那么久刻意的安排一样也没派上用场感到庆幸之余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甘的。

“大人刚才……。”打官员们离去回到驿站之后现一些弄虚作假端倪的俞大猷忍不住提醒张信说道。

“刚才我们看到地都是假象是松江官员早就安排好的。”张信打断说道脸上却没有显现被愚弄时生气的表情。

“大人既然知道为何称赞他们办事得力尽心救济灾民还要上奏为他们请功。”俞大猷感到非常的困惑。

“那你说我该如何行事啊?”张信饶有兴趣的问道从来没有想过俞大猷也有年轻热血地时候。

“大人应该查明情况如果松江府官员真地犯下过错再依律予以惩处。”俞大猷理所当然的认为对于触犯大明律地官员绝对不能姑息不然受苦的只能是当地百姓。

“如果那些官员真地如你所说都是犯下革职砍头之罪那我将他们全部惩处之后松江府上下必然人心惶惶到那个时候谁来救助灾民。”张信叹气说道古代的交通实在是不方便不然无论那些官员出了什么问题马上就有人可以顶上如今却是不行等一个补缺的官员从北京赶到这里恐怕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

俞大猷沉默不语虽然心中不认同张信的行为不过也承认张信说的有道理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志辅过两天我就要到浙西受灾的府县查看当地的情况你是否愿意与我同行。”张信淡笑问道多走动一下也好震慑那些官员那怕是在做表面文章起码对灾民而言有一口饭吃可能就能保住一条性命啊。

俞大猷欣然答应只不过心里却憋得慌总是记得张信说要向自己请教的事情不明白张信到底想询问自己什么但是张信似乎已经忘记这回事来到府城之后根本没有再提及而俞大猷也不好明说只好把话憋在心里。

“志辅你家住在泉州听说那里时常遭到倭寇和海匪的侵扰你能和我说下他们的情况吗?”看出俞大猷心中的疑虑张信终于开口问起自己想要了解的情况虽然已经命令手下收集这些情报可是张信还是想亲耳听到一个住在沿海地区可能还是当事人的描述这样可能会更加直观的了解这里的情况。

“倭寇他们不是人是一群畜生。”俞大猷似乎回忆起什么双手握紧拳头手腕上的青筋迸起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说道。

烧杀虏掠无恶不作以杀人取乐每当风平浪静之时总是驾驶着八幡船嚣张的在东海沿海各地靠岸在村镇之内肆虐的劫掠然后满载而归留下被火烧烬的疮痍之地和丧生亲人的哭泣。

“沿海各地的卫所海防已经空虚盈弱到这个地步了吗?倭寇如此猖獗他们却毫无动作。”早就有心里准备的张信安静的听完俞大猷的述说等他情绪稍微稳定之后这才轻声问道。

想当年明朝建国之初朱元璋可是极度重视沿海防卫的而在永乐年间更甚郑和七次出海的壮举表明大明水师的力量在当时堪称世界第一也不为过现在才过百来年时间而已却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了这让张信心里悲凉之极。

“粮饷不济军户逃亡士气低落剩余的兵丁衣食无着漫无纪律军官只知道盘剥士兵克扣军饷不知作战官兵视若仇敌这样如何能抵挡倭寇啊。”俞大猷愤然说道:“况且倭寇火器精良卫所军户们吃过几次亏后倭寇一来畏战如虎根本无心抵制。”

张信默然叹气刚才在城外巡视的时候他特意经过金山卫临时驻扎的军营现军卫情况比俞大猷说的更加差诺大的军营之中见不到有人的操练只有寥寥几个人懒洋洋的在军营前站哨面呈无精打采的神情这样的军卫能打仗才怪。(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qidian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海防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