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训诫

驿站客厅茶几上摆放着两杯还冒着升腾热气的清茶轻淡的水雾气袅袅弥漫随之飘荡在半空之中瞬息消失不见。

“麦福啊这龙井味道不错似乎和贺平珍藏的不相上下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轻轻朝杯子吹了口气张信微微笑道。

“自然是贺……奴婢在商铺买的。”麦福眼睛一转露出笑容说道。

“哪家商铺这么厉害居然连贡品龙井茶都有出售明日记得和王杰说一声让他派人前去查个究竟。”张信轻笑道:“如果属实的话让他给我买几斤回来回京城之后我也好给亲朋好友送去一些。”

“大人那家商铺仅存的一两茶叶已经让奴婢给买了不用劳烦王百户了吧。”麦福脸色有些苦。

“麦福你不知道那些商人奸滑得很其实店里可能还有十斤八斤的却告诉你只剩下几两而已。”张信笑道:“你在哪家店买的到时让王杰探查清楚就知道了。”

“奴婢那天在街上随意闲逛具体是哪家店也记不清了。”麦福小心翼翼的说道。

“忘了也没有关系找随行之人来询问一下就清楚了。”张信随意说道抿了口杯子中的茶水仔细的品味起来。

“大人恕罪其实这茶是贺平送的奴婢一时糊弄就收下了。”随行的锦衣卫可不会听自己的麦福连忙起身惶恐请罪起来。

“说实话不就成了吗?为何想欺瞒我啊。”张信微笑说道。

“奴婢是怕大人将此事告诉皇上。”麦福吞吞吐吐的说道要知道现在的皇帝可不比先帝对待内侍可是异样严厉的让皇帝知道这件事情自己还不死定了况且自己收下可不只是几两茶叶而已。

“既然你知道那么还敢犯下这种错误。”张信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奴婢知错了。”麦福扑通跪倒在地。使劲的磕头起来不是麦福良心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向张信坦白只是刚才见到从客厅之外走进来几个锦衣卫手里还拿着一些物证麦福马上知道事情由不得自己否认自然十分坦诚起来。

“麦福这几人你认识吧。”张信轻轻问道。

“奴婢自然认得。”麦福点头说道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的每日都以保护自己安全为理由。寸步不离地紧跟随自己他当然不会忘记原来还以为他们是在讨好自己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奸细亏自己还分给他们好处呢。

“你现在是不是很恨他们拿了你的好处却没有替你保守秘密。”张信微笑说道:“是不是想事后再找他们算帐啊。”

“奴婢不敢。”麦福心里一惊。连忙垂头说道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不知道张信会怎么处置自己有没有以后还是未知之数哪里还有心情再怨恨别人啊。

“不是不敢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张信冷声说道:“恐怕现在就在想怎么逃脱关系然后再报复呢。”

“奴婢绝无此心请大人明鉴啊。”麦福悲叫道。眼泪都流出来了张信这样说岂不是想将自己置于死地。

“大人这是怎么了?”麦福的叫声立即惊动客栈里地人纷纷跑了进来。见到这个情况。王杰连忙问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在处理点事情。”张信轻描淡写的说道。

“围在这里干什么。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王杰轻轻点头随后朝涌进来的锦衣卫训斥说道。须臾之间还稍微显得有些拥挤的客厅立即空荡荡的。

“大人饶命啊。”麦福泣不成声的说道暗恨自己为什么经不住诱惑把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

“麦福我回到杭州已经这么久了如果你真有悔过之意的话应该早就向我汇报这些事情了可是我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张信摇头说道。

“大人奴婢是被鬼迷住了心窍稀里糊涂之下才做出这等事情来请大人开恩啊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听出张信语气似乎有些松动麦福连忙哀求起来。

“麦福在杭州城期间你一共收了四次礼物其中贺平和汪阳地暂且不提还有就是任乐安送你一尊玉佛以及锦衣卫都司送你一双银筷子我说的对吧。”张信问道。

“大人说的没错。”麦福脸色有些死灰心里恨死那些给自己送礼物的人当然也怨那些出卖自己的人。

“玉佛和银筷价值五百两左右按照太祖皇帝当年定下的规矩赃至六十两以上者枭示众仍剥皮实草。”张信说道心里却暗暗叹气财帛动人心不要说麦福了就连自己都不能做到清正廉洁朱元璋定下地规矩是好的可是却有些不现实。

在场的众人心中凛然麦福的眼睛里透出绝望几个锦衣卫的脸色也有些不正常起来若是按这个标准执法的话他们没有几个能活。

“幸好你还没有糊涂透顶什么东西能拿什么东西不能拿还分得清楚这段时间杭州城里的官绅没少往驿站里送礼你都退了回去。”张信轻轻说道:“还有昨天那几个商人要送你珍宝这价值可是不菲啊你怎么给拒绝了。”

“奴婢虽然糊涂但也知道那些东西是拿不得的。”看到张信语气不再严厉麦福心中泛起希望知道保命地机会就在眼前慌忙解释说道:“那几个商人是为竞拍之事而来的居然想让奴婢给他们说好话而且还想贿赂大人这等事情奴婢决然是不能做的。”

“你还算聪明贺平这汪阳和罗都司都是自己人互相之间的礼尚往来我也能睁只眼闭只眼可是任乐安的玉佛你怎么能收下呢。”张信板着脸说道。这话让在场地锦衣卫心中顿时松了口气麦福脸色更是恢复几分血色。

“大人奴婢素闻兴国太后她老人家平日里尊崇礼佛。当时任乐安让人送来那尊玉佛时奴婢本来想退了回去但是看到那形象逼真地玉佛时也就动了回京之后孝敬兴国太后的念头所以就糊涂地收下了。”麦福解释说道心里依然惶恐不安不然自己这个解释是否能让张信感到满意。

“你动机故然是好的可是也不想清楚。皇宫大内里什么佛像没有况且兴国太后生性简朴平时礼拜地佛尊都是用木料雕制而成地认为金佛玉佛太过奢侈有违佛家本意从来都是不用的。恐怕你贸然将玉佛呈上必将受到兴国太后的训斥。”张信训斥说道。

“是奴婢糊涂啊。”麦福连连说道可怜兮兮的看着张信知道事情还没算完张信肯定还有下文。

“起来吧明日将玉佛退回去这事就此了结。”张信挥手说道:“你还没有彻底利欲熏心我可以私下做主饶了你一回。”

“大人……。”麦福喜极而泣。心中非常庆幸自己因为种种顾虑没有轻易接收各个官绅送来的礼物这才平安的保住小命。

“此事下不为例麦福你可要引以为戒啊。”张信沉声说道。心中苦笑。自己都不能做到清明如水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清廉。况且在这个时代肃贪只能是个笑话。如果真拿洪武时期的标准要求现在的官员恐怕大明朝廷有九成官员要掉脑袋余下地那成大部分是没有机会贪污的一千个官员之中未必有一个是清官。

麦福连连点头眼泪却收止不住不停的往下流他心里明白张信刚才可不是在吓唬自己当初处决几个内帑太监的时候宫里的太监都被叫到前去观看行刑的那刀起刀落地情形到如今他还记忆犹新麦福可不想自己也会如此。

“王杰扶他起来坐下吧。”张信说道。

听到吩咐王杰连忙上前准备将麦福扶起来却现麦福全身非常僵硬费了几分力气这才把他搀扶起来而麦福也觉得自己全身都不听自己使唤只觉身上空荡荡的想用力却感到一阵虚好像全身的力气已经被抽空似的坐在椅子之后麦福这才恢复一些精力。

“麦福有件事情想问你。”张信说道:“你知道昨天那几个商人的来路吗?”

“奴婢不知道他们是拿着任乐安的贴子求见的如果不是这样奴婢恐怕也不会接见他们。”麦福小心翼翼的说道再度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利令智昏贸然接受那些珠宝不然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人头落地哪里还能开口说话啊。

“能请动任乐安亲自为其说项肯定也有几分实力只不过有一点让我非常奇怪。”张信皱眉说道:“他们准备送给我地礼物价值似乎远远出二千匹绸缎就算我答应他们参加这次竞拍一来一回明显是无利可得他们到底是图个什么?”

“大人的意思是那几个商人有问题。”王杰眼睛一亮连忙说道:“卑职马上就去彻查此事一定将那几人的来历查实清楚。”

“好的我也想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张信微笑说道:“不逐利地商人我还真没有见过。”“卑职这就去。”王杰兴奋地说道。

“也不看清楚如今是什么时候了你能去哪?明日再去吧。”张信笑道也不理会有些赧然的王杰站了起来往自己地阁楼走去消失在客厅时还抛下一句话来:“麦福夜深了回房好好休息吧。”

“麦公公你没事吧。”确定张信已经离开之后王杰连忙凑近说道:“来喝口茶压压惊。”

“没事才怪现在咱家全身上下都觉得酸软疼痛。”麦福瘫软在椅子上喃喃说道:“还好脑袋总算保住了。”

“你们还楞着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些过来为麦公公捏拿一下。”王杰喝道熟练的为麦福揉搓肩膀来。

“嗯。让他们捏拿咱家可消受不起。”见到几个出卖自己地锦衣卫走起来麦福气急败坏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几个人自己哪里能吃这个苦。

“麦公公这事可不能怪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个把事情捅到大人那里在那个情况下我们怎么敢不说啊。”一个锦衣卫讨好的为麦福轻敲打腿脚一边苦着脸说道。

“不是你们还能有谁?”麦福根本不相认除了寸步不离身的几人谁还会知道自己这些事情啊。

“我们也不知道啊。前两天大人招见我们几个开口就询问我们您这些日子的情况我们也非常糊涂不明白大人想问什么正准备含糊其辞的说道两句。”另一个锦衣卫也在一旁争相说了起来。

“接着怎么样?大人不相信追问你们。然后你们都招了。”麦福冷哼道。

“当然不是如果这样我们可能要陪麦公公您一起受罚了。”一个锦衣卫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小六机灵看到大人桌案上摆着一张页里面记着公公你近些日子来地情况连忙把事情都说了不然我们就惨了。”

“小六你过来。”麦福咬牙切齿的说道。

“公公我错了。”小六怒瞪了刚才说话的锦衣卫。连忙上前讨好地笑道:“当时大人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我只好实话实说了公公你肚子里能撑船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

“刚才他说可是真的你真的看到那纸了?”麦福怀疑问道。如果真不是他们几人所为。自己还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被自己信任之人出卖的滋味最难受。

“小的敢向天起誓。此事绝对是千真万确的。”小六誓言旦旦的说道。

“就算如此咱家平时那么疼你们。你们招了也就罢了为什么不提醒咱家一句。”麦福怒气冲冲的说道:“也好让咱家有个提防也不至于刚才差点吓死。”

“没有大人地命令我们哪里敢和您说啊。”小六无奈说道。

“既然不是你们泄密的能会是谁呢?”麦福轻哼一声知道小六此话不假随后又困惑起来自己行事已经非常小心了除了他们之外应该没有人知情啊。

“麦公公你就别费心猜测了况且就算你知道是谁能把他怎么样。”王杰微笑说道。

“知道总比不知道好。”麦福悻悻说道承认王杰说的有道理。

“不管怎么说这次还要多谢公公的仗义这份情意我们记下了。”王杰拱手说道心里真心实意的感激麦福。

“公公你实在是太够意思了。”小六谄媚笑道:“在那样的情况下居然没有我们供出来相比之下我们感到十分地羞愧啊。”

“你还好说。”麦福气道。

“麦公公高风亮节我们哪里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啊。”一个锦衣卫连忙滔滔不绝的阿谀奉承起来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拼命的吹捧麦福一时之间客厅内天花乱坠马屁横飞。

“算你们有几分见识知道咱家是个什么样的人。”麦福逐渐露出笑意全身上下一阵舒畅心里却有几分悔意对啊刚才怎么没有想到也把他们几个拖下水也好为自己分担一下责任送来的礼物他们也有份的。

“小六和兄弟们说一声让他们收敛些若是惹大人生气了的话我可没有办法保他们平安无事。”王杰严肃说道心里却领会出几分张信的意思来。

“王百户放心卑职马上去办。”小六匆匆忙忙地领命而去得尽快把消息告诉其他兄弟不然栽在这上面就麻烦了。

“麦公公辛苦你了。”随后王杰挥退其他人亲自将麦福送到房间告辞离去之前意味深长的说道。

“王百户你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可别胡乱向外传扬啊。”麦福幽怨说道待张信离开之后。自己这才回过味来似乎明白了张信的想法不过如果人人都知道了。那自己岂不是白白挨训了。

“谢谢公公提点卑职自然明白。”王杰微笑道拱手告退而去。

杭州知府衙门某一个厢房之内几人正在商谈。

“没有想到那太监居然拒绝了真是稀奇啊。”江东家眨眼说道似乎还在困惑着。

“那是在待价而沽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在暗示我们呢。”何东家愤然说道:“那死太监的味口未免太大了吧。”

“应该不是这样麦福明明已经动心了只是一听到事情与张信有关脸色立刻垮了态度也随之冷淡下来。”徐长贵分析说道。

“似乎是这样。”几人努力回忆起来。

“任知府似乎有话要说啊。”见到旁边地任乐安脸露异样黄东家淡然说道。

“刚才麦福将本府前些时候送给他地一尊玉佛。遣人退回给本府。”任乐安脸上有些古怪已经收下的礼物居然还退回来难道真地如麦福所说地一样他只是借玉佛回去把玩几天而已现在把玩够了立即还给自己。

“这太监在玩什么花样?”众人都觉得一头雾水这时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经过任乐安地批准。一个皂衣仆役走了进来将一封信交给任乐安之后恭敬的退了出去任乐安轻快地拆开书信一看脸色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任大人。出了什么事情?”江东家好奇问道。

“驿站传回的消息说。昨晚张信将麦福教训了一顿麦福被吓得还在房中休养。”任乐安尽量保持平常的语气说道。将书信递给众人观看。

“真的假的?”何东家叫道。量他们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欺骗本府。”任乐安有些不悦起来。

“怪不得那太监将任知府的玉佛退了回来原来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啊。”江东家笑道。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

“直是怪事那太监怎么这么害怕张信啊。”何东家迷惑不解的说道。

“这张信肯定不简单。”江东家点头说道。

“废话。”黄东家无礼两人地怒色开口说道:“现在最要紧的是绸缎的事情理会这些旁枝末节做什么。”

“绕了半天终究还是回到原地要从张信身上着手。”徐长贵轻叹笑道:“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听信任大人之言。”

“本府早就奉劝过各位只是你们不听而已。”任乐安露出一丝得色自己的眼力果然没有退步。

“现在再说这话有什么意思还是想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吧。”黄东家不耐烦的说道。

“从太监之事来判断似乎张信是个清廉之人送礼那套应该行不通了。”何东家分析说道:“当然也有可能他在故作清高其实也是个沽名钓誉之人。”

“那以何东家之见张信属于哪类啊。”江东家听了直翻白眼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自然是……。”何东家声音一滞连张信地面都没有见过让他怎么判断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反问说道:“那你认为呢。”

眼看两人又准备掰上了徐长贵正打算做和事佬忽然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众人连忙止声不谈而任乐安却有些生气自己已经再三吩咐下去不许轻易来厢房打扰的刚才的那次是事出有因如果这次是是无聊琐事自己绝不轻饶。

“进来。”任乐安轻喝道。

“大人从朝廷来的王百户求见。”仆役似乎也知道任乐安的心思推门而进后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切入正题。

“快快有请不本府亲自去迎接。”任乐安一听也坐不住了抛下房中的几人连忙出去迎接了。

“趋炎附势一个锦衣卫而已有必要这么巴结吗。”等任乐安身影消失后江东家冷声说道却有几分酸溜溜的味道。

“人家可是从京里来的。”何东家笑眯眯地说道:“份量自然要比我们重。”

“却不知道他找任知府有什么事情。”徐长贵知机的插上一句话成功的将何、江二人的注意力转和这方面来。

“你们何必在此妄加猜测一起去听听不就成了吗?”黄东家微笑说道。“这样做似乎不妥吧。”何东家迟疑说道可是却已然站了起来。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训诫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