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蒙学

第一章蒙学

大明正德十三年湖广德安府应城县

时值八月一抹朝阳满地花荫帘外鸟语啁啾更显得厅堂分外宁静七八个垂髫童子正在等着杨夫子的到来。杨夫子是溪山村村熟的熟师已经执教了近十年虽然没听说过培养出什么状元、进士之才但在应城这地方也是颇有名望的。

“今日学《千字文》你们要认真牢记学完后背诵一遍如果背不出来小心老夫的尺子。”杨夫子迈进讲台巡视一周没现异常满意的点点头严肃的道。

童子们正襟危坐齐声答道:“谨尊夫子教诲。”

杨夫子是弘治年间的秀才但不知道是时运不济还是某些原因乡试屡试不中加上家境贫寒只好另谋出路。不过杨夫子毕竟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平时四书五经吟诗作对八股文章那都是拿手好戏现如今虎落平阳哪懂做粗活贱役。可怜杨夫子四处碰壁激愤不已终日郁郁寡欢最后在同乡的介绍下来到溪山村做起塾师来。

杨夫子本想这只是一时之策哪想到一做竟达十年之久。为人师表本就是光荣之事而且加上鸿运当头培养的弟子中有几人考中了秀才更有一人在应城县院试中名列第一居案之位。这更使得杨夫子声名大振方圆数十里人家争相送子弟入学。

杨夫子很满意现在的情况但是有一块心病那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张信就是院试第一的那个一月前张信院试名列榜杨夫子心理大为宽慰心想自己的愿望恐怕就落到这位身上了。

可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张信十岁时父亲上山打猎一去就没有再回来过而母亲一个月后也随他父亲走了只留下张信一个人没家的孩子是根草而且张父也没留下什么财产办完双亲白事已经家徒四壁。幸好村里人民风纯朴家里有吃的不会让张信饿着村里最德高望重的张老太爷更是对张信照顾有加平时逢年过节都少不了张信而且还让张信进村里的熟学。因为无钱交纳学费所以在顺便在熟学里做些活计相当现在的勤工助学之类的还有个安身之所。

不得不说张老太爷不愧是慧眼识英才张信自己也争气从小就聪明伶俐三字经、百家姓这些蒙学教材一学就会过了几年四书五经、八股文章已经颇有成就。在月前的院试中大放光彩给村里村外争了不少光。

俗语说得好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福祸乐极生悲。正当张信中榜之日村里为了彰显喜庆之意驮马游村哪知道劣马突然起狂来把张信摔倒在地幸好抢救及时性命无忧。但是右手骨折昏迷数日才醒过来。原本想来身体已无大碍哪知醒来后张信整天浑浑噩噩口里总是喃喃自语说什么“上帝、天使、穿越”之类的。

想到这里杨夫子不禁暗叹一口气幸好近日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放下心了可怜的孩子今年才十五岁啊!明年就是三年一度的乡试希望得意弟子能一举夺魁实现自己多年的愿望。

“《千字文》乃是千年前周公所著字字句句行文流畅气势非凡尔等孺子可要细心品味。”杨夫子静下心来放开杂念开口道:“随我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堂下童子不敢懈怠跟着念道。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后院林荫茂密中间摆着石台旁边零零落落放着几个石椅。

张信正在奋笔疾书自从骑马坠地后虽然手臂的伤已经复原了但还是有些后遗症书写不便刚开始的时候那笔字简直就是涂鸦之作幸好以前的根基还在可以练回来。当然这只是对外宣称而已真正的原因是此张信已经不是彼张信了为了不让人瞧出毛病来只好每天都练习毛笔字。

“已经慢慢习惯在明朝的日子了吗?这里的人对我很好但是我总归不是这里的人多么怀念以前的生活虽然天总是灰蒙蒙的空气污染严重但那总是生养自己的地方。一年了真的回不去了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觉醒来就回到熟悉的房子。”张信伤神地回忆起往事。

张信穿越到明朝已经有一月了从难以接受到慢慢习惯这是一段漫长的日子度日如年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藏在内心世界里的话孤独的承受一切。深怕自己无意中泄露天机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活着累啊。

幸好这里的民风纯朴虽然觉得张信有些奇怪言行但也不会深究只道是因为受伤的原故而意志消沉不断的在旁边鼓励他却不知道那是想家所至。

“其实这里也蛮好的风景不错从未曾开过空气更加不用说了二十一世纪哪里能和这里比在这里住活到一百岁也不奇怪。”张信第一千零一次这样自我安慰却不能无视古代的医疗条件和人权问题。

“这里是明朝不知道李时珍出生了没有想办法和他搞好关系健康问题还是有保障的至于人权现在我是秀才只要不惹事应该不会有人找麻烦吧!”

正当张信在这胡思乱想之时杨夫子已教完课归来。看到张信努力练字的样子心里大为喜悦“信儿过来歇歇等会再练须知道文武之道贵在一张一弛。”

“是先生。”对于向来照顾自己的杨夫子张信可是相当尊重的要不是近年来杨夫子在身旁不断的帮助恐怕自己一个人难以撑到今天。其实杨夫子在想什么张信也知道不过注定要让他失望了。自己事自己知道让一个二十世纪的大学生去考科举连八股文是什么都不懂得怎么写更不用说临帖诗但这也不好明说只好拖一天是一天了。实在不行到到考场乱写一通就回来反正杨夫子考了那么多年也不是没中吗。

且不说张信在那腹诽杨夫子对自己的得意门生可是爱惜得很“信儿你身体才复原不久不可劳累过度免得病气复。”杨夫子顿了顿展颜笑道:“功课可以稍后再做不必急于一时。”

张信心中一暖上向深深施礼恭敬的道:“先生大恩弟子无以为报如先生不嫌弃愿为先生鞍前马后侍奉先生左右。”

“小子休要胡言你身为我门下我自当照应哪里用你报答。”杨夫子大怒“如果你想谢我当在乡试中竭尽所能早日中举日后赴京赶考报效朝庭为国出力也不枉我的一番教导。”

张信听到心中一阵凉但为了不让杨夫子失望只好硬撑下去道:“弟子自当如此他年必当登科攀桂不辜负先生之愿。”

看到张信坚定的神情杨夫子心情舒畅至极缓声道:“你有这样的心为师心中很高兴时下当以养病为先不必焦急你尚年少不可落下病根。”

张信还能有什么话说只能听从杨夫子的建议放下手中的笔坐下休息。随后杨夫子满意的出去了让张信好好休息。

杨夫子走后后院显得安静许多“是时候想想以后的问题了。”自从张信穿越到明朝近个月来都没有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一切都要小心谨慎还没来得及为以后做一番打算。“现在我是张信明朝正德年间的一个小秀才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不至于露出马脚但还是小心为上言谈举止还是要注意。”

“毛笔字练得差不多了幸好以前学过三笔字字体还算端正比不上以前可以说是因为摔伤所至。”想到这里张信有点得意不过转瞬间脸色又垮下:“四书五经《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还是听说过的但里面有什么内容倒是一无所知论语还知道几句可不管用啊。”想到这张信头皮麻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问题先放下。”实在是想不出办法的张信只好做其他的打算“我到底能做些什么呢?”杀官造反想都不用想直接放弃。经商以后做个大老板像明朝初期沈万三一样富可敌国可以考虑主要是没有本钱而且沈百万的下场……

当官怕被人玩死而且考不上;当地主没有田怎么当啊;强盗没这个实力小心反被人抢;家丁?还是算了没那个才华……

想了半天最后张信得出的结论是:当个秀才比较安全大不了以后接过杨夫子的班当个熟师还是可以的。俗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话实在。

正当张信在苦思冥想之际厅堂内溪山村最高辈份的张老太爷到访张老太爷已经七十有六了是村里年龄、辈份最大的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精神矍铄不亚于壮年。张老太爷近年来最为得意的事当然是村里小辈出了几个人才那可真是祖上积德坟头上冒青烟啊。身为溪山村的主事者当然要为几个小辈谋划谋划。

小子们还不懂事抱着这样的心理张老太爷这才找上村里最有才华的杨夫子请教请教为小辈们谋个前程。

“太翁有事让人唤我一声学生理应拜访让太翁寻上门来失礼失礼。”杨夫子对村里的张老太爷可是不敢怠慢恭敬问候道。杨夫子迎接老爷子进门后来到客厅让人奉茶寒暄几句后张老太爷开口说道:“夫子啊。老头子我没读过书但也知道你是有学问的人今天我是有事求你来了。”

“太翁言重了学生自当尽力。”

“就是关于信子胜子他们进县学的事。”张老太爷道:“进县学有什么规矩要注意什么就有劳先生指点了。”

县学是明朝的官办学校只有进过官学朝廷才会给你参加科举的资格进入学校成为生员才有可能入国子监学习或成为科举生员。明代的府学、州学、县学、称作郡学或儒学。凡经过本省各级考试进入府、州、县学的通称生员俗称秀才。取得生员资格的入学考试叫童试也叫小考、小试。童生试包括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院试由各省学政主持学政又名提督学院故称这级考试为院试。院试合格者称生员然后分别分往府、州、县学学习进入学校是科举阶梯的第一级。

张老太爷已经活了那么久哪能不明白只是怕杨夫子不上心所以特意上门来提点一下杨夫子心中明白笑道:“太翁不必过虑难得我门下弟子争气我这个当先生的脸上也有光彩自然不敢轻视。”

张老太爷非常满意杨夫子的态度笑道:“那就有劳先生。时候不早就不打扰先生休息告辞。”说完就走了非常干脆一点也不像年迈老者。

“恭送太翁”
正文 第一章 蒙学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