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五章 只为方寸安身地 五

. “武小虎,你……太善良了。”

一个不带情感,却有着叹息的声音悠然响起,静观一切巨变的忆辰,终于为武小虎的所为,一句盖棺。

看着割据空间边缘上那热血腾腾,血肉崩飞的情景,武小虎扯了扯嘴角,舔了一下干的唇,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鼻尖下,仿佛弥散着的,就是那血肉的味道,无形的罡风似乎都被喷薄的热血染红,刮的武小虎心生生的痛。

“师祖,我只是想让神界少染一些鲜血,我亦只是想多看大哥兄弟们几眼,我……”

武小虎的眼眶,微微变红,他全然不顾一旁虎视眈眈的展风疯癫的威胁,竟是瞬移到了割据空间的边缘,视线就这样透过血肉纷飞的绞杀惨景,投向了苍穹下,那最为醒目地乳白色光晕的那一抹娇柔。

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啊!是那样的可爱、善良、高贵、纯洁,仿佛天地间所有的好,都汇聚在了她的身上,令他的心无法抽离,就这样牢牢地被吸引在了她的身上。

或许她真的不是那么好,但在他的眼里,他的心里,她就是最好,他坚定的相信,他可以包容她的一切!

“我只想少一些人牺牲,多一些人幸福,错了吗?”武小虎自言自语的道。

“你的善良你的心愿是好的,但方式错了。善良或许能带给一两个人幸福,可并无谁能以一己之力去拯救苍生,慈不掌生,并非不仁,乃是真正的想要做到尽可能的平衡。”

这是忆辰的回答,他清楚的知道,天道域的传承即将来到,到那时,就算是展风凝聚了凡人界、仙魔妖兽界、神界这些空间内所有生灵的灵魂之力,也绝不会是雷孤岚的对手。

雷孤岚,天道域,她所掌管的,将是永生!

“师祖,我是一个男人。”

忽然之间,武小虎就这样没头没脑的冒出了一句,接着,他就这样牵起了嘴角,笑得如十岁时那个得到半碗白米饭就会一蹦三尺高般质朴和开怀。

这样的笑容,就绽放在千万神者哀嚎的尸身之前,雪白的牙齿在那殷红的血雾当,格外刺眼。

“武小虎!看到如此情景,你还可以笑的如此灿烂,看来你是在绝望挣扎久了,神智也退化了!”

武小虎的笑容像利刃般深深扎进了展风的心底,他在这一刻不知怎地,心竟对武小虎产生了无限的嫉恨。

这种嫉恨并非来自于男人之间为女人争夺的那份嫉妒,而是另一种更深层的东西。

如果,展风容许自己再继续想下去的话,他或许就会觉到他内心最想要的东西。

可惜他不会允许自己在这最后的关头,有脆弱的表面,所以在武小虎的笑容像初生的朝阳照射到他眼时,他便开始了言语与行动双重狠辣的攻击。

“如何,看着这些蝼蚁一个个死的美妙如花,你是否也觉得,这样的死状很适合你这样平贱的废物?”

无数哀嚎挣扎的灵魂早已被暗神之力洗涤成为了力量的源泉,邪恶的暗神之力不断吞噬着这些灵魂,吸纳着灵魂内纯净的自然混沌之力。

随着展风话音的落下,他的右手也猛地挥起,手心在一霎就凝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暗红色光球,狠厉地朝着武小虎释放而去。

可令其憎恶的武小虎的笑容却没有消失,反而在一阵阴郁的风,扩散到了割据空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展风,我如果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就不会给你毁灭千万灵魂的机会,这是我的错,师祖一针见血的点破,而我,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不能不去直面。”

恐怖的暗神之力带着撕裂的漩涡,整个罩住了武小虎所在的方圆十里,在混乱的控制与覆盖之下,这片空间根本无法瞬移。

展风确信武小虎无法逃脱,因为他明白自己此刻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可当那暗神之力的红光像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壁包围了武小虎后,毁灭的力量却在这片区域无法释放,竟如泥牛入海般的被化去了。

“展风,到此时此刻,你都还没看穿,我武小虎根本就已经没有了实体吗?”

一句坦荡荡的话语,却如惊雷般震慑苍穹宇内,展风的表情在顷刻间凝固,那份嗜血的狰狞也牢牢印刻在了他的眸子里。

无形扩散的邪气,再一次卷土重来,弥散的力量自割据空间内的四面八方滚滚汇聚,眨眼间,一个朗朗男子再次现身,出现在了暗神之力的漩涡之外,淳朴的笑着。

他的笑容,如和煦般温暖,眉宇间的精睿无一不表露着一个意思:我,是一个男人。

“你——这个怪物!哈哈哈哈哈!武小虎你是个怪物!!”

这一刻,凝固欣然破碎,展风猖狂而笑,笑到眼翻出红色液体都不能自抑。

“我不是怪物。”

轻声而言,却是铿锵有力,笑着面对展风的武小虎,仿佛磐石般坚硬。

“我不是怪物,或许之前我有妄想,妄想能够在战胜你之后还有余力,让我在这份我深深眷恋的大地上多留存一段岁月。可就是这份妄想,害了千万之众。”

说到这里,武小虎长吁一口气,沉默了一息。

一息之后,他的眼徒然黑芒乍起,犹如星辰闪动,赫然道:

“这一方寸之地,我必要争到,我的过错,我必会承担,我的头颅,要顶天立地!”

然而,就在武小虎话音未落的霎那,神界的苍穹之上骤然响起一阵密集的轰隆声,这声音似雷却不是雷,似电却不是电,似万千异兽的咆哮又似哭嚎,生生地打断了武小虎与展风的对持。

天变!!

所有还有神智的人的灵魂出现了同样一个词语,而亲近雷孤岚的人更加明白,天道域的传承开始了!

无数乳白色的光柱从苍穹投射而下,在一片庄严的圣洁,一根看似古朴无痕,毫无雕功的木杖,就这样从覆盖最大的一根光柱缓缓降下,正正地对上了雷孤岚宜静的面容。

一道白芒忽地从木杖迸射而出,唰地一下就冲击进了雷孤岚眉心正,无数淡黄色的光环层层叠叠的出现在白芒之上,一圈一圈的向她眉心没入,传递着什么。

可就在这时,苍穹之外,格局空间之内,有一个浩然的声音划破了一切的阻隔,传递到了雷孤岚的耳畔。

“这一世,能够得到你的爱,是我最大的幸福,纵使千难万阻,我也走到了今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是祈愿,可能够牵起你的手,已是我最大的骄傲。小鱼、孤岚、我曾经的主人、我最爱的女人、我目光永远追随的身影,我灵魂唯一印刻的娇颜,相信我的臂膀,能够支撑起这方寸之地,相信你自己的心灵,随心而选吧……做为一个男人,我没有资格躲在女人的身后,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当武小虎的声音传递到雷孤岚灵魂的霎那,淡黄色光环的传递便开始渐缓,银琅破皇等人甚至很清晰的看到那根木杖,转了几圈后,有一束白芒投射向了割据空间的方向。

听到武小虎对自己数度改变的称呼时,雷孤岚的娇颜已是泪水肆意,洒落裙摆,她眼的柔情与痛楚,毫无保留地印刻在了众人眼。

当听到武小虎身为一个男人的誓言时,雷孤岚更是不能自抑地捂着心口,浑身战栗。

然而,就在淡黄色光环的传递完全被她抗拒在外,被迫停止后,木杖再度有一束白芒投射向了苍穹,炽白的光芒仿佛能够烧毁天地间的一切万物,蕴含着无上的力耀!

一面天镜皓然而出,光芒的轨迹刚好与天镜相撞,却为销毁,而是更加强烈地折射而下!

就在光芒折射的瞬间,雷孤岚忽地双拳一攥,仰面朝着木杖,出了锥心泣血般的撕嚎:

“不——我不答应——我决不答应——我要放弃——我放弃天道域掌控的权利——我放弃永生——我什么都放弃——不要伤害武小虎——不要逼我——!!”

雷孤岚的顷刻抓狂惊愕了所有人,刚刚那个逼人仰视,俯瞰众生,甚至令银琅破皇等人感到不再真实的女子,就这样消失无踪。

一切的威压,都在木杖的缓缓转动与冉冉升起开始消退,疯狂地咆哮与哭泣的女子,也在瞬间变得那么鲜活,那么有血有肉。

“它……要我杀了小虎哥……完成传承仪式……”

一切的谜底,就在雷孤岚含糊不清的哽咽被勘破,原来……她和忆辰一样,都要成为“无情之人”,才可真正获得灭绝天地的地位。

女人和男人就是这样的不同,即使那力量与权利的巅峰可以拯救万物苍生,但要让她拿最爱的男人去换取,她亦可以说,失去了他,这一切还有何意义?不如万物寂灭,跟随他而去。

不过,即便是如此,谁又会介意?

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放弃这世间上最高的一切,这个男人,又怎会不满足。

别人或许无法断言,但武小虎的心,在这一刻,被填的满满当当,他的笑容,变得更加充实和幸福.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五章 只为方寸安身地 五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