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四章 只为方寸安身地 四

. 随着雷孤岚义愤填膺的怒骂声款款落下,迎接她的竟是天地变幻。

这一瞬,展风徒然爆的怪叫与天地变幻同起,却被那勘破神界的天地裂变声所盖压,失去了本该有的慑人势头。

只见雷孤岚因过度激动而高底起伏的胸口,突然迸射出了一道乳白色的光柱,直抵天际,没入了苍穹!

随即,展风的尖锐怪啸如哨音般响亮刺耳地穿刺到神界大地,无形的声波催风疾浪般波动势地将神界的音域占据,千万神者之众在这怪啸声纷纷抱头挣扎,如蝗虫般铺天盖地的撞向割据空间的边界!

也就在乳白色光柱没入苍穹的刹那,原本被血雾所侵染成色泽诡异的苍穹,突然以光柱没入的地方为心,出现了一层一层滚滚的乳白色云团,更是如雪崩般带着揪紧人心的沉重闷响急翻腾扩散!

乳白色云团的蔓延度在一瞬间就覆盖了半壁苍穹,更是牢牢地将割据空间笼罩在了其下。

而被云团的笼罩下的空间,产生了无数或隐或现、似影无形的猎猎白芒,白芒过处,便会响起一阵声势骇人人轰烈鸣响!

这种鸣响爆的瞬间,众人便觉心一阵惶惶,紧接着就会在灵魂意识听到一种可怕的声音,这种声音犹如千万妖兽在撕咬猎物时出的咆哮与喉咙吞咽血食时的声响,如此悍野摄人的声音,像毒蔓般狂野地爬满了众人心头,令恐惧无限增大!

亦是这种直抵灵魂意识的狂烈威胁,完完全全的压制住了展风所制造的怪啸,只可惜二者并未生冲突,只是挥了各自的作用罢了!

只是同时承受这两种威压的神界众人,除了在雷孤岚身后摆出七星守护之阵,被她的气势所庇护的银琅破皇等人外,意识力量统统都在顷刻间崩溃,完全丧失了灵魂的清明……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雷孤岚还帮了展风一把……

乳白色的气旋,徒然从雷孤岚的脚下溢出,向着正在狂的顾天麟呼啸而去,瞬时就将顾天麟的上半身笼罩在了其,而就在众人惊愕的刹那,吸入这股气旋的顾天麟却像一个哭累了的孩子,萎靡的歪倒,安静的睡去了!

银琅破皇在瞪见紫亦云俯身跪下的刹那,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不甘心的问道:

“弟妹……难道……你……”

雷孤岚听闻他的欲言又止,心知他心难受,未有回头,只是轻点头道:

“不错,银琅大哥,天道域的传承仪式启动了,天道域的域器很快就要降临……它在呼唤我。”

银琅破皇眼赤色一染,激动道:

“那小虎怎么办!弟妹!你真要上到天道域,去到我们永远不能越的那个空间!?”

娇躯轻颤,雷孤岚涩道:“银琅大哥,你们或许感觉不到天道域域器的霸道,它不过释放出了一丝力量,就已将整个神界之的灵魂玩弄,偏偏如此作为,却在冥冥帮了展风一把,令他的暗神之力轻易地掌控了那些抵抗的灵魂!”

“……”

或许是听到了意料之外的话,银琅破皇等人都沉默了下来,因为眼前的情景是他们无法忽视的。

无数神者,前仆后继,如飞蛾扑火般地撞向了割据空间。

割据空间本就是武小虎从天道域最高印诀,毁天灭地印诀习得,并布置在了神界空间,强行从神界空间割据出了一块空间,造成了与神界平行的独立空间。

如此**,若不是这毁天灭地印诀的强横,即使是尘,也不可轻易完成。

那么作为与神界平行,且接缝多多的割据空间边界,虽是无形,但其的撕裂罡风与空间错位,却是不言而喻的。

敢于接近这边缘地带者,就和敢于把头颅放入猛兽口者一样,不是勇武盖世,那便是蠢如笨驴!

可惜,岁月无情,这些比老人精还要精的神界强者,在灵魂一遍遍被洗礼,被控制后,皆过了蠢驴的程度!

毕竟,驴还怕死,可他们不怕。

几乎所有曾为展风大军的神界强者们,额前的那颗蚕豆大小的肉瘤都在一次次呻吟后,极胀大,肉瘤内隐约可见的一股幽暗光芒像一条条毒虫疯狂蠕动流转,每流动一圈,肉瘤就胀大一分,当他们钳住头穴,歇斯底里的张着口齿,喷薄出腥臭的液体疯狂地撞进割据空间时,肉瘤已鼓胀到了鸡蛋大小。

割据空间的边缘,在这顷刻间,变成了天地间最可怕的撕裂利爪,绞肉机般的绞碎了无数没有凝聚神力神界强者……

“噗噗噗噗……”

肉瘤爆炸的声音,风卷残云般的席卷了血雾弥漫的割据边缘,在鬼哭神嚎的声浪尤为突出,仿佛鼓槌般敲打着银琅破皇几人的心灵深处。

“我看不下去了。”

冷酷如绿,竟然在眼观这一幕幕后,说出了这样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暗神之力,吞噬灵魂,凝聚毁灭,以生灵为血食,这暗神珠,不愧为暗邪之祖!”

银琅破皇咬牙切齿的怒道,对于他来说,为神有道,即使再不羁,再不齿,他亦受了大龙正值的影响,对如此阴邪之举,憎恶不齿。

每一句活生生的血肉,都在边缘处被化为血肉尘埃,可他们额头上那颗鸡蛋大小的肉瘤,却会在他们肉身破损的刹那,破额而出,带着这具肉身主人混沌的灵魂,从符红芒最甚之处,冲入割据空间之内,填补到展风腹腔的大洞内……

展风的力量,在这一刻急膨胀,威压,如龙卷风般包围住了还在修补割据空间的武小虎!

面对雷孤岚即将受到天道域传承和展风暗神之力再度席卷的危机,苦难重重的武小虎,该如何去承受!?.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四章 只为方寸安身地 四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