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一百章 跨越规则的幸福 下 (完)

. 小山村的早晨,总是苏醒的早一些。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www.26dd.Cn\'}

蒙蒙亮的苍茫,高挂着几颗不肯散去的星辰,破晓的寒气,就这样弥散在半梦半醒的晨曦之间。

深邃微白的苍穹下,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在离山村十里的地方,蜿蜒曲折地绕着大山,静静地流淌着。

野草在朝露的覆盖下,显得那么青嫩,微风吹拂,轻轻摇曳,带来一阵清新的泥土的芳香。

河岸边,一块圆滑的大石上,坐着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子,弯着腰身的她,赤着双足,踩在清冷的河水,正用潺潺流过的河水梳洗着她如黑色锦缎的长。

身着蓝底白花粗布衫的她,看装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村妇,可那裸露在外白皙的玉足,却仿佛是世间上最精雕意琢的艺术品,任凭清亮的河水冲刷拂过,却丝毫不减其晶莹。

若是此刻,有谁能窥其容貌,怕是会立即惊呼出声,惊为天人,旋即呆滞凝神,目光为所吸引,神智为所侵蚀。

此时,云雀儿的轻鸣欢唱,从不远处的天际隐隐传来,女子的动作明显的一滞,随即麻利地拿起放在一旁,同样是蓝底白花的头巾,熟练地将一头青丝盘绕,完全掩盖在了头巾之内。

卷好了裤脚,将一双玉足藏在了粗糙的布鞋后,女子小心翼翼地提起一直放在她身旁一个编织细致的竹篓背筐,目光在竹篓内深情地凝视了半许,才缓缓地将其背在了后背。

当她转身的一霎那,惊世的容颜忽然变得平淡无奇,纯净的笑容虽然还在,可容貌充其量也只能称之为干净朴质。

十里长路,在她走来,却不过是白驹过隙,寸阴之间。

一晃眼,她朴实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小山村不远处,踏着晨间的绿草,朝着村口迈去了。

朝霞,忽然就染红了晴空,东方的苍穹瞬间被染成了金红色,净如秋水的苍穹开始释放出它应有的碧蓝。

此刻,宁静的小山村,已渐渐出了微响,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许多木门被推开,汉子们互相吆喝,打着招呼,孩童们稚嫩地呼唤着娘亲,或笑或闹。

一时间,各种声音交杂汇聚,却如同最美的天籁,将活力带给了晨曦。

嘎吱一声儿,又一扇木门被推开了,只是这一次不是某个黑脸的汉子从内走出,而是刚才那个女子,推门而入。

紧了紧碎格花衫的前襟,女子翘起嘴角,绽放了一个看起来极具亲和力与温暖的微笑,掀起布帘,冲着内屋一张由木板搭建,占据了内屋四分之三的面积的大床喊道:

“小龙、小昊、小冬、小晴、小灵,起床咯!”

缝缝补补的薄被下,骨碌一下钻出了一个小脑袋,一双清澈干净却稍带顽皮的眸子眨了眨,喊道:

“娘亲,你又去梳头了!都不带小昊去,小昊生气了!”

嗵地一声,一个小拳头从被窝里伸出,敲在了名叫小昊的男孩头上。紧接着,一个看似十岁左右,颇有些成稳的男孩从床板上翻了下来,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小昊,不许给娘亲添麻烦,娘亲养我们几个够辛苦了,快起来,和我砍柴去。”

“哦……知道了,小龙哥。”

叫小昊的八岁男孩摸着脑袋伸了伸舌头,冲着女子撒娇般的一笑,也麻利地爬下床,穿起鞋,跟着叫小龙的男孩一道儿,从门板后摸出了砍柴的斧子,轻快地走了出去。

紧接着,一个六岁大,长得清瘦可爱的小女孩也从被窝里探出了脑袋,有些害羞般小声道:

“娘亲……我和小灵妹妹的头散了,娘亲帮我们梳一梳好么……我长大也要像娘亲一样,有那么美的头。”

女子神色一柔,背着竹篓就走进了屋内,瞧着又一个红着小脸儿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瓜子的五岁小丫头,心泛起酸楚,有些歉然的道:

“两个丫头,是很久没和娘撒娇了吧,是娘不对,总是冷落了你们。过来坐好,娘给你们梳头。”

“才不是呢!娘是想爹了,我们也想爹。”

叫小晴的六岁女孩嘟着嘴反驳道,不过人却乖乖地坐在了女子身旁,一脸幸福的让女子给她梳理着乱糟糟的头。

“恩……想爹,娘,不伤心,爹会回来,爹好。”

五岁的小灵也爬到了女子身边,挤着姐姐坐在了一起,小脑袋摇来晃去的说着。

女子拿木梳的手迟懈了一下,眼闪过一抹痛彻心扉的哀伤,不过很快,她便快地整理完了两个小丫头的小辫,温柔道:

“好了,小晴带着妹妹去洗漱,我把小冬拉起来就准备起灶做饭了。”

“娘亲,今天午饭吃什么?”

小灵一边被姐姐拉下床,一边带着期许,锲而不舍地问道。

女子想了想,一家人似乎很久没吃过一顿好饭了,早晨总是吃隔夜焖好的地瓜,午饭也是清汤寡水的。

“小灵,和姐姐去洗漱,吃什么都好,能和娘亲在一起就好。”

小晴懂事地扯了扯妹妹的衣袖,目光虽然也带着对这个午吃什么的问题的渴望,却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小灵嘟了嘟嘴,有些不开心,但还是转身跟着小晴就往外走。

一个轻微的颤动,从被窝里传了出来,女子心痛猛地一痛,或许这种颤动一般人不会察觉,可是,她却不能忽略。

看来,连最小的孩子,都很关心午吃什么这个问题……

“小晴,一会小龙和小昊砍柴回来,告诉他们少吃点地瓜,午我们吃白面馒头!”

“好耶!吃白面馒头——吃白面馒头——姐姐,快去告诉哥哥们!”

“恩!小灵快洗,吃完地瓜我们要去河边洗衣服了。”

女子扯开嗓子向外喊了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两个女孩欢欣雀跃笑声和对话声,虽然笑声渐远,却始终透出一种巨大的欢乐。

闻着那渐远的笑音,女子似笑非笑的摇摇头,一把掀开了还有余温的薄被。

“娘亲……”

生硬的床板上,蜷缩着一个约莫三四岁的男孩,光着屁屁的男孩将被单紧紧压在身下,怯生生地低着头。

“又尿床了小冬,快下来,光着屁屁会着凉的。”

女子轻轻在男孩白嫩的屁股上拍了拍,催促他起床的同时,麻利地抽出了被单,准备起身去外面将被单浸泡。

“娘亲……对不起……”

小男孩羞涩地爬下床,在一旁的木箱内翻出一条打满补丁的旧裤子,套上了。

听到小男孩的道歉,女子意外的皱眉扭头,表情颇为认真的说道:

“小冬,不要和娘亲说对不起,娘亲不知道捡到你之前,你到底被什么吓坏了,但尿床不是你的错,记住,从娘亲带你回这个家起,你就和哥哥姐姐们一样,是我最亲的孩子。”

“恩,是的,娘亲!”

小男孩并没有因为受到教训而难过,反倒是鼓足勇气,仰着小脸朝女子甜甜一笑,响亮地喊了声便跑出屋去了。

“别乱跑小冬,一会娘来教你写字……”

***

日过正午,美美吃了一顿白面馒头的几个孩子,纷纷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龙与小昊两个孩子,在村边搬着山石,帮助乡亲们做事的同时,亦在锻炼着体魄。

小晴则在自家的院子内,学着编制竹篓,希望能帮娘亲分担家务。

小灵性子活泼,一时半刻也闲不住,在院子外蹦蹦跳跳,学着爬树。

年纪最小的小冬,体质很弱,却也在院内的一块沙地上,用小树枝认认真真地学着早晨娘亲教的几个大字。

整个山村的人,只要是路过这家院子的村名,无一不是点头赞叹。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这户人家的女子,一人拉扯五个孩子已是不易,还能将每个孩子都教导到尊老爱幼,深知勤苦进退,实在是不易。

不过,村里人也很少能见到这户人家里的女主人,深居简出的她,依靠织布与编制维持着生计,与村之人很少来往,却因为几个孩子的懂事,深得村民的喜爱和认可。

村的人,都是淳朴的山民,他们认准了一个理,那就不会改变,能够教导出好孩子的长辈,就定不是坏人。

篱笆围起的院落里,是孩子们时而的欢笑与嬉闹。

外屋里,却是织布机所出的单调冗长的织布声。

织布机上,是五色的彩色沙棉,飞快旋转的纱绽在女子的眼里来回律动,却带不进一丝色彩,她的眼底除了麻木的沉寂,再无其它……

斑驳的织布机机械的在她脚下运作,一个娇艳的人影忽然就凭空出现在了女子身后,魅惑倾城的容貌一瞬间令这破旧的木屋显得更加简陋,格格不入。

“唉……”

凝视着身着蓝底白花粗布衫的女子的背影,这个身影火辣的美女自内心的叹息了一声。

织布机依旧律动的响着,织布的女子似乎对身后所生的一切都没有察觉,还是那般麻木的盯着飞梭。

“小鱼妹妹,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一身火红罗裙的落弘燕就这样迈动步子,来到了女子的身侧,一脸怜惜的看着织布的女子。

这个穿着寒酸,生活贫苦的女子不是他人,正是那傲视九天十地,本该掌管天道域的一人啊!

自从武小虎化剑离去,她便痴痴傻傻地抱着那把黑色大剑,独自坐在神界最高的山巅上,凝望着割据空间消散的方向,流泪等待……

这一坐,不是数日,不是数年,而是十年、百年、千年、万年……整整十万年!!

刘小鱼在那里一坐一等就是十万年!!

纵然神界几度变幻,沧海桑田,她都置若罔闻,犹如化身为了山巅上的一块顽石,憔悴的守望着再见武小虎的希望!

眼见此景,银琅破皇、重月、顾天麟、绿、紫亦云、落弘燕等人……只要是曾与武小虎有过情谊的人,怎能不心如刀绞,痛上加痛。

最终,众人在数度聚会后,想到了一个方法,能够解开这个局面。

谁也不忍见到刘小鱼那副痴傻憔悴如丧失了灵魂般的模样,经过各种淘汰选择后,落弘燕不幸,由她成为众人的代表,来与刘小鱼沟通……

落弘燕一向自问还是敢爱敢恨,神经坚韧的代表,只是当她看到痴傻抱着黑剑如扎根在泥土里的雷孤岚时,还是被大锤敲碎了神经,放声大哭了起来。

那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啊,一个本该是娇艳如寒梅的女人,早已被风化的看不清楚眼儿口鼻,被风吹雨打十万年的女人,真的已化身为山巅上的一块人性磐石,唯有一双偶尔会闪动泪光的眸子,还能证明她真的活着……

抱着已石化的刘小鱼,落弘燕压抑太久的悲伤,犹如山洪爆般倾泻,失声痛哭的她,在她的身上讲述着心的痛苦,任凭痛苦的泪水没入她石化的身体,转眼消逝……

直到最后,她哭干了泪,喊哑了嗓子,才想起此行的目地。

“小鱼妹妹,若是这把剑就是小虎,若是小虎是这山的一块顽石,他看到你这样,只会比你更加痛苦。若你真的爱他,就该带着他,去过他想过的生活,不是吗?”

落弘燕记得,她说了太多太多,刘小鱼都是无动于衷,唯独是这一句话,仿佛拨动了她的心弦,令她重新活了过来。

“过他想过的生活……”

随后,刘小鱼便带着黑剑,来到了凡人界,几经寻觅,找到了一颗类似于阴阳星的星球,安居了下来。

每隔十年,她都会消失一次,下一次出现,又是在另一处地方,而这十年间,她都会收养几个孩子,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们,待到十年,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她便会偷偷离开……

除了偶尔带着黑剑去吸取五行之气外,她都不会动用丝毫神力,真正的犹如一个凡人般,凭着一双手,养活一个家。

这些年,她已经辗转过多次,毕竟她的生命是无限的,而她收养的孩子,都只是普通的凡人罢了。

她并没有刻意让这些与她有了真挚情感的孩子们选择修习天道的道路,生存的道路,应该由他们自己选择,他们若是走上修习天道的道路,那是他们的选择,走不上,也是另一种活法,到底哪种才是幸福,这就看他们自己的心了。

只是,她所收养的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后,无一例外的成为了世间的翘楚。

或成王、或成雄、或称凤、或成楚。

而他们被问及,最想见到最敬重的人是谁时,更是无一例外的给出了同一个答案——他们的娘亲。

刘小鱼就这样,凭着她心底对武小虎的深爱,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凡人界的神话。

只是她的心,却更加的痛,更加的苦。

“落姐姐,你来了。重月仙王身体还好吧。”

淡然的一点头,刘小鱼继续织着布,手的活,一点都未滞泄。今日的一顿白面馒头,可是吃了家半个月的月钱。

“他还是老样子,只要和银琅大哥见面,二人就要哭着笑着一醉方休。”

落弘燕苦笑着答道。

“神,会醉酒吗?”刘小鱼苦笑。

“或许吧,或许他们渴望的是心醉,在小虎离去后,我们谁人不渴望一醉方休?”

落弘燕摇头感慨。

“绿和亦云姐姐最近如何?”刘小鱼忽然问道。

“亦云还是老样子,呆在你母亲身边,她的性子真是温和,我给她寻了不知多少神侣,却都被绿那小子给打了!哼,老是坏我的好事!”

提到绿,落弘燕露出一副愤慨的模样,握起粉拳道:

“绿那家伙,自从成为了神界四块区域的神霄后,简直是太嚣张了啊!不管是始然界还是幽鬼界,他都敢去闹腾,嚣张至极!”

刘小鱼摇头不语,思绪飞逝,继续织布。

绿这个疼爱姐姐的弟弟,那里会看的一般的神者配上他姐姐,若不是武小虎认死理只爱自己一人,恐怕绿想尽办法也要把紫亦云塞给小虎吧。

“对了,我这一次来,是有一个消息要告诉妹妹。”

愤慨完了之后,落弘燕的表情想风车般轮转,又想起了什么,略带兴奋的说道:

“绿这家伙,真的和幽鬼界与始然界达成了共识!”

“什么共识!”

织布机的声音嘎然而止,刘小鱼竟是眼闪光,激动地看向了落弘燕。

看到刘小鱼眼的神采,本打算卖卖关子的落弘燕心顿时不忍,脱口如实相告道:

“神器的转世。”

“神器的转世!!”

刘小鱼豁然起身,兴奋莫名地大喊道。

“这么说……小虎哥就快要复活了……小虎哥就要能复活了……”

喜极而泣的刘小鱼浑然忘记了该压抑自己的声音,兴奋的呼喊转瞬传到院落之外,几个孩子从未听到过娘亲这样的呼唤,纷纷担忧地冲了进来!

一进屋,灵巧的小晴就瞪见了一身火红装束,魅惑倾城的落弘燕。

几个孩子纷纷被落弘燕的面容所吸引,可是转瞬,他们却冲到了娘亲的身边,完全忽略了落弘燕的存在纷纷喊道:

“娘亲……娘亲……怎么了……”

“娘亲……这个姐姐那里来的,是不是她欺负你了……我们帮你打她……”

落弘燕顿时有一种挫败的感觉,她没想到自己如此惊艳的模样,竟然在几个孩子心里被打成了“坏人”的烙印,正当她心里还仅存着侥幸,看着三四岁的小冬穿着破裤子跑进来,想从他幼小的嘴里听到一句好话时,却又被更重的打击了……

“娘亲……是这个狐狸精不让爹爹回来么?”

轰隆一声,落弘燕只觉得脑被一顿雷劈,被深深地伤害了自尊心的她,也顾不上和情绪激动的刘小鱼道别,夺门而出,转瞬间破空而去……

此刻,她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也要和重月造几个小鬼出来,狠狠地打击一下刘小鱼收养的这几个小萝卜头!!

只是,情绪太激动而丧失理智的她却忘记了,等她的小鬼出生,这几个小萝卜头还能是小萝卜头么……

屋内的几个孩子都不在意落弘燕这个“外人”的离开,小晴更是慌张地指使小灵去村边找两个哥哥回来,照顾娘亲。

从巨大的悲喜清醒出来的刘小鱼,赶忙阻止了小灵,俯下身子,一次如此亲密的保住了三个孩子,一边哽咽,一边道:

“不要怕……孩子们不要怕……刚才那个姐姐是娘亲的姐妹,她是来告诉娘亲,你们的爹爹就要回来了……你们的爹爹真的就要回来了!!”

“真的!太好了娘亲!”小晴欢喜道。

“哇!姐姐,爹爹要回来了!以后村口的阿牛打哥哥们的时候,爹爹就能上去用拳头好好教训他们了!!我们有爹爹了!!”

小灵也高兴的冲着小晴喊道。

最后,抹了一把鼻涕的小冬也奶声奶气的道:

“有爹爹了,小冬尿裤子,爹爹不打……”

“不打……你们的爹爹是最善良的人,他不会打你们的……他会好好保护你们和娘亲的……”

听到几个孩子自真心的话,刘小鱼忽然被一种久违的幸福所包围,动情地搂着几个瘦弱的孩子,颤抖不止。

正是因为她不能永远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所以她总是会很冷酷的对待训练这些孩子们的生存能力,并与他们保持这一定的距离,害怕他们太过依赖自己。

可是今日,她才真的觉,这些被她养大的孩子,早已深深扎根在她的心底,若不是这些年与一批批被她收养的孩子一起生活,她早就化为了行尸走肉,何来今日的感动莫名!

生活,总是在岁月的长河继续,安顿好几个孩子后,刘小鱼与他们短暂的告别,她需要去一趟神界,去带着几个孩子的爹爹归来……

回望着村口几个瘦小的身影在那里翘仰望,踮着脚朝着她挥手,她的心就泛起一种幸福与酸楚交杂的情绪。

或许……如果小虎哥也爱这些孩子……

神界,最高的那座山巅,依旧巍峨耸立。

刘小鱼静静地从背后外形似背篓的储物空间内,拿出了已丧失了意识,如废铁般的照阳剑,伫立于金色的光辉下。

一阵柔和的波动后,一袭白衣的忆辰出现在了金光之。

手持始书,一脸庄严圣洁,不含丝毫感情的忆辰,优雅地朝着刘小鱼颔示意,悠然扬声道:

“武小虎此子,虽是逆天而为,以神器之身转世为人,但为人之时,为挽浩劫,所做非虚。如今,神器转世,已是顺天而为,此子还有一缕魂识独留始然界,吾以始然界主之名,赐予其再度转世为人之责。”

说到这里,忆辰忽然向刘小鱼伸出了手掌,向她索要照阳剑。

反咬着的唇瓣已渗出血来,刘小鱼捏着照阳剑身的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这把代表着武小虎的剑,就是她精神的支柱,此刻要她双手奉出,她真是难以做到。

“此剑,亦是武小虎转世的关键。照阳剑魂能为主人而燃,实属难得,此时转世,照阳剑魂亦会一同。”

忆辰看着刘小鱼挣扎不休的样子,无奈地多言解释道。

最终,刘小鱼一横心,递出了照阳剑。

照阳剑入手的瞬间,忆辰点头微笑了一下,身影渐渐隐入金光之,留下了最后一言。

“再度转世,武小虎亦是半心之体,你便是他另一半的心,在遇见你之前,他会如白纸一般生活下去,在遇见你之后,他会心智全开,回忆起前尘往事……岁月之遥,空间之广,都令你们天涯相隔,希望你能在他化为尘土前,寻找到他……如因如果,如他追寻你一般……终成眷属……”

面对着淡去的金光,刘小鱼露出了坚定的笑容,眼浓情难化水,投向远方。

远方,白云深处,仿佛有着一个令她熟悉令她牵肠挂肚的身影,带着朴质憨厚的笑容向她招手,她亦是微笑着抬起手臂,努力地挥舞了起来。

天变、地变、对你的爱不会变。

天老、地荒、对你的思念不会淡。

只要天地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便足够。

天地再广,都不能分割我们跨越万世万物的爱,你能为我以剑化心,我又为何不能以化剑。

“等着我,小虎哥,我的爱人,我的男人,我们一定会再相见,我会拉着你的手,回到我们最初牵手的地方,成为你最美的新娘!”

“我等着你,我最爱的女人,那怕千世万劫的轮回,我都等着你,等着你成为我最幸福的新娘!”

旷世的誓言,穿越神器与神的爱恋,终会在炊烟袅袅的宁籁尘世画上一个句号。

只是,这份爱、这份义,却永远不会有原点……

(全书完).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一百章 跨越规则的幸福 下 (完)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