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一觉醒来竟重生

清晨,和煦的阳光穿透过纸糊的窗棂,暖黄色的金辉倾斜在空荡荡的房间内,虽然有些许暖意,但终究少了一份温馨。坍圮的墙壁张贴着几张破旧的画卷,多半已经千疮百孔。房间里除却少许农具,便再也空无一物。

光泽映照在他的眼皮上,只觉得刺得人心微微慌,他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些许什么,猛地张开自己的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破败的景象!

他瞬间坐起,双眼瞪着眼前的物什,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儿来。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虽然已经足足有十余个年头,但是当年的景象早已刻入自己的脑海之,想要磨灭掉当年的画面,决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愕然呆,使劲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钻心的痛楚蔓延至自己的心头,这不是幻觉,更不是梦境,陈清扬在心吼道!

那眼前的这一幕是什么?他不知道,或许压根就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直直地愣在当场,仔细在心找寻当年支离破碎的回忆。想要将那些画面一一组合,可是当真要回到过去,那个一贫如洗的家,这一切又谈何容易?

他开始动摇,开始学会逃避,这是十年后自己在大学四年所努力学习的东西。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五彩缤纷充满了灯红酒绿,但是真正能为自己留有一席之地的空间,实在是太小太小。现实的挤压,容不得陈清扬不去学会放弃!

眼前的一切正是十年前的场景,那时候的家境一贫如洗,倘若没有记错,自己的父亲就是在那一年去世的。也正是父亲陈建安的去世,自己原本不再富裕的家境这才更加陷入困苦之,此后多年直到大学四年结束依旧在持续着这种凄楚的日子!

记忆,父亲去世后,村支书的傻儿子外号“愣头青”的陈二蛋以一百斤面,五十个鸡蛋,三百块钱娶走了自己的姐姐。那时候,她才十六岁,而自己刚刚步入花季般的年月。

正是花季雨季的时节,自己从此在傻姐夫的接济下步入象牙塔深造,不敢说衣食无忧,至少再也无需担心温饱问题。不过,自己的幸福却是建立在姐姐陈爱莲的痛苦之上。他又一次将自己的姐姐推进了火坑之。

陈爱莲承担起陈清扬读书所需要的所有费用,但前提却是要忍受陈二蛋的傻劲儿,要默许陈二蛋的打骂。陈二蛋是个精神病患者,但是在农村,却迷信地称之为鬼上身。对于这类阴阳人是打骂不得的,否则一旦惊怒神灵,所遭受的便是同样的下场。

陈清扬虽然将此当做是彻头彻尾的迷信,但是他的劝慰实在太过无力,对于一日未曾读过书的陈爱莲来说,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陈清扬一边在心底默默忍受着异样的折磨,一边却又在享受着陈二蛋所施舍给自己为数不多的生活费用。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变得麻木不仁,但是他深知这一切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至少现在真的不能!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眼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幅情景?莫非是死后灵魂赶上头七,最后一次神回故里?

陈清扬心升起千百个疑问,当下木讷地坐在床上,一时间难以给自己找寻到一个准确的定位。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颌,突然自己的下巴竟然异常平滑,丝毫不像当年自己大学四年里总是满嘴胡茬的模样,陈清扬在心底暗自叨咕着,当下抓起那面碎裂的镜子,仔细端详起自己的模样。

瞬间,陈清扬再次惊呆了,原因无他,镜子的自己竟然是十五六岁时候的模样,更尤为诡异的是,他此时竟然还戴着父亲在矿上为自己所带回来的那块玉石。

他清醒地记得,当年在父亲去世的时候,自己曾亲手将这块家唯一称得上是奢侈品的玉石放置在父亲的棺材板里。也就是说,这是父亲的陪葬物,可是如今它还挂在自己的脖子。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自己的父亲并没死,至少现在还活着!

陈清扬的额头不由得惊出一丝丝冷汗,面对这样的一幕,他着实有太多的理由去诧异万分!

就在陈清扬走神的当口,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粗犷的声响:“扬子,起床了没,这孩子从来没贪睡过,今天正是放榜的日子,咋还贪睡起来了!”

这是父亲的声音,陈清扬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此时扑腾扑腾急跳了起来,他实在是太过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这完全脱了自己的认识范围。父亲是游魂?还是自己现在也和父亲一样成为了孤魂野鬼?陈清扬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陈清扬使劲地往床上拱了拱,床单死死地蒙在自己的头上,企图躲避这个自己梦无数次与之相遇的“瘟神”!

床单被陈建安一把抓起,就听他吼叫道:“哪有你这种娃子,人家隔壁家的老张头的孙子早早便到镇里看榜去了,你咋到现在还不肯起床?可是怕考得少么?”

陈清扬丝毫不理他,只是一味往床上蜷缩着。

陈建安一声叹息:“还以为能指望你读个高,没想到同样是不争气的主儿,罢了罢了,明天起你和我一起到矿上干活去吧!我和矿长说说,这事儿兴许能成!”

听到上矿,陈清扬恢复了一丝理智,连忙坐起身子,问道:“爸,您说什么?上矿是吗?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

陈建安充满老茧的大手摩挲过儿子的额头,惊道:“这孩子,莫非真变傻了不成?今天是九六年七月二十五日,距离你高考刚好一个月,正是放榜的日子。你咋问这个问题?”

陈清扬倏地蹦了下来:“啥?今天是九六年的七月二十五号?”

“对,有啥问题?我说扬子,考试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读傻了脑袋瓜子啊!我看你当真是学愣了。”

陈清扬岂非是傻子,只是眼前的一幕着实让自己难以置信罢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父亲陈建安是九六年春节前一天去世的,距离今天也不过仅剩半年的时间。莫非当真是时空倒转,自己重活了一回?

陈清扬用力地晃了晃脑袋,一把抓起打满了补丁的蓝衬衫,飞也似地跑了出去,边跑边叫道:“我现在去看榜,午不回来吃饭了!”

陈建安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变得神神叨叨,刚想要掏钱给他吃午饭,陈清扬早已一溜烟地没了个踪影!

陈家村距离泉水镇有十里路的距离,当时农村条件差,自行车寥寥无几。陈家村里的孩子到镇里读书多半都是步行。好在庄稼汉都是做惯了农活的,没有城里人娇贵,因此十里路的距离倒也算不得什么。

刚刚出了村头,顿时一声甜美的声响绽放在陈清扬的耳畔:“扬子哥,你这是干啥去,咋火烧眉毛似的?”

说话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俏丫头,这女孩儿生得甚是清纯。眉清目秀的,扎着个马尾辫儿,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倒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值得一说的是她的穿着,她马尾辫上扎着一个水晶卡,身上穿着白色短裙,脚上蹬着粉红色的凉鞋。这身穿着在农村着实是不多见的,与陈清扬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之间的对比,像是鲜花与牛粪一般,说白了,即便是强行插上去,也会在一个偶然间轰然倒塌。

陈清扬止住了步伐,连忙回转身形,定定地看了一眼美人胚子:“原来是梁灵儿,我不和你多说了,我等着去镇上看榜!”

“哦,是考放榜了吧?你怎么这时候才去,我看不如这样,我让彪子开车送你吧!我刚好想到镇里买点东西。”

九六年的时候,能拥有私家车,这是一件完全难以想象的事情。说话的女孩儿姓梁,这个姓氏在陈家村并不多家。梁灵儿的父亲名叫梁富国,五年前打陈家村探明这个煤矿的时候,梁富国从省城赶了过来,当时以一百万的价格承包了煤矿。经过五年的时间,煤矿的总价值已经翻了几十翻。现在的梁富国当真有数千万的家产。

梁灵儿今年十五岁,生得娇小玲珑,人长得水灵灵地,像是一朵水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再加上无比优越的家世,因此私下里暗恋她的人不胜枚举。

当然,那些多半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主儿,对于陈清扬来说,那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无论你将这个梦境编制得再怎样美好,只需要帮人动动手指头,这个美妙的梦境就会像是七彩的气泡般炸裂而开。除了泪花点点,休想再找寻其他。

那完全是一种没有丝毫意义的追寻,不过,那是相对于十年前的陈清扬来说的,十年后的他,尤其是在重生之后,这个当年自己心仪已久的女人,还会在他的指尖悄然流逝吗?
正文 第三章 一觉醒来竟重生
都市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