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火气典

少许。

突然,烟雾藤蔓剧烈摇晃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消散,张仙猛然睁开双眼,眼中光芒闪烁,那烟雾藤蔓飞快的缩到还在燃烧的篝火中,火堆里出吱吱的几声响,三只火红甲虫从中飞起,嗡嗡震翅,挥舞着两只大钳子,朝张仙面门扑来。

“史前异种!”

张仙嘀咕了一句,稳若泰山怡然不惧,嘴里吐出一道火光,将那三只火红甲虫包住,在空中熊熊燃烧,吱吱的叫声不绝于耳,甚是凄惨。

眨眼之间,火光消失,三只火红甲虫被烧成金黄色掉落于地,一股浓香从虫体散出来,令人垂涎。

张仙收势起身,从小盒里拿出镊子小刀,飞快将甲虫夹到盒盖上分解,香气四溢中,从虫腹夹出一颗颗火红晶莹的小颗粒,吹了吹吞了下去。

吞下之后,张仙就急忙打拳,他身体里灼痛不已,只有打这套“八操拳”才能感觉舒服些。

八操拳,是张仙用《火气典》中不完整的拳法结合第八套广播体操中的一些动作

胡编乱造出来的拳法。

《火气典》,就是张仙现在所做这些异常之事的根源所在,那是一本破书。

八操拳虽然是一套纯粹蒙出来的拳法,但这套拳法可以让张仙不用再打那不知道缺了多少页还一点不管用的火气拳,也能够帮助他消化从远古甲虫体内所获的“火精”,提高火藏量,更能强身健体防身用,妙用无穷。

史前异种,火气拳,火精,这些名词都出自《火气典》那本破书,在张仙用两块钱买了这本破破烂烂的线装书以前,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会有后面这些神奇的经历!

没有《火气典》,没有当初的一时好奇瞎鼓捣,就不会有今天健健康康的张仙,如果那样,现在的他十有**还是个药篓子。

八操拳打了好几十遍,张仙停下时满身大汗,伤口都已经痊愈,到水中清洗一番,又拿铁签子娴熟的穿了十多只又肥又大的青蛙上来,剥皮去脏烤着吃。

吃过烤青蛙,张仙的心境彻底平和下来,近来他在看卡耐基的成功学,还有羊皮卷,对自己性格进行过剖析,学会了调整情绪,换角度思考问题,受益匪浅。

张仙又去穿了些青蛙烤好,找出一个方便袋拎着,爬出天坑,走出密林,身上却连一个虫子都没有。潇洒的吹着《小二郎》的口哨,悠哉悠哉下山去了。

张仙回到寝室2o3的时候,只有五哥洪文武在看李凉的《杨小邪威》,已经看到了下册,其他人都没回来。

“五哥,都九点多了,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张仙拿出一串烤青蛙递给了洪文武。寝室平时九点半熄灯,现在已经是九点四十多了,往常这个点人基本上都回来了,就算今天周末迟半个小时熄灯,也不应该就洪文武一个人在,不太正常。

“哈哈,还是老弟讲究,又给我带好吃的回来了。”洪文武拿过铁签子,一口就咬掉了半个青蛙,满嘴油汪汪的大嚼,放下书坐了起来,从暖瓶里倒了一搪瓷缸子凉水,猛灌了几口,很有大侠风范。

“他们都出去玩了,让我去我没去,老十,你去不去啊,今天老二请客。”

洪文武一口气吃掉了两个烤青蛙,灌了好几口水才回答张仙的问题。张仙一边从床底下拿脸盆,一边疑惑的问道:“老二请客?他不是都穷得尿血了吗,前天还从老七那里抠钱吃饭呢,这哪来的钱请客啊?”

“啊,也不能说是老二请客,他这不是刚进了学生会吗?有人请客,让他帮着照顾几个人,人家还请了不少人呢,也就是顺带把咱们寝室的人给捎上了。”

洪文武的嘴很急,一转眼的功夫一串烤青蛙就没有了,他贪馋的看了一眼放在张仙床边的塑料袋,吧嗒吧嗒嘴,也没好意思再要。

寝室里不兴吃独食,这是规矩;实在嘴馋啃墙根去,这是建议。

“五哥,你都吃了吧,估计他们早吃完饭了,也就你还没吃吧。”

洪文武看小说废寝忘食,一顿两顿不吃都很正常,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他不吃饭,张仙不猜也能看出来他晚上又没吃。

懒得去水房,张仙就把暖瓶里的凉水倒出来大半,放在凳子上唏哩哗啦的洗了起来。洪文武说:“他们估计也没吃呢,这才刚出去不到十分钟,说要玩到半夜再吃,老十,下楼去冲一下吧,我也去,一会儿咱们俩也去凑凑热闹。”

张仙也觉得施展不开,老怕把水淋到被褥上,于是就端着脸盆趿拉着拖鞋和洪文武去了一楼水房。

给读者的话:

本日第一更送上,求支持。
第004章 火气典
都市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