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威胁

第二章威胁

陈青青依言起身,穿好衣服,忍不住双手抱着肩膀,刚才那么一冻,就算是现在,她全身都在打着寒颤。(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跟我见太太去!”李嬷嬷面无表情,带着她出门。

陈青青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老老实实的跟在李嬷嬷的身后,一个妇人点着灯笼,领着她们穿过后花园,走到王夫人的正房前,门前,一个丫头打起帘子,说道:“李嬷嬷来了!”

陈青青的嘴角勾起一丝不为人知的讽刺笑意,名义上,她还是陈府的大少奶奶,却比不上一个体面一点的奴才,站在李嬷嬷的身后,那些丫头压根就当没看到她。

“太太,大少奶奶来了,一切妥当。”李嬷嬷领着陈青青走进房中,忙恭敬的对着坐在软榻上的王夫人道。

陈青青跟着李嬷嬷的身后,刚刚走进房间,一股暖气扑面而来,如今这等深秋季节,陈府早就用上了上等的木炭,王夫人的房中,自然是笼着熏笼,十分暖和,和她居住的耳房,不可同日而言。

王夫人点点头,目光落在陈青青的身上,半晌,才懒懒的道:“你们都下去吧,我和青青说几句话!”

“是!”李嬷嬷忙着答应了一声,带着房中所有侍候的丫头,一并退到外面。

看到房中没人,王夫人这才道:“青青啊,过来坐吧,不用拘礼!”

“是,太太!”陈青青恭恭敬敬的答应着,走到王夫人跟前的一张椅子上,侧身坐下,为着表示尊重,她并没有和王夫人对面而坐。

“老爷上表,送青璇进宫侍候今上,陛下已经恩准,册封青璇为七品美人,三日后便要进宫侍候!”王夫人淡淡的说道。

“恭喜大小姐,恭喜老爷太太。”陈青青忙着站起来,躬身说道,只是她的嘴角,再次浮起一丝不为人知的笑意。

“这本来确实是天大的喜事!”王夫人起身,缓步在房中走着,口中虽然说得平淡,但心中着实窝火得紧,“只是今日我才知道,青璇身子有恙,不便侍候陛下,而现在圣旨以下,若是不送她进宫,那是公然违抗圣旨,送她进宫,又是欺君之罪。”

陈青青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这个时候,她也不需要说什么,只要听着就是了。

“青青,你说这事该当怎么办?”王夫人很是突兀的问道。

“青青不知道!”陈青青低声答道,王夫人找她过来,她自然明白,她心中已经有了计策,只要她老老实实的配合就是了,不用她知道,更不用她这等时候去装什么聪慧。

“你是我儿媳,也算得上是我半个女儿!”王夫人淡淡的笑着,“如今我们陈家是大难临头了,要真是出点事情,我们陈家自然是在劫难逃,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陈青青忙着低头答应着。

“所以,在这等时候,我们要一起想法子度过难关!“王夫人依然笑得一脸的淡然,“这京城中,可从来没有人见过你,而我儿如何,我自然知道,为着保险起见,我刚才也让李嬷嬷给你验身了,所以,我向着你也是大家子小姐出身,不如由你代替青璇进宫侍候陛下?”

陈青青没有说话,这只是王夫人的权宜之计,要不是实在没有法子,她是绝对不会把自己送进宫的。

“你意下如何?”王夫人目光炯炯,在灯光下,透着一股慑人的寒气。

陈青青忙着低头道:“但凭太太吩咐。”

“你知道好歹就好!”王夫人突然冷下脸来,哼了一声,“你进宫侍候陛下,从此算是一步登天,但你别忘了,你本出身低贱,乃是一介县令之女,又是有妇之夫,你要是胆敢泄露半句,不但你自己难逃欺君之罪,就连你的父母,也一样在劫难逃!”

“是,青青知道,青青绝对不敢泄露半句!”陈青青忙着答应着。

“你知道就好,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陈青青了,你是陈青璇,我的女儿!”王夫人扬起脖子,目光中闪着一丝寒意。

“母亲!”陈青青答应,不——从今天开始,她已经不再是陈青青,不再是那个天阉的女人,而是陈青璇,即将进宫侍候陛下的陈美人。

(为着统一称呼,从现在开始,陈青青改名陈青璇,而原本的陈青璇,就用陈家之女来区分。)

对于陈青璇的态度,王夫人表示很满意,当即就安排家中心腹仆妇,过来侍候她梳洗,就要进宫侍候了,可不能像原本那么素淡。

依然是那个李嬷嬷,领着陈青璇退了出去,另外安排住所,梳妆打扮,因为第二天,宫中就有教引姑姑过来,教导她一些宫中的规矩等等,三日后就要和余下的五位美人,一起进宫侍候今上。

由于不是采选进宫,礼仪也一切从简,但总不能废,一些规矩,还是要照着办的。

等着李嬷嬷带着陈青璇出去了,王夫人靠在软榻上,深深的舒了口气,横亘在她心中的一根刺,算是暂且的松了一下子,接下来的,就是要安排两个妥帖的人,跟随这个假冒的闺女陈青璇进宫,然后,找最有利的机会,把她给“收拾”了,从此神不知,鬼不觉。

虽然不能够从此攀上皇族,成为皇亲,但总比犯下欺君之罪,满门抄斩要强得多。

再说了,自己娘家乃是镇国公,丈夫也位居正二品御史,前途还是不可限量,本来女儿要是能够进宫,那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惜了!

想到那个不争气的女儿,王夫人心中再次冒火,只是终究是自己的亲闺女啊!女儿失贞,她这个做娘的,也有着相当大的责任,要是闹出来,这满京城她还有脸面见人嘛?

“太太!”房中,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人,做管家打扮,从帘子后面走了上来,伸手给王夫人捏着肩膀,“太太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就说了,那陈青青素来软弱,胆小得紧,您就算借个胆子给她,她也不敢违背了您。再说了,她心中估计也有些痴心妄想吧?”

王夫人闭上眼睛,很是享受妇人的侍候,半晌才道:“她现在就是我的闺女——陈青璇!”

“是!”妇人点头答应着,“应该称呼大小姐了!”

“月和,你此计大妙,就连老爷都称赞,不但保全了我,保全了陈家,也抱住了那孽障肚子里面的孩子!”王夫人轻轻的叹道,提到自家闺女,她的语气中带着难掩的遗憾,一步之遥,就可以飞上枝头,可惜被她自己给误了!
正文 第二章 威胁
盛世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