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下落不明

从五行平衡的世界中走了出来,贺一鸣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虽然这样的环境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影响,但是在这一刻他还是对于神龙所搭建的五行世界感到了极度的敬佩。

此时,贺一鸣已经掌控了世界的力量,但毕竟是刚刚掌控,想要如同神龙这般搭建自成世界,那还是难以-做到。

当然,无论是神龙还是光暗圣子,想要利用世界的力量将他围住也同样不太可能了。

破坏总是比建设更加容易,给一个人一把巨锤,他能够将一间木头房子砸开离去,但是给他一堆木板,他却难以建造一间稳固的木头房。

如今的贺一鸣正是如此,唯有等他不断积累,对于世界之力掌控的更加微妙,甚至于达到了**和灵魂之间的两者平衡之时才能够如同神龙这般,轻而易举的搭建属于自己的自成世界。

祁连双魔对望了一眼,他们同时走了上来,道:“贺兄,你的事情解决了?”

贺一鸣缓缓摇头,轻叹一声,道:“双魔兄,小弟这一次遇到的事情比较困难,暂且没有解决之道。”大魔诧异的道:“难道连神龙大人也无法解决?”

贺一鸣缓缓点头,看着他们两人一脸的不可置信,心中豁然一动,试探性的问道:“你们已经知道神龙前辈的来历了?”他这句话并不是以询问口气说的,而是以肯定口气说的。祁连双魔都是一怔,随即脸上的神情颇为尴尬。贺一鸣眉头徽皱,道:“神龙前辈应该不至于是自己泄露的o巴。

大魔犹豫了一下,悄声道:“这是老祖宗私下猜测的,也无法肯定。而且这还是他老人家在我们来到火焰山之前偷偷说的。”

贺一鸣缓缓点头,神龙身具五行之体,兼且对五行门照顾有加。昔日敖博锐进入死亡之地后,就被神龙特殊照顾,直接传送到了敖闵行的身边。这种种巧合加起来,要说敖闵行毫无所觉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只是,这个猜测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听闻,所以就连敖闵行都不敢四处宣扬,只有在祁连双魔要进阶神道之前才叮嘱了几句。“贺兄,究竟是何事,为何连大人也无法解决?”二魔缓声问道。

贺一鸣轻叹一声,道:“外面有一个魔道巨擘,他身受重伤,需要大量的血煞之气来调养恢复,我曾经拦阻过一次,但不小心让他逃遁离开。此时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行踪了。”

祁连双魔的眉头都是皱了起来,如果是与人搏杀,他们对于神龙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在整今天下间盲目的想要找到一个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别说是神龙大人,就算是真正的神仙,怕是也不太可能。”贺兄,络打算怎么办?”大魔问道。

贺一鸣双肩一耸,无奈的道:“没办法,只好等了。”他停顿了一下,道:“此人身受重伤,若是想要恢复,就必须制造大量的血煞之气。以此人的能耐,想要完成血煞大阵并不困难。所以只要知道在哪里出现浓郁的血光之灾,就可以现那人的下落了。”

祁连双魔面面相觑,对于他们来说,光暗圣子等人的存在实在是太过于高不可攀,而那种能够吸纳血煞之气的神奇功法更是不可思议。不过,既然贺一鸣这样说了,他徂也就自然而然的相信了。

贺一鸣向着他们两个一点头,道:“贺某要去通知各门各派,请他们协同留意一下,你们两位在这里好生修炼,争取早点进阶神道o巴。祁连双魔脸上的红光一闪,他们的眼眸中都是充满了坚定的信心。

离开了火焰山之后,贺一鸣就回到了西北的贺家庄,他一边淬炼自己新近凝成的世界之力,一边暗中感应着真实世界中天地元气的微妙变化。

昔日天堂地狱崩塌之时,贺一鸣远在西北都能够感应到其中的力量震荡,这就是因为世界之间的联系所致。

而如今他已经拥有了真正的世界之力,对于真实世界的感应愈的敏锐。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哪怕光暗圣子在海外孤岛上开启血煞大阵屠杀生灵,他也一定会有着一丝感应。就算是他对于世界的理解并不透彻,那火焰山中的神龙也不是吃素的。

可是,足足过了半年之久,让贺一鸣感到惊讶和无奈的是,他和神龙都没有现任何端倪。光暗圣子仿佛是就此消失在人间,从此不知所踪了。

但是,光暗圣子一日不见踪迹,贺一鸣的心中就愈的担忧。他有着一种隐隐的感觉,若是还不能尽快找到此人,那么当他重新出现之时,就肯定会拥有与己一战的实力了。虽然贺一鸣对此无可奈何,但是时间卒一日一日的过去了。又是新年伊始,贺家庄内高朋满座。不过相比于以前,如今贺家庄的影响力愈的不可思议了。

以前每到新年,基本上就是西北各国遣使拜访,但是今年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宾客人数却是陡增数倍。

来自于南北疆域的,来自于东方大陆的,凡是各地的头面人物纵然不是亲身来贺,也肯定是派遣使者不远万里送礼而来。

除此之外,包括五行门在内的天下间最著名的几大门派之中,起码都未了一位神道强者。如此威势,甚至于已经不下于贺一鸣的大婚之日。

贺武德等人虽然感到了一些疲惫,但是亢奋的心态和精神却让他们保持了旺盛了体力。而贺一鸣在这段时间内也将双修丹炼制出来,给家中的长辈们分食了。

他并没有叙说丹药的作用,但是此时在贺家庄中,哪里还有怀疑他的人?

所以在服用了丹药之后,贺武德等人的身子骨愈的硬朗,竟然颇有返老还童的趋势了。

在新年酒宴之上,贺一鸣夫妇只不过露面一次,而且仅仅是在大厅台上现身罢了。

不过晓是如此,来贺众人也是心满意足,根本就不曾有过丝毫被怠慢的心思了。

将众多的神道强者们请到了后院之中,贺一鸣将自己与光暗圣子之间的冲突有选择的说了出来。只不过他并没有泄露此人和神龙的身份,只是以魔道巨擘来形容罢了。如若不然,这个世界上肯定会引起更加不可控制的轩然大波。

听了贺一鸣的讲述,众多神道强者们都是相顾骇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遥远的外海神之岛上,那光暗圣子的传承者竟然是一位修炼魔功,需要大量血煞之气的魔道巨擘。

冰笑天的眉头徽皱,道:“贺兄,既然你和神龙都无法感应到血煞之气的存在,那就说明此人依旧是在潜伏,等待着出手的最好时机。”贺一鸣缓缓点头,这已经是他能够确定的唯一答案了。

但是,让他依旧想不明白的是,光暗圣子昔日竟然不敢与他当面一战,由此可知他衰弱的到了何等地步。按理来说,他应该想方设法的吸纳血煞之气,尽可能的恢复自身的灵魂力量才是。如若不然,他甚至于连自身的灵魂力量都未必能够保得住。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大出意料,难道光暗圣子已经有其它的办法来恢复灵魂力量了?可是,任凭贺一鸣想了半年却依旧是没有想通,还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不吸纳阴煞之气和其中的冤魂而恢复实力的。

看到贺一鸣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苦恼之色,冰笑天心中一凛,他对于这位奇怪的敌人也是多了几分忌惮。能够让如今已经成为人族第一的贺一鸣都忌惮的人物,绝对不是普通人。他沉吟了片刻,朝着厅中唯一的人道巅峰问道:“神算子,你有何高见。”

贺一鸣不以为然的看了过去,神算子虽然是如今的天下第一神算,但是他的武道修为毕竟尚未到达神道之境。连神龙都算不出来的东西,他又如何能够卜卦出来。

然而,神算子在认真的悬考了许久之后,终于是凝声问道:“贺长老,此人需要的阴煞之气必报是……新鲜的么?”

贺一鸣微怔,脸上闪过了一丝古怪之色,他哭笑不得的道:“神算子长老说笑了,阴煞之气还有什么新鲜与否的。”

众人眼中的神情都是颇为古怪,神算子的回答明显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神算子正容道:“贺长老,若是单求阴煞之气,那么在这今天下间,还有一处地方根本就无需摆出血祭大阵。”贺一鸣愣了一下,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

确实,正如神算子所言,在那个地方,本来就是阴煞之气遍布,若是光暗圣子去了那里,他和神龙就算是本领再大,也是休想有所察觉。

豁然起身,向着众人微微拱手,贺一鸣歉意的一笑,二话不说的拎起了宝猪,带着白马雷电和百零八如风似火舫的飞上了天空,朝着远方的那处赶去。

厅内,众多的神道强者们面面相觑,他们的心中隐隐的冒出了一丝寒意。

面具人的下落竟然让贺一鸣如此的失态,莫非在他的身上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机密不成?pa:《妖孽歌》小说作者:逆天妖孽一盏古灯一一引的疑案,令七只小小妖孽而含冤身灭。

一个玉蒲团一一改变的不只是他的一生,更打破了四大域界,传承亿兆岁月的铁律。当他坐在智慧树下的蒲团上,鼎内燃香,口中品茗,再次燃灯之时道、法、理的秩吞,椿重新而定!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下落不明
武神